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題目跟內容沒多大的關係

*其實這是朋友的生日賀文+萬聖節賀文啦

*對我來說是中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迷路了。

他抬頭望向不知何時烏雲開始密集的天空,不得不忍痛承認這個早在三十分鐘前就已既定的事實。風開始轉大,僅穿著一件帽T而又怕冷的他抖了抖身子,期待在這即將落下雨滴的地方找到所謂的容身之處。

但他絕對不會選擇那間就像見了鬼似的不停出現在他眼前的房子。猶如計畫好了一般,那間房子總是會在他覺得累了的時候出現,彷彿有自主意識、想要邀請他進來一樣。可他才不會上當!推了推眼鏡,他瞇細眼開始端詳那間空氣異常沉重的房子,世界的HERO才不可能會進去呢!想都別想!

而就在他準備轉身離開之際,眼前房子的窗戶忽然映出了一個人影。不是從外,而是裡頭。他被嚇了一大跳,但定睛一看時,卻又發現根本什麼都沒有。

「......不會是跟HERO一樣迷路了的人吧......因為快要下雨了所以躲在裡頭?」

過於單純的推測就連自己都覺得好笑。但隨著天氣的惡劣程度越來越誇張,他只好用這種一點都不能說服自己的理由,勉強鼓起勇氣打開那扇感覺一碰就會壞掉的大門。

伴隨著老舊木門一定會有的咿呀聲,他輕易且小心的將門打開,卻發現裡頭簡直暗的離譜。除了從大門外射進的微弱光芒之外,這裡幾乎沒有可稱的上是照明工具的物品。

「......油燈?嗚哇,還以為這是只有在電影才能看到的東西!」

看到了以前從未親眼見過的物品,他的藍眸開始因興奮而閃閃發光。離大門不遠的桌上擺著這樣一個古老的物品,想當然爾並不是正常的事。好奇心蓋過內心深處隱隱的不安,他鬆開抓著大門的手,開始小心翼翼的往那裡走去。

接著就如同各漫畫的既定發展,大門關上了。沒有風、沒有任何外界因素做媒介,大門輕輕的自己關上了。而他還是在光線將近消失後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件詭異的事。

「等等、......」

伸出手想重新抓住把手時已經來不及了。他只能維持著右手停留在半空中的奇怪姿勢,死死的盯著那扇絕對有古怪的門。

而現在後悔已經太遲了。

「......油燈......我記得是在這裡......」

突如其來的黑暗使他的眼睛無法適應,但仍能藉著方才的記憶用手摸索出油燈的所在地。如此黑的地方,如果是以前的話想必會怕到不知所措吧。想起那件事,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無奈般的微笑。

說起來,好像已經很久沒有看到那傢伙了。這麼想著的同時,指尖似乎掃過了一個物體。他將身子微微向前傾,試著握住那個有些軟的東西。

......等等,軟?他看過那麼多電影卻沒見過油燈是軟的啊?

「奇怪......」

餘音剛落,他便抬起頭,對上的是在黑暗中閃著綠色光芒的雙眸。像是螢光綠,卻又更加深邃而動人。可毫無心理準備的他先是愣了兩秒,接著才爆出了能夠以淒厲兩個字來形容的慘叫聲。

夜晚彷彿被吸引進來一般,籠罩了這整個房間。而房間的主人為了讓那位瑟瑟發抖的可憐客人感到安心,特意把窗戶打開,好讓細碎的月光能夠照進來。古老卻堅韌的搖椅上有兩個人的身影,而那雙綠色的眸仍舊在黑夜中閃著。

「沒事吧,阿爾?」

最先響起的是溫柔的男聲。看似危險的祖母綠在此時卻有明顯的笑意。他能夠簡單壓抑自己不從喉嚨深處發出像是在嘲笑對方一般的聲音,卻無法抑制從眸中映出的真實情感。而聽見他的聲音之後,緊緊環住他頸脖的人才悶悶的低聲說了一句。

「下次一定會整慘你。」

但這句話在他的耳裡只不過是像小孩子賭氣的話語而已。聽著對方略微哽咽的聲音,他用手輕輕的拍著對方的背。

「都說對不起啦。我怎麼知道你會來這裡?明明我從來沒邀請你來過我家,還以為又是被什麼人入侵了。」

「HERO怎麼知道啊。明明是你的家邀請我的。」

「......我的家?」

他的表情在一瞬間變得詫異,手也在剎那間停下了動作。聽見他因訝異而上揚的聲音,阿爾弗雷德眨了眨眼。

「亞瑟?」

「......沒什麼。」

大概是妖精們的惡作劇吧。亞瑟這麼想著,微微垂下了眼簾。他們有發現嗎,我想見到阿爾這件事......

