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是英米

*架空

*連載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00.

磅礡大雨幾乎掩蓋住了他矮小的身子。在那一片廢墟之中,他略顯蒼白的臉被雨水打濕,眼神空洞的不曉得在想些什麼。

狂風似乎在他的耳邊嘲笑著他所做的一切,就連雨水打在地上的聲音都是如此的諷刺。他的雙手在上一秒,明明還握著那溫暖而柔軟的手的。

他無力的跌坐在地上。

下一秒,絕望而痛苦的哭喊聲傳遍了整塊土地。

 

 

 

 

 

 

 

 

 

-01.

冷水直擊傷口。那毫不留情的力道令他吃痛的皺緊了眉。雖然不至於到慘叫出聲,但這樣的做法也足夠令他感到痛苦了。他試著低下了頭,發現飄浮在空中的水管沒有因為這個動作而移動位置的時候,他微微的笑了。

「對......對不起,我錯了、對不起!」

慌亂的聲音自他的口中發出,聞言,水管裡的水停止了輸送。面前的人仍舊止不住的放聲大笑,對方一個揮手,水管便獲得了重力,從半空中往下墜落。抓緊這個時機,他用力站了起來,手心握著的沙往對方的臉上一撒,那笑容滿面的表情頓時扭曲而又痛苦。

「你真以為我會這樣說嗎?」

「眼睛───我的眼睛!」

「活───該。」

金髮濕濕的黏在他的雙頰上,臉上的傷口也因為被冷水直擊而隱隱作痛。但是,他卻展露了大大的笑容,在那個因為眼睛被沙子擊中而跪在地上痛苦叫喊的人面前。

「這裡!羅伯特教授!」

「阿爾弗雷德───!」

「啊。」

被喚者發出了短音,阿爾弗雷德用沒有沾上泥沙的手將濕漉漉的金髮往後一撥,接著便在教授趕來之前從事先擬好的路線逃脫。從來,他都沒有被羅伯特那個糟老頭逮到過,天都曉得他恨死他了。阿爾弗雷德低低的笑了。

阿爾弗雷德 F 瓊斯,W魔法學園的一員。其魔法成績一塌糊塗,就連羅伯特都無法理解,他是怎麼進這所學校的。但論體能和智能卻比一般人優,這也是他從不會被校方抓到的原因。

「哼嗯......午餐只能在這裡吃了吧。不然又要被人突擊。」

阿爾弗雷德停下腳步,微風輕輕的搔過他的臉頰,但他只覺得全身發冷。應該不會有事才對......秉持著這個想法,阿爾弗雷德毫不在意的坐了下來,並打開外表沾有水珠的便當盒。

要說為什麼他的魔法成績會這麼糟,那是因為他從不相信魔法。扒了一口飯,阿爾弗雷德滿足的嚼著。在他目前的生活中,唯一能讓他卸下心房的就只有自己做的食物了。他在這所學校裡不會有朋友,因為沒有人想和不肯相信魔法的人做朋友。那沒關係,英雄就算是一個人也可以過的下去。

在午餐時間被突擊、放學時候被圍毆、休息時間被打擾,一直都是例行公事。這樣一年下來也習慣了。阿爾弗雷德將最後一口飯吃完,滿足的蓋上了便當盒的蓋子。

既然制服都濕了,而且下午又是魔法課......那乾脆翹課好了!打定了這個主意,阿爾弗雷德輕輕的靠在一棵沒有樹蔭的樹幹上,藍色的眼睛盯著前方,像在凝望著什麼似的。

「......」

最終,他還是放棄般的閉上了眼。

* * *

就像是社會上一定有有錢又藐視人群的存在,這所如同社會縮影的學校也一定會有這種像是決定好而無法再更改的設定的人。校排第一?魔法能力超群?那算什麼、不就是一些有著幻想的人在做讓別人無法理解的事嗎?阿爾弗雷德永遠都沒辦法明白這個人存在的意義。

雖然這麼說,但他也沒明確見過這個人。只知道他姓柯克蘭、也就是那遠近馳名的魔法家族的長子。除此之外,阿爾弗雷德再沒興趣。咬著好不容易從販賣部買來的麵包,阿爾弗雷德撫著手臂上新增的傷口。

「只不過想買個食物而已......真是的。」阿爾弗雷德嚼著麵包喃喃著。「結果還不是兩敗俱傷,那到底為什麼要朝我攻擊啊。」

總是無法理解,這個學園的學生做的事。

「唔、哇啊啊啊!」

「?!」

伴隨著「碰」的一聲,一個不熟悉的人的慘叫聲傳進了阿爾弗雷德的耳裡。除了這個之外,似乎還有微微的香味......?阿爾弗雷德半爬起身,他選擇留在對自己來說是安全的、對方的可能死角位置,而不是大剌剌的把自己的方位暴露在對方面前。當藍色的眼睛捕捉到一個正面倒在地上的身影時,阿爾弗雷德還呆了幾秒。

......平地摔?

