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亂想的

*是的是伊米跟世界米你沒看錯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這不是黑塔鬼這不是黑塔鬼這不是黑塔鬼,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

 

 

「......為什麼......」

看著眼前的怪物將自己深愛的人們一個一個的吞食殆盡,阿爾弗雷德的腦袋已經無法再度運轉。他的雙腳無力的跪在地上,美麗的藍眸因吃驚而縮小,光芒也不復在。慘叫聲和狂笑聲交織成如地獄一般的曲目,他只能弱弱的吐出這三個字:為什麼。

〝沒事的,小阿爾。哥哥會保護你的喔。〞

法蘭西斯笑著拍了拍阿爾弗雷德的肩膀,這個舉動成功停止了他的顫抖,並且讓他重拾了以往那自信的笑容。

「......第一個。」

〝這個藥很有用阿魯。塗在傷口上,保證三天內痊癒。別太高興,我是因為不想帶著一個腳受傷的人逃跑才這麼做的阿魯。〞

還來不及開口道謝,王耀便自顧自的將身上僅存的最後一點藥抹在阿爾弗雷德腿上的傷上。刺痛感讓阿爾弗雷德咬緊了牙,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藥真的很厲害。當痛覺結束後腳就又能走動了。

「......第二個。」

〝雖然很想把你推去當那隻怪物的飼料,但你這麼胖,肯定拖不了多少時間,只好讓我來代勞囉。代價嘛......嘛,之後讓我痛扁你一頓就好啦☆〞

伊萬抓緊手中的水管,在阿爾弗雷德的身邊用不大的音量說著。他的笑容帶著某種程度的堅定,微微瞇起的紫色瞳孔也傳遞著不需言語即能讓對方明白的訊息,但就算阿爾弗雷德發現了,他也無法將目前身邊唯一的戰友推去當目標。

〝還有,要記住喔阿爾君。〞

伊萬斂起笑容,將臉湊近阿爾弗雷德,直至鼻尖互碰的距離。

〝直到最後,都不要想放棄。〞

「......第三......個......」

〝我相信你的計畫,我也相信你,阿爾。我們一定能逃出去的。〞

〝是啊,我也相信我的兄弟喔。〞

溫和的笑容差點讓他落淚。阿爾弗雷德摘下眼鏡揉了揉雙目,接著才抬起頭,用一如既往的自信笑容回答面前笑得燦爛的兩個人。

「......馬修......亞瑟......」

一個接著一個,他所重視的人們全在他的面前被怪物吃下肚。他以為他的計畫是那麼的天衣無縫,至少可以讓他們兩人活下來。

但是,他的計畫卻害死了他想保護的人。

「......已經夠了......我根本......就不是什麼HERO......」

喀......

「連重要的人都保護不了......我......」

阿爾弗雷德抬起頭,一道巨大的陰影擋住了光,連那隻怪物的臉都看不清楚。不過那又怎樣?事到如今,早就......

「嗚Ve!離開阿爾、怪物!」

從一旁出現的聲音是那麼熟悉,卻又令人不敢置信。沾滿泥土和血跡的軍服差點令他認不出來者的身份。但對方用一枝超大白旗順利擊中怪物的弱點部位,頓時令它無法在短時間內動作。那俐落的身手和果斷的反應,實在無法和平時的「那個人」連結在一起。

「......費里......西安、諾?」

像是聽見了自己的名字,費里西安諾轉過頭,給了阿爾弗雷德一個充滿自信的笑容。那是能夠瞬間就令阿爾弗雷德忍耐已久的淚水滑落的笑容。

「你已經很辛苦了喔,HERO。Ve~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費里西安諾瞇起眼睛笑了笑,接著才將注意力轉回到眼前的怪物上,用手中的白旗擺好了標準戰鬥姿勢。

「阿爾就由我來保護!」

 

 

*完*

沒有後續。
其實單純是為了最後一句話而寫的伊米(艸)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糜梓
  • 看到飄題嚇了一跳!
    沒想到超讚的呀!
    沒來由的愛伊萬那裡WWWW
  • 就知道我的標題很驚悚wwwwww
    其實在伊萬的部分真的偷偷多給了點戲份xD一切源於私心(#)

    詠斯 於 2014/12/22 23: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