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亞瑟,我們要去哪裡?」

一如既往美麗而清澈的藍眸映照出戀人的身影,縱使隔著鏡片也是一樣。而替阿爾弗雷德戴上眼鏡的亞瑟則在他面前勾起溫柔的微笑,然後輕輕的吻了他的臉頰。

「去約會喔。」

如同對待珍寶般的小心翼翼,亞瑟從一旁拿起了對方常穿的飛行夾克,從前面開始替對方穿上。而這意外的消息讓阿爾弗雷德的情緒高漲,連頭上翹起的呆毛都開始微微晃動。

「真的?!那、那我能吃冰淇淋嗎?」

「笨蛋,你當然可以。」

過於孩子氣的發言讓亞瑟失笑,他用十分溫柔的力道順著對方漂亮的金髮,並眷戀的在上頭落下一吻。

「那麼我們走吧,阿爾。」

「嗯!為了冰淇淋出發吧!」

「真是......」

冰涼的食物從喉嚨滑過,阿爾弗雷德為此而感到滿足。他和亞瑟兩人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滿足的吃著好不容易到手的冰淇淋。亞瑟的綠眸悄悄往身旁一瞄,看見阿爾弗雷德幸福的笑容後才露出思索般的神情,並咬了一口自已手中的冰。

「......阿爾。」

「唔?」

被對方意外平靜的聲音喚住,阿爾弗雷德帶著笑容與些許疑惑的表情往旁邊望去。只見亞瑟用祖母綠的眸認真的盯著他,接著伸出了手。

「我總共比出幾根手指?」

「......」

阿爾弗雷德愣了一下,半晌,他才又舔了一口冰淇淋,然後露出笑容。

「四根。」

「好吧,你答對了。」

亞瑟輕笑出聲,隨後便收起伸出了兩根手指的手。他將自己手中的冰遞到對方嘴邊,用和平常毫無兩樣的溫柔嗓音開口。

「要吃嗎?」

「當然要!」

興奮的開口回應,接著大口咬下了亞瑟遞過來的冰淇淋。阿爾弗雷德滿足的舔著嘴唇,亞瑟這才輕輕的吻了他的嘴角。

「你的視力變好了,阿爾。相信假以時日你一定能擺脫那該死的繃帶。」

「哈哈,這次應該是亞瑟你自己幫我拆掉的吧?小心回去被法蘭罵喔!」

「才怪,我可是有問過他的。還有除了我自己,沒人能動我。」

「哼嗯......啊,話說回來亞瑟!」

「嗯?」

阿爾弗雷德伸出手指,而亞瑟順著他的手往上一看,只見到了難得清澈的藍天和偶爾才出現的太陽。還來不及說出口,阿爾弗雷德便先將自己的疑問脫口而出。

「今天倫/敦的霧還是一樣濃呢!你看,天空都變得一片模糊了說。」

「......是啊。還是一樣模糊呢。」

祖母綠往身旁看去,明明藍色的瞳孔中映出來的是美麗而清澈的藍天......。阿爾弗雷德仍舊笑著,對自已所看見的一切事物深信不疑。既然如此,那他就也要對戀人所看見的一切相信到底才對。亞瑟閉上了雙目,在自己的心中暗暗發誓。

他會用盡全力,只為了保護他所深愛的人。

「時間也不早了,我們回去吧,阿爾。」

「咦!可是HERO討厭那個繃帶!」

「沒事,只要你乖乖聽鬍子混蛋的話,下次就能再出來的。」

「......好吧。」

「那我們回去吧。」

回去那間醫(地)院(獄)。

 

 

*完*

莫名其妙的東西...我也不曉得我想寫什麼啦呃
大概就是視力開始慢慢變差,直到最後完全看不見的阿爾,跟為了保護他所以說盡謊言的亞瑟。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