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是FB的問卷啦

*微惡搞風注意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 第一階段-創造角色 ≒
1.請輸入ID:

「......雖然想讓人、尤其是那個混蛋鬍子認不出來,但還要一一解釋也太麻煩了......」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他在輸入名字的那一欄填上了自己真正的名字,亞瑟。

2.請選擇性別:

亞瑟的手在「女」的選項上停了許久,半晌,他才輕笑著將旁邊標示「男」的按鈕按下。

3.請選擇年齡:

看樣子遊戲並不允許輸入四位碼。亞瑟又嘆了口氣,手指緩慢的按下了「23」才送出。

最近的遊戲真是越來越寫實了,亞瑟默默的想著,但就沒想過有人的年齡是四位數的嗎?

4.請選擇種族:

「種族啊......哈哈,如果選擇妖精的話一定很有趣吧。」

亞瑟輕笑著準備按下「妖精」的選項,但在碰到按鈕的前一刻,他像是忽然察覺到什麼似的縮回了手。

「......」

露出沉思般的表情,亞瑟在維持這個動作三十秒之後,毫無猶豫的按下了「人類」這個選項。

5.請選擇職業:

絕對是魔法師的吧!亞瑟笑著按下了按鈕,能夠和那傢伙在後頭一起攻擊,也不是什麼壞事嘛。

6.選擇五種魔法屬性(如職業無魔法則跳過):

「哈啊?一種不就足夠了嗎這種東西?」

微微皺起眉,沒想到在設定就花了這麼長一段時間。祖母綠充滿著不耐,以至於亞瑟只記得自己按下了「水」,其他屬性什麼的全被拋在腦後了。

7.請選擇手持武器:

毫無疑問的,法杖。但他差點按到槍那部分去了。天曉得是誰害的。

8.準備好開始旅程了嗎?:

「啊啊,」亞瑟緊握著忽然出現在手中的法杖,聲音不再溫和而是充滿不悅。「快點開始吧。」

≒ 第二階段-故事開始 ≒
9.今天、王國發了討伐任務,希望在哪領取?:

草地上莫名其妙出現的白紙害他差點被從背後偷襲的史萊姆給打趴。收拾掉那如同果凍般的怪物,亞瑟撿起了白紙,正納悶著這張紙的用途時,上頭忽然浮現出了文字。

「......討伐、任務?」

魔王?

10.領取任務後,會選擇什麼交通工具到委託人的目的地?:

這畢竟是自己進遊戲以來準備接的第一個任務。亞瑟的口中開始喃喃唸著咒語,而作為紳士,去拜訪他人時可不能不得體。

「───出來吧!」

然而出現在他面前的金絲雀卻讓他想哭。

11.與委託人達成協議後,開始冒險吧!:

「唷~小少爺~哥哥可是一直在等你喔!」

「......為什麼你這混帳會是委託人啊!」

出現在亞瑟眼前的人是他至少進遊戲裡不想再遇到的人之一。他揉了揉眉心,想試著用比較好的口氣跟法蘭西斯說話,但只要一看到他的笑容他就克制不住想扁他一拳的衝動。

「嘛嘛,只要小少爺你願意求我的話,給你這任務也不是不......啊、痛痛痛!放開哥哥我美麗的秀髮啊!」

「法蘭西斯。要是你不給我這任務的話我就把你藏的所有紅酒都打破,並且現在我就能給你一拳。」

「好過份啊小少爺......」

任務,GET。

≒ 第三階段-冒險 ≒
12.在冒險的路上,遇到一位老者、他給你三個錦囊:

「您好。」

忽然出現的聲音讓亞瑟下意識的把手中的法杖對準聲音的來源。但在看清是有著黑色短髮的普通人時,亞瑟感到抱歉的鞠了躬。

「沒事的。話說回來,您是要去對付魔王嗎?」

......好厲害。亞瑟吞了口唾沫。「是啊,剛接的任務。」

「您應該是第一次吧?」黑髮的那個人輕輕的笑了,他從背上的包包裡拿出了三個樸素的錦囊。「這個給您吧。」

「咦?不、這怎麼好意思......」

「沒關係的。比起我,您應該更需要它們。」

「......」亞瑟感激的看了這位友善的陌生人一眼。「謝謝你。」

「不會。」

他微微的笑了笑。

13.與老者道別後馬上遇到怪物:

