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廢

*其實是從推特上GET到的梗

*上班族英x社長兒子米

*連載確定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01.

 

其實也並不是自願這麼做的,但因為總是被硬塞進懷裡,於是就變得只能被迫收下了。

這麼做並不是正確的,不如說,從根本上就很奇怪。每次收下時他的情緒都會不穩,而且他明明什麼也沒有做,平白無故收下這些......從哪方面看都不對。但他就算還回去也不會被理睬,所以只好先將之擱在房間的抽屜裡了。

「......唉......」

他揉了揉太陽穴,沒想到最令他感到困擾的不是工作上的問題,而是其他在旁人看來很微妙的事情。一如既往的掛上工作證,他戴上了眼鏡,開始面對發著亮光的電腦螢幕確認業務情報。

當他一沉浸於工作上時便會無法關注身邊的事物及時間,就連悄悄放在桌子一角的那疊「物品」都沒有察覺,亮光奪取了他所有的視線。

而當他回過神來時,完全被桌上的物品及紙條給打敗了。他趕緊將那些東西塞進口袋裡,接著綠色的眼睛往四周環視,確定沒有人發現後才鬆了口氣。

「真是的那傢伙......」

不禁這麼喃喃自語,卻無法打從心底感到厭惡。他將才收進去的紙條重新拿出來,綠色的眸直直的盯著上頭有些雜亂的英文。接著,他取出了手機。

「......喂?」

* * *

垂下眼簾,長長的睫毛顫動著,美麗的瞳孔被隱藏起來,使得他除了灰色的柏油路外什麼也沒看見。比對方早到一直都是他的習慣,因為即便是一秒也好,想早點見到對方的心情促使他在約定時間前三十分鐘就抵達,就連等待的時間都如此期待,他勾起了一個微笑。

「......?」

忽然,他的視線範圍裡出現了一雙鞋子。那是他沒有印象的物品,所以使得他愣了兩到三秒才後知後覺的抬起頭。視線越往上,心臟就跳的越快,那綠色的雙眸和金色的頭髮映入眼中的同時,他的臉上綻放出了大大的笑容。

「亞瑟!」

「啊......中午好,阿爾。」

亞瑟有些彆扭的將綠眸轉往一旁,被藍色的視線從頭到尾注視著感覺有些壓力,但一直以來也是這樣的,他也差不多習慣了。

「吶亞瑟,我們要先去哪裡?」

換下了在公司裡穿著的黑色大衣改穿帽T和活動良好的褲子,阿爾弗雷德的樣子看上去就像是個毫無煩惱的大男孩一般,笑容燦爛到令人眩目。但亞瑟有些尷尬的打斷了阿爾弗雷德的話語,聲音微妙的慌亂了起來。

「等等、阿爾,這個......」

「嗯?」

「我說啊......能不能別再在我的辦公桌上放鈔票......了啊?」

亞瑟的眼珠又往一旁看去,他在說這種事時總是不敢望向阿爾弗雷德。深怕他不經意的一字一句會傷到眼前天真的大男孩。但說是這樣,對方起碼也是他公司社長的兒子,抗壓力一定不會太差。可是對方的思考迴路總是不讓亞瑟省心,因為實在是太奇怪了。

「......但是我也說了吧?那是今天約會的費用喔?」

「我知道啦,但就是......」

「亞瑟。」

這一聲呼喚讓亞瑟把視線移到阿爾弗雷德的身上。對方伸出了手,臉上期待的表情顯而易見。

「吶,我們來牽手。」

「......」

沒有辦法拒絕。亞瑟輕輕的嘆了口氣,接著將手放到阿爾弗雷德溫熱的手上,用十分溫柔的力道握緊了他的手。

最初是阿爾弗雷德莫名的禮物贈送。

他被迫以各種理由收下社長兒子給的禮物,直到最後甚至連理由都沒有,而且還從禮物成了現金。

他也曾想過拒絕,但事以至此,再說什麼對方也不會聽了。阿爾弗雷德曾經對他說過喜歡,所以要以金錢為媒介,只要他願意答應他的要求,就會用同等的現金做為回報。阿爾弗雷德的金錢觀是扭曲的,但沒有人替他做過矯正。

於是,就變成了這樣的情況。

不僅約會的費用全由阿爾弗雷德出,就連牽手或是擁抱一類的事,只要做了就能得到額外的小費。於是禮物和現金就在亞瑟家越堆越多,他正為此而煩惱不已。

但阿爾弗雷德總是一副很高興的樣子。在和他約會的時候,只要得到擁抱,就會露出十分幸福的笑容。而亞瑟不忍心推開這樣的對方,於是這樣的日子只能一天天持續下去。

「吶,亞瑟,來接吻吧?」

「......好。」

悄悄的,衣服的口袋又被對方塞進了一張鈔票。

 

 

Tbc.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