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腐向

*中篇左右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最近不知為何,亞瑟從英/國回來的次數增多了。

早上時,原本空無一人的客廳總會出現金色的身影,餐桌上也會擺著亞瑟特地做的早餐。當阿爾弗雷德看見這些時,小小的腦袋才會意到那個人的歸來,隨後便用最快的速度衝到廚房,給亞瑟一個驚喜般的擁抱。

「亞瑟!亞瑟!你又來了!我好高興!」

「啊啊,我回來了,阿爾。」

而亞瑟總是會在阿爾弗雷德抱緊他之後轉而將他抱起來,用溫柔的聲音在他的耳邊低語。這是例行公事,是在亞瑟變得常回來時發生的事。

最近亞瑟變得不常笑了。

就連年紀尚小的阿爾弗雷德都察覺到了,想必亞瑟自己也心知肚明。他總是在阿爾弗雷德不在的地方坐在椅子上,然後用手托著臉頰,面無表情的看向窗外。

那彷彿是放棄一切般的表情。

當年幼的阿爾弗雷德在房間外看到這一幕時,思考能力還未成熟的他變得不知所措起來。沒有笑容的亞瑟是第一次見,要怎麼樣才能安慰他呢?阿爾弗雷德躲在門後努力回憶著,最後,他終於想起了亞瑟是如何安慰正在哭著的他的。

阿爾弗雷德直接跑進房間裡,略大的腳步聲讓亞瑟祖母綠的瞳往那邊望了過去,但姿勢還是沒有改變。他就這樣爬上了停止思考的亞瑟的身上,然後用嬌小卻溫暖的手輕輕的拍著亞瑟金黃色的頭髮。

「沒事的、沒事的!」

「───……」

軟軟的童音傳進了亞瑟的耳裡,綠眸因驚訝而睜大,原本撐著臉頰的手也緩緩的放了下來。

大腦再度開始運轉。

亞瑟的雙手用力的將阿爾弗雷德圈進懷裡,軟軟的金髮擦過他的頰邊,那孩子的一切的一切都是如此溫暖。忍住了想哭的衝動,亞瑟輕輕的蹭著阿爾弗雷德的頭,用一如既往的溫柔嗓音開口。

「……謝謝你,阿爾。」

「亞瑟、亞瑟沒事了嗎?」

「嗯,沒事了。」

「亞瑟還會對阿爾笑的吧?」

「嗯,會喔。」

「我啊,最喜歡亞瑟的笑容了喔!」

「……嗯。」

不知怎麼的,總覺得自己的聲音有點顫抖。

大概是錯覺吧。

抱緊情緒高亢的阿爾弗雷德,亞瑟這麼想著。

* * *

要怎麼樣才能讓亞瑟幸福呢?

這麼想著的阿爾弗雷德,知道了「幸運草」的存在。

據說只要找到有四片葉子的幸運草,那個人就能變得幸福。

只要找到了的話……亞瑟就會一直笑著了吧?

於是阿爾弗雷德趁著亞瑟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的往草原的方向跑去了。

青草的味道、花朵的芳香,這是阿爾弗雷德很喜歡的大草原。如果是這裡的話,一定會有四葉幸運草的!這麼想著,阿爾弗雷德蹲下身子,開始在草原之中尋找起幸運草。

但不論他怎麼找、藍色的眼睛再怎麼看,放眼望去全是三片葉子的幸運草。從日正當中找到日落,夕陽染紅了阿爾弗雷德白色的衣服,就快要天黑了,卻沒辦法找到他想要的東西。

「嗚……找不到……只好回家了。」

呆毛失望的往下垂,阿爾弗雷德用手往臉頰上一抹,泥土沾到臉上了卻完全不在意。這麼晚了,亞瑟說不定會很擔心,得在天黑前回去。阿爾弗雷德站起身並回過頭,準備尋找回家的路時───

不見了。

「……咦?」

回家的路就這麼不見了。

「奇怪、咦……剛剛我是……從哪裡來的……」

雙手絞緊衣服,阿爾弗雷德因不安而開始恐慌。他謹慎而小心的往前走去然後再四處張望,這才發現周圍的景色怎麼看都是一樣的。

───怎麼辦?