「那沒事的話HERO就要先回去了喔。」

「欸、......」

「他們還在等著HERO的登場呢!」

「......。」

也是。亞瑟鬆開了手,綠色的眸變得黯淡。阿爾是個普通人,他有許多朋友。

他不可能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嘿,亞瑟?」

感覺自己抱著的人快要變成石頭般僵硬,阿爾弗雷德有些慌張,卻沒有在語調及臉部表情上做出相同的反應。他看起來仍舊一副悠遊自在的模樣,可實際上卻對亞瑟反常的舉動感到擔憂。他趕緊鬆開手,想要查看對方的狀況,不料亞瑟忽然又收緊手的力道,把阿爾弗雷德硬往懷裡抱,差點把他的眼鏡撞歪了。

「阿爾......阿爾。」

「......亞瑟......?」

果然很不對勁,超級不對勁。阿爾弗雷德絞盡腦汁,卻想不到會讓對方變得這麼奇怪的原因。亞瑟的聲音在他的耳邊迴響,像是在壓抑什麼似的,急促而不安。

最後,他終於聽到了自己名字以外的字句。

「阿爾......我肚子餓了。」

「......。」

好吧,他倒是沒想到這點。因為除了亞瑟之外也不會有人在肚子餓的時候發出那樣的聲音。但總覺得氣氛在一瞬間被破壞殆盡了。阿爾弗雷德有點不滿的嘟起嘴,雖然知道不能怪亞瑟但他就是有所不滿。

「阿爾......」

「知道了啦。記得輕一點喔!」

「嗯......」

感覺說話都只剩下氣音了。真有這麼餓嗎?好不容易從亞瑟的懷抱中掙脫,阿爾弗雷德毫不猶豫的拉下了左邊的袖子,露出大部分的肩膀及頸部。接著他把頭向右傾,乾脆的閉上了雙眼。

亞瑟要吃的食物就是鮮血。他是吸血鬼,一個愛上人類的愚蠢的吸血鬼。

看著暴露在空氣中白皙的頸脖,亞瑟吞了口唾沫,接著張開嘴,將口中最長且尖銳的牙齒刺進阿爾弗雷德的身體裡。鮮血自傷口緩慢流出,亞瑟像是在品嚐珍品般,一滴不漏的以舌頭舔乾淨。他蒼白的臉也因為進食的關係多了幾分紅潤,變得更加像人類。

反觀阿爾弗雷德,他仍舊無法習慣異物刺進自己身體內的感覺。將頭埋進亞瑟的肩膀,全身也因為異樣的感覺而開始顫抖,阿爾弗雷德正極力克制自己不要發出過大的聲音。

「哈啊......唔、嗯......亞、亞瑟......吃飽了......嗎?」

「......再等等。」

不想放開。這個溫暖,說什麼都不會讓給任何人。

這麼想著,亞瑟又加深了刺進去的力道。

這個夜晚,絕對不會這麼快就結束。

 

*完*

 

 

 

*加筆*

 

這麼深沉的黑暗差點讓他以為早晨還沒有來臨。

揉了揉乾澀的雙眼,阿爾弗雷德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藍色的眸模模糊糊的往窗戶的方向看去,果不其然,厚重的窗簾早已拉下,就為了擋住窗外刺眼的陽光。

結果昨晚還是沒能回去。阿爾弗雷德翻個身,映入眼簾的是昨晚的罪魁禍首。沒想到吸完血後就直接被抱到床上了......這個工口吸血鬼。

看著亞瑟安穩的睡顏,阿爾弗雷德露出了一抹無奈的微笑。這個人怎麼會這麼怕寂寞呢?瞇起眼睛,他鑽進了對方微涼的懷抱中。

「阿爾......」

「嗯,我在這裡喔!」

面對戀人不安的夢話,阿爾弗雷德給予他肯定的笑容及堅定的語氣,然後用實際的擁抱證明他還在他的身邊。

「不管怎麼樣,HERO一定不會離開你的。我向你保證!」

所以別哭了,亞瑟。

 

*完*

對不起我遲到了超久!!!!!!!qwqqqq
這是給**的生日賀文外加萬聖節賀文,我沒有忘記只是寫的慢不要打我QQQQQQQ(#)
這是吸血鬼英x人類米,不知道為什麼有點小虐,請小心食用(。)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