「那麼祝您旅途順利喔。就此告辭了。」

黑髮的人微微的鞠了躬,接著便緩步離開了。是個很有禮貌的人呢,亞瑟想著,抱緊懷中的錦囊,他又笑了。

「......各種意義上還請加油,亞瑟桑。」

解除魔法之後,本田菊微笑著喃喃自語。

而才走沒幾步路,亞瑟便遇上了體積稍大的怪物。

「......天啊......」

那是現在的他無法打敗的怪物。

14.錦囊無法使用,怪物給予你100傷害:

「故障了嗎、故障了嗎?!」

亞瑟一邊拼了命的閃躲,一邊晃著一分鐘前才拿到的錦囊,他知道這樣撐不了多久,但這東西怎麼就該死的沒反應?!

「呃、唔啊!」

閃躲不及,亞瑟被怪物的利爪甩到一旁的草叢裡。有柔軟的雜草墊著是好事,但他被傷了一百點。

算好了......亞瑟從背包裡摸出一瓶紅色藥水,胡亂的喝下去好補充體力。幸好有從紅酒混蛋那搶來的裝備,不然就死定了。

「話說回來......」

亞瑟又用力的甩了甩其中一個錦囊,「這東西究竟要什麼時候才能用......?」

15.一番折騰後你打倒怪物了,卻發現自己血量剩1點:

「哈啊、哈啊......可惡......」

一把抹掉頰上的汗水,經過了一番激戰,亞瑟好不容易利用那怪物的弱點及魔法遠距離攻擊的優勢將那怪物打倒。但沒有升級就算了,他頭上的血條居然顯示自己只剩下微妙的一滴血!

16.錦囊還是無法使用:

「等等......這種時候應該!」

亞瑟翻出了方才戰鬥時被自己塞在背包深處的錦囊,用雙手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接著用閃著光芒的綠眸等待錦囊自動使出它該有的功能。

最後,十分鐘過去了,亞瑟沉著臉用力的把毫無動靜的錦囊塞回背包裡。

這他/媽到底有什麼用!

17.為小心謹慎、你開始尋找藥草:

「果然還是不能相信陌生人給的東西啊。」

亞瑟邊喃喃自語著,邊注意路途中的風吹草動。他現在需要的是商店,或是野生的藥草。要不然只剩下一滴血的他再繼續走下去,別說打魔王了,他可能被路上的小石子絆倒然後就GAME OVER了。

18.找到藥草後藥草變成野生人參、進入戰鬥畫面:

不過說真的,藥草這東西其實也不好找。亞瑟試著撥開路旁的草叢開始尋找,畢竟如果真這麼好找的話就不需要商店這種東......

「找......找到了......」

亞瑟真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接著把藥草給拔出來───

「嘎喔───!」

藥草在被拔離地面的瞬間成了野生人參,也就是怪物的一種。亞瑟睜大了綠眸,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是他繼魔法失敗後第二次想哭了。

19.人參跑走了,獲得30經驗值:

抱著「算了反正我的運氣就是那麼差頂多被送回城市然後被紅酒混蛋笑一個星期而已」這種悲觀的心情,亞瑟毫無精神的舉起了法杖。

接著人參就逃跑了。

20.恭喜你升級了、生命值和魔力值完全回複:

「......欸?」

21.繼續前往比薩斜塔吧:

「......」

嘛,算了吧。

亞瑟重整裝備,繼續踏上了他的旅程。

≒ 第四階段-比薩斜塔 ≒
22.你在門口看到了五顆守護石,需要你的魔法解開(無魔法跳過):

「紅、藍、綠、白、黑......是屬性嗎?」亞瑟瞇起雙眼,仔細觀察著眼前五顆守護石的光澤與魔力,雖然光芒微弱卻強而有力,看來不用相剋的屬性是解決不了的。

而這一關,就在亞瑟一開始胡亂選擇的正巧相剋的屬性下,輕輕鬆鬆的通過了。

23.把門破壞吧!前提是你有辦法把守衛打敗(100等):

「......守衛,一百等。」亞瑟看著面前瘦弱的守衛這麼喃喃著。「亞瑟......三十、等。」

不管怎麼想都不可能打敗他吧?!