阿爾弗雷德小小的腦袋沒有辦法運轉,眼看天快要黑了,亞瑟也曾說過如果天黑還在外頭的話會被怪獸吃掉的……

「怎麼……辦……」

視線開始模糊,藍色的眸變得濕潤。阿爾弗雷德顫抖著身子,狂風吹在他的身上令他感到寒冷不已。

「嗚……嗚啊……亞瑟……」

溫熱的淚水沿著臉頰開始往下滑落,阿爾弗雷德無法戰勝恐懼,他仰起頭在草原之中大喊著亞瑟的名字。

「亞瑟、亞瑟!嗚啊啊啊啊……我想回家……亞瑟……亞瑟……」

「阿爾保證不會再跑出來了……亞瑟……亞瑟我要回家嗚啊啊……」

「亞瑟、亞瑟、亞瑟……亞……───」

溫暖的感覺從背後襲來。

那不是亞瑟曾告訴過他的野獸的氣息,也不是素不相識的陌生人的感覺。

而是他所熟悉的菸草和紅茶的味道。

「哈啊……抓到你了、阿爾。」

同樣溫柔的聲音和溫熱的吐息就在阿爾弗雷德的耳邊。他慢慢的轉過頭,對上的是彷彿在黑夜中也能閃閃發光的綠眸,以及亞瑟疲憊的笑容。

「亞……瑟……」

「看啊,你臉上都一蹋糊塗的。到底出來做什麼啊,別讓人擔心好不……」

「亞瑟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嗚喔?!」

轉過身,阿爾弗雷德直接用雙手抱住了亞瑟的脖子,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撲上了那個因為蹲下而重心不穩的人身上。亞瑟自然沒能成功保持平衡,又尤其阿爾弗雷德的動作來的太突然了,他整個人是被撲倒在草地上的。阿爾弗雷德的身子縮在他的懷裡,小小的、還在顫抖,讓亞瑟連責罵都不忍心,只好輕撫他的頭安撫他。

「……冷靜下來了嗎,阿爾?」

「嗚、嗚咕……嗯……」

「好了,那我們回家吧。回家後再告訴我發生什麼事,好嗎?」

「……好……」

* * *

該如何開口呢?在洗好澡之後亞瑟便毫無作聲的用毛巾幫阿爾弗雷德擦乾金髮,但此時,男孩完全不敢看向紳士那發著光的綠色眼睛。

「亞瑟……那個、對不……」

「為什麼要獨自一人跑出去?」亞瑟拿下毛巾,綠色毫無波動的對上了明顯帶有恐懼神色的藍。「你難道不知道我會擔心嗎?」

「……我……我想……我想去找四葉幸運草……」

「四葉幸運草?」

「因為亞瑟……亞瑟還是不常笑啊……我想讓亞瑟變得幸、幸福……據說只要找到四葉幸運草就可以……所以、我……對不起……」

阿爾弗雷德緊張的抓緊了衣服的下襬,他害怕從亞瑟口中聽到責備的話語。明明是想讓亞瑟變得幸福的,結果卻反過來害他生氣了……阿爾弗雷德低下頭,緊閉起雙眼。

「……你啊,真是的。」

但是,他卻聽到了亞瑟溫柔的聲音。

小心翼翼的睜開雙眸,映入阿爾弗雷德眼簾的是亞瑟一直以來的笑顏……不、看上去好像還要再幸福一些。亞瑟瞇起了綠色的眸,笑著用額頭靠上了阿爾弗雷德的額頭。

「亞……亞瑟?」

「你啊,其實不用做這些的。」

「咦?」

亞瑟睜開眼,幽靜的綠色似乎添上了一抹溫柔的色彩。

「你知道嗎,三葉幸運草的花語就是『幸福』喔。」

「花語……?」

「而且啊,我不需要什麼幸運草。」

亞瑟伸出手,輕撫著阿爾弗雷德略濕卻柔軟的金髮。他的語氣是那麼的溫柔又充滿溺愛,但年紀尚小的阿爾弗雷德卻不太明白。

他只聽懂了其中一句。

「只要你一直陪在我身邊,那就是幸福了。」

「……真的?只要這樣就可以了?」

「是啊。」

「但是這太奇怪了嘛……因為我最喜歡亞瑟了,所以一定會一直陪在亞瑟身邊啊!」

「哈哈,的確。」

尷尬的氣氛瞬間瓦解,籠罩在兩人周圍的,是一直以來溫馨的氛圍。

「吶、晚餐想吃什麼?」

「只要是亞瑟做的我都喜歡!」

如果能永遠這樣就好了。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