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三次創作,設定皆為自行腦補

*英+米=無CP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亞瑟!喉糖、master給的喉糖吃完了啦!」

才剛準備清嗓子唱歌,便馬上被同伴的慘叫聲給打斷。亞瑟在原地定格了許久,考慮著到底是該繼續唱還是放下麥克風。而當頭上戴的貓型耳機裡的音樂過了大半時,亞瑟才慢悠悠的從房間裡走出去。

他當然知道對方對嗓子的重視,因為自己同樣也不想再在nico上面看見有人對自己歌聲的評論是「感冒了嗎www」。面對此問題,master的解決辦法是送好幾大包的喉糖過來。而他和對方在閒暇時間、含淚看著nico的時候,都會下意識的往嘴裡塞一大把的喉糖。

但是,如此重要的喉糖卻在開唱的前兩天吃完了。亞瑟習慣性的從牆的轉角露出半個身體偷瞄阿爾弗雷德的樣子,對方正抱著master給的、裝喉糖的白袋子含著淚,頭上金色的呆毛也因為主人的心情而低垂,亞瑟從遠處也只看得出那人的難過而已。

「......喉糖沒了的話,請master再送過來就好啦。」忍不住出了聲,在阿爾弗雷德將視線送過來之前亞瑟便先一步從牆角那走出來。他的神態輕鬆,綠色的眸也看不出任何的動搖。「反正還有其他方法的吧,之前在錄音前也是那樣做的啊。」

「master最近好像很忙啊......」阿爾弗雷德眨了眨藍色的眸,淚珠沾在睫毛上而顯得閃閃發光。「為了兩天後的錄音,還在趕工......」

「所以說還有其他方法的吧。像是......加濕器之類的。」

亞瑟停頓了一至二秒,原因是他想起了上次自己習慣性躲在轉角時看見的畫面。阿爾弗雷德看起來對加濕器的信任度仍是滿點,當然他從沒自己用過,頂多在一旁饒富趣味的偷看而已。

阿爾弗雷德對於這個回答似乎挺滿意的,抱著袋子的力道稍微鬆了一些。他騰出手調整了下頭上的熊耳耳機,「這次不會再被說像感冒了吧,亞瑟?」

「......只要master不再給我唱奇怪歌詞的歌,怎麼樣都好了。」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