*艾米麗有出現

*其實伊萬沒有出現

*只是微博上某漫畫的腦補後續

*兩個短篇,有關聯也沒有關聯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那個婊子養的混帳!」

「阿爾,你冷靜一點,傷口會惡化的。」

阿爾弗雷德喘著粗氣,他的背靠著冰冷的牆壁好支撐自己不斷下滑的身體。他只覺得那該死的地心引力快要把他搞垮了,腿部的傷還有鮮血爭先恐後的流出,但他現在如果坐下的話只會撕扯到傷口使它變得更大,那是兩人都不願見到的。

亞瑟撕下自己兩邊手臂的布料再將之綁在一起好增加長度,他將布固定在阿爾弗雷德的大腿處,傷口的上方,阻止那些該死的血再從傷口冒出。

「這是應急處理,不能支撐太久。」亞瑟說,他也同樣喘著氣,額上還有許多汗水但本人似乎沒有時間用手抹去。「等我們回去之後再好好包紮。」

「怎麼樣都無所謂了......我現在只想幹掉伊萬 布拉金斯基,除此之外別無所求。」

「也要等你的傷好了再說。」亞瑟嘆了口氣,他抓住阿爾弗雷德的手使對方能夠以自己的身體為支柱將重量壓在他的身上。「你要知道,我不可能讓一個傷患上戰場。」

「可那個混帳偷襲我們!」阿爾弗雷德的情緒特別激動。他想揮舞雙臂表達他的憤慨,但事實是他的身體不允許他這麼做。「如果不是我站在外側的話、喔、現在被扶著的人可會是你!」

 

 

 

 

 

「......亞瑟,你聽到了嗎?」

「聽到了。怎麼了嗎,艾米麗?」

「你聽了不要緊張,女英雄不希望除了我和他之外再有第三個笨蛋。」艾米麗壓低了聲音,對自己的嘲諷感覺一點也不好,但卻是無可否認的事實。她壓緊了耳朵上精巧的儀器,用認真的語氣說著。「我們現在在布拉金斯基那的......附近。」說完,她還皺了下眉。

「......你們是笨蛋嗎?」亞瑟壓抑了自己的憤怒和驚訝,低沉咬牙的聲音卻逃不過艾米麗的耳朵。她用髮夾想都知道他氣炸了。「現在,now,給我出來!」

「做不到,亞瑟。」

「What?!」

「阿爾不見了,這才是重點。」

「什......?!」

「果然是一幫婊子養的混帳。」聽著亞瑟驚訝的聲音,艾米麗發出了冷笑聲。「你知道安雅嗎?那個好像很文靜的女孩。她看起來比起阿爾更有興趣殺了我。而伊萬則是......well,比起我對阿爾更有興趣。」

「......」

「我會跟著阿爾逃出去。」艾米麗的聲音始終沉著而冷靜,難以聽出其中的動搖。「如果八個小時後還不見我們的身影,就告訴大家我們已經死了。」

「!艾米麗!」

「拜託你了,亞瑟。千萬、不要想著衝進來。」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