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會有後續的

*隱英米

*阿爾=哥哥,艾米麗=妹妹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阿爾?嘿,看我這裡一下好嗎?」

混雜著雜音的刺耳聲響逼得他不得不將視線回到閃著亮光的電腦螢幕上。另一頭的妹妹正揮著手,期待這樣能夠讓自己更注意她一些。阿爾弗雷德露出了微笑,學著妹妹的動作小幅度的揮了揮手,示意對方自己已經在注意了。

「嗯,有什麼事嗎,艾米?」

恐怕他的聲音隔著精密的電腦儀器傳送過去也有許多惱人的雜音吧,因為他剛剛確實看到艾米麗的眉頭皺了起來。用右手托住臉頰,阿爾弗雷德以最輕鬆的姿態面對艾米麗,畢竟她是和他最親的親人。

「有人要我把一封信交給你。」艾米麗從一旁拿出一個信封,接著在攝像頭照的到的地方輕輕的揮了揮。「反正我這個週末要回美/國,他就順其自然的直接交給我了。也不怕我偷看。」清脆的笑聲。

阿爾弗雷德笑了兩聲,「Well,反正妳偷看了,對那個人來說也沒關係吧。」他用手指敲了敲桌面,假裝若有所思的模樣,藍眸卻時不時的往攝像頭看過去。「讓我猜猜,亞瑟不准妳說出他的名字?」

對面的艾米麗開始放聲大笑,縱使是這樣,她的聲音還是如鈴鐺般好聽。她隨手找個地方放下那封信,然後笑著對螢幕另一端的哥哥開口。

「我就告訴他根本沒必要隱藏的。」

「太固執了,是吧?」

「沒錯!」艾米麗拍了一下手掌,接著用再自然不過的語氣說著,「喔,你根本不會知道他有多想你!羅莎天天跟我抱怨,說她的哥哥開口五句裡有三句離不開阿爾弗雷德!」

「世界的英雄總是這樣的。那是他的問題了。」

阿爾弗雷德聳聳肩,想試著裝作不在意的樣子,可臉上微微的紅卻乾脆的出賣了他。但過於模糊的攝像頭無法映出如此清晰的畫面,以至於艾米麗沒有察覺到自家哥哥的異樣。

「你們的感情真好,我都有點嫉妒了。」艾米麗笑著,語氣有點像在半開玩笑,但她的藍眸卻如此認真。「不過我有羅莎,而且我這個星期就可以見到你了,阿爾。」

阿爾弗雷德聽出了她話裡的涵義,於是瞇起藍眸,高興的笑了出來。「嗯,我會準備很多漢堡,還有能夠讓我們倆一起玩的遊戲。」

「我等妳回來,艾米。」

最後的他的聲音,溫柔的傳進了艾米麗的耳裡。女孩嘿嘿笑了兩聲,這表示她滿意阿爾弗雷德這樣的回答。又聊了三十幾分鐘,兩人才在羅莎的催促下互相道別並就寢。

 

 

Tbc.

 

Q:為什麼亞瑟不用寄信的方式,而是要艾米麗送信給阿爾呢?

A:「不曉得為什麼,亞瑟的信總是會不見呢。寄了的十幾封全消失了,導致他再也不相信郵差了。」

「......嗯?TONY你在吃什麼?」

『......』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