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同人創作的後續,由ED7衍伸,並帶有大量劇透,請慎入

 

 

那個在草原中採摘鮮花的少女,紅色的頭巾老實說從上來看十分顯眼。就算僅是匆忙瞥過也會發現的吧。戴著茶色鴨舌帽的青年微微一笑,將鮮花置在眼前的墓碑後便從旁走下,輕輕的走到了少女的身後。

「那些花是要放在瑪麗婆婆房間的嗎、羅賽塔?」

聽見了熟悉的聲音,羅賽塔轉過頭,藍色的眼睛微微瞇起,她露出了溫和的笑容。

「嗯。」

少女原本就不多話,卡謬是知道的。他蹲在羅賽塔身旁,看著她興高采烈的摘著眼前的鮮花。藍色的洋裝和紅色的頭巾,這是她從來都不曾缺過的「裝備」。卡謬看著眼前的景象感到有些不可思議,明明幾天前兩人還在探尋著瑪麗婆婆的死因的。

......死因、嗎。卡謬斂起了笑容,其實根本不曉得前因後果,只有從史戴爾的口中聽到一些蛛絲馬跡而已。話說回來......

「......那個、羅賽塔,妳最近還有辦法和史戴爾說話嗎?」

羅賽塔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突如其來的尷尬讓卡謬覺得自己問錯話了,但只見羅賽塔收起了手裡的鮮花,然後用清澈的藍眸望向青年。

「......沒辦法。」

「是嗎......」

「卡謬想見史戴爾嗎?」

「欸?」

被羅賽塔反問這還是第一次。卡謬搔了搔臉頰,說不想其實是騙人的,畢竟史戴爾也幫了許多忙。雖然一開始還追殺過自己,不過說到底也還是同伴......吧?

「嗯,其實挺想的。」

「......」

「啊,雖說不能說話了,但我知道史戴爾還在這裡的對吧?」

「......嗯。」

看見羅賽塔又露出了微微的笑容,卡謬這才鬆了一口氣。史戴爾還在的這件事應該是真的,被他知道他害羅賽塔心情低落的話,大概會被那紅色的目光殺死吧。

「那我們一起去瑪麗婆婆家吧。」

這麼說著,卡謬笑著站起了身。他原本以為羅賽塔會跟著站起來的,但少女卻僅僅將視線放在他的身上,身體卻沒有任何動作。

「......」

「羅賽塔?」

卡謬眨了眨眼,在羅賽塔用手指向他的手後他才明白了少女的用意。青年將手舉起,輕輕撫著上頭的繃帶並看向羅賽塔。

「沒事的喔,只不過是小傷而已。羅賽塔的包紮真的做的很好啊,自從那天之後真的完全不會痛了喔。」

「......嗯。」

羅賽塔發出了單音,接著以微笑示意她明白了。她從草地上站了起來,正準備和卡謬一同前往外婆家時,青年將頭上的帽子給摘了下來。

「羅賽塔,那個......瑪麗婆婆的藥,妳還記得怎麼調嗎?雖然我想盡量不要依靠藥,但明天似乎就是滿月了......」

「......」

羅賽塔抬頭望向卡謬頭上正微微抽動著的狼耳,然後默默的點了點頭。她還記得怎麼調配,而且外婆家也還有剩下的月光藥。

看到肯定的答覆後卡謬笑了笑,接著他就這樣將帽子拿在手上,然後向羅賽塔點頭示意。

「走吧。」

「嗯。」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