24.打不過只好逃跑嗎?:

「可惡......只能逃跑了嗎?」

亞瑟躲在距離守衛最近卻又不會被發現的石頭後面打量著之後的計畫,他有些苦惱的抓了抓金髮,但莫名高傲的自尊心卻又不容許他逃跑。

25.上吧!可以的!:

如果硬上的話......或許還能僥倖打贏也說不定。

亞瑟握緊拳頭,試著給自己多一點的自信與力量。半晌,他終於決定站起身,想走到守衛的旁邊給他來個攻其不備!

26.其實直接繞過守衛就可以進去了:

「......」

「!糟了!」

才剛走出庇護所,守衛的眼珠馬上往亞瑟的身上轉去。全身都在顫抖的他原本打算閉著眼接受單方面屠殺的。

「......?」

但沒想到守衛居然沒有任何動作。

當亞瑟輕鬆的從守衛身邊繞過去的時候,他真的很想一掌把自己拍死。

27.進到塔內了!結果進入戰鬥畫面:

「為什麼又來了啊?!」

28.敵人是巨大腐蝕性史萊姆:

「腐......?!」

糟糕,它的黏液說不定會腐蝕我的裝備!這麼思考的亞瑟擺出了戰鬥姿勢,接著高高舉起了法杖準備應戰───這是在他還沒看見系統提示之前的想法。

29.防禦力9999,你打的過嗎?:

「腐蝕性史萊姆,防禦......九千九百九十九?!」

這不管怎麼打都不痛不癢吧!

30.其實一樣,繞過就好:

但有了先前經驗的亞瑟默默的放下了法杖,然後輕鬆的繞過它。

31.到了第二層,直接遇到塔內的魔王了:

這才第二層而已吧!亞瑟無法停止心中的吶喊,尤其當他看見魔王的背影和對方強大的魔力值時。起碼也給我個小怪練等啊!

而當魔王轉過身時,亞瑟的祖母綠則因驚訝而縮小。

這傢伙......

32.魔王:「哈哈哈,有種正面上我啊!」:

噗的一聲,亞瑟笑了出來。

「樂意之至。」

「啊?什......等等亞瑟!你應該要害怕魔王才對啊!」

「為什麼?」亞瑟挑眉,他看起來毫無恐懼的往魔王面前走去,舌頭還伸出來舔了舔嘴唇,像是要品嚐某種佳餚般。「這可是你邀請我的,阿爾。」

「才沒......啊嗚!」

33.魔王被打敗了:

這傢伙的吻技還是一如以往的差。這麼想著,亞瑟卻投入的以舌侵犯對方的口。

34.魔王變成了美麗的公主(或是英俊的王子):

「哈啊......」

「瞧,這才適合你。別扮什麼魔王了,阿爾。」

將滿臉通紅的戀人抱在懷裡,亞瑟用臉頰蹭著對方柔軟的金髮。

35.魔王:「嗚...你要娶我。」:

「「......咦?」」

36.就帶他(她)回家嘛:

「不是、不是啦!那是系統擅自......唔嗯嗯!」

才說出那樣的話,阿爾弗雷德連反駁的時間都沒有,嘴又馬上被粗暴的堵住了。他不擅長這樣的吻,一直都不。那彷彿要把對方的一切都奪走般的充滿佔有慾的吻一直都讓他招架不住,更該死的是他一點也不討厭。

「好啊......」亞瑟的呼吸就在阿爾弗雷德的耳邊,惹得他一陣顫抖。「回去後馬上就娶你。」輕笑聲真是該死的好聽。

37.好的,回家摟!(公告:魔王加入隊伍):

「英雄才不會答應你......」

「你會的,阿爾。」

≒ 第五階段-回家 ≒
38.回到委託人(老婆)那,該如何解釋:

「紅酒混蛋你敢廢話一句我就把你踹到再也不能生。」

「好過份啊我還什麼都沒說喔?!」

39.魔王把委託人給秒了,直接開保險金領取報酬:

「亞瑟你看,報酬是一箱紅酒喔!」

「也好。」

「我說啊你們兩個......可惡現充去死吧......」

40.回到王國吧:

「亞瑟......」

「嗯?」

「你就不能讓hero當一次魔王嗎......」

「這麼可愛的魔王會被人拐走的。」

「你在說自己吧工口大使。」

41.從此,過著幸福安心的日子:

「亞瑟!我要吃漢堡!」

「吃什麼漢堡?要不讓我吃你吧?」

「什、不要嗚......!去死吧亞瑟!」

 

 

*HAPPY END*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