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只是腦洞放置PLAY外加一篇小短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以下腦洞↓

 

「如果你的舞能跳的比我好的話,我就答應和你交往。」

「嘿,這是你說的喔!」

雖然阿爾努力練習了,但就是因為太過拼命,導致正式比賽時因疲累而跳錯舞步。所以自然的,亞瑟輕鬆的贏了這場比賽。

「下次再比一次吧。」

「咦?」

對於亞瑟說的話感到不可思議的阿爾。

「畢竟我這樣贏了也不過癮,反正約定還是存在的,那就延續到下次吧。」

結果在那個「下次」到之前兩人就先在一起了ry

 

 

 

以下短文↓

 

可惡。可惡。可惡。

綠色的目光不斷的往身邊的人身上移動,除了他之外的視線刺的他心臟發疼,但真正被注視著的人卻一點感覺也沒有,這才更叫人生氣。

音樂在不久之後才正式停止,亞瑟覺得這是他跳的最糟的一次。懊惱的揉了揉太陽穴,等注意到的時候藍色的眼睛早已盯著他許久。

「怎麼啦,今天看起來特別累喔?」

阿爾弗雷德抹掉了臉頰上的汗水,他毫不在意的笑容令亞瑟感到莫名的火大,卻又無法真正的對他發脾氣。複雜的情緒交錯在一起,使得亞瑟最後只是點了點頭,並沒有作聲。

但是從後方傳來的視線和細碎的聲音卻讓他覺得煩躁。

「啊啊,夠了!」

「亞瑟?」

像是下定決心般的揪起了阿爾弗雷德的衣領,亞瑟藉著拉力讓高了他兩公分的對方彎下腰,為了使對方迎合自己仰起頭而正好能疊在一起的唇。

無法適應過於熱情的摩擦與啃咬,阿爾弗雷德幾乎是站著讓亞瑟擺佈。對方感覺有些煩躁,差點就連自己的衣服都拉下去然後在上頭印上吻痕了。

「給我聽好了,混蛋。」亞瑟鬆開抓著戀人衣領的手,用力的抹掉了掛在兩人中間的銀絲,他充滿敵意的視線往後頭瞪去。「這傢伙是我的,敢對他出手絕對饒不了你們。」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