「痛......鼻子......」那個人將臉抬起來,一手捂著似乎撞到了地面而開始發痛的鼻子,就連說話都有些微的鼻音。「啊啊啊我的便當!」

便當?這麼說來,的確是有便當的香味。阿爾弗雷德再度將頭從樹後探出,果不其然,有個淡綠色的便當盒正以頭下腳上的可憐姿態躺在地上,飯菜也全都灑了出來。怎麼說......這個人有點可憐。阿爾弗雷德開始同情起他了。

「呃、痛......糟糕,流血了......」

「這個給你吧。」

「啊、謝......哈啊?!」

果然忽然出現不是好事。看著那個人忽然跳起來並向後退的動作,阿爾弗雷德用空著的手搔了搔臉頰,並歪頭微微的笑著。「我只是想幫你止一下血而已,不要這麼有敵意嘛。」

「......」

「瞧,如果不快點止住的話衣服會沾到的喔。」

「!......」

那個人皺起眉毛,看起來似乎不是非常甘願的往阿爾弗雷德的方向走去。他鬆開手,接過阿爾弗雷德遞給他的衛生紙,開始替自己的鼻子止血。

「話說回來,你的午餐要怎麼辦啊?」話鋒猛然一轉,阿爾弗雷德將視線投到落在地上、慘不忍睹的飯菜。「我分你一半吧?」

「......才不需要。」

「沒關係啦,我又不會在便當裡下毒。」阿爾弗雷德笑了笑,又將藍色的眼睛轉了回來。「話說回來,你叫什麼名字?我是阿爾弗雷德 F 瓊斯。」

「......」

面前的人好像很不可思議的睜大了他漂亮的雙眸。老實說,這麼美麗的祖母綠阿爾弗雷德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這個人看起來並不認識他,對他沒有敵意。阿爾弗雷德的藍眸閃閃發光,他開始對眼前的人有興趣起來了。

「......我叫,」那個人的眼神游移不定,似乎在猶豫著要不要開口。「......亞堤。」

「亞堤?」沒有別的目的,阿爾弗雷德只是重複了一遍。「哇喔,很特別的名字。那你的姓呢?」

大家都知道,報上姓及名字才是最禮貌的做法。但阿爾弗雷德又怎麼會管那麼多?他只是純粹想知道而已。

「呃、......」

「嗯?」

「......哈啊......」

亞堤嘆了長長的一口氣,接著將衛生紙移開,確定止好血後才把目光定在阿爾弗雷德身上。

「......我姓柯克蘭。我是亞瑟 柯克蘭的雙胞胎弟弟。」

「......咦?」

阿爾弗雷德只發出了驚訝的單音。原因只在於他從沒聽說過柯克蘭家族的那個長子還有個雙胞胎弟弟的事情。不過,站在他面前的亞堤看起來卻非常不安。對方綠色的眸時而左望時而右看,就是不把視線定在阿爾弗雷德身上。

「......這個是什麼秘密嗎?」

「!」

亞堤的身體震了一下,非常令人明瞭的反射動作。阿爾弗雷德只不過是試探性的問了一下,沒想到不需要回應,答案便出來了。他輕笑了幾聲,「既然是個秘密,不告訴我也沒關係啊。」

「那是因為、......」亞堤眨了眨眼,聲音在不安的顫抖。「你並沒有敵意......因為所有的人看到我都把我當成亞瑟......所以......」

「你的意思是,沒有人知道亞瑟 柯克蘭有個弟弟?」

「......嗯。」亞堤的聲音越來越小,甚至讓阿爾弗雷德覺得他其實沒有在說話。「我的魔法很差,所以包含亞瑟在內,沒有人願意承認我是柯克蘭家族的人。」

「這樣子啊。」阿爾弗雷德抓了抓金髮,毫不在意的笑著並握住亞堤的手腕。「放心吧,英雄不會說出去的!那我們現在先來吃午餐吧?」

「欸?」

「再說下去的話HERO就要餓昏了───!」

「但是我的便當......」

「不是說了嗎?」阿爾弗雷德瞇起藍眸,勾起了一個漂亮的微笑。「我分給你!」

些微的陽光灑在阿爾弗雷德的臉上,這個人本身就有如陽光一般,光采奪目,讓亞堤有一瞬間暈眩般的紅起了臉。

「......謝謝。」

最終,他只說的出這句話。

 

 

 

Tbc.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