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他們可以並肩作戰。

例如在鮮血及肉塊交錯亂飛的戰場上時,他們可以發揮出百分之百的默契,好擊退他們共同的敵人。一人在裝子彈時露出的空隙,就由另一個人來填補;而一人在砍殺眼前的敵人時,後方就由另一個人以步槍守護。

他們可以友善交談。

像是被上司逼著不得不來參加派對的時候。原本互看對方不順眼的兩人可以用那彷彿冷凍他人的笑容做溝通及互動,其氣氛就連上司都不想與他們共處一個空間。可當兩人都喝過酒之後,氣氛就會在其中一人因不敵伏特加而醉醺醺的笑容中獲得緩解。

他們可以共進晚餐。

一邊討論著如何幹掉對方一邊津津有味的嚼著口中的食物,這恐怕只有他們兩人才做的到。只要一個不小心,餐廳大概就會成了他們倆的下一個戰場。只因自稱英雄的他不滿餐點被人數落,而另外一個人則不滿餐點被人偷吃。

他們可以天天戰爭。

就算冷/戰時期已過,兩人卻還是視對方為大敵般天天互嗆,而且永遠帶著笑容。一個亮出手槍一個掏出水管的畫面每每都讓身旁的人們看的怵目驚心。但一爭鬥完,兩人就會不約而同的前往同一地點的餐廳,接著又再不久後將那裡當成下一個戰爭的地點。

他們可以做很多、很多的事。

上了戰場可以互相扶持,偶爾諷刺對方幾句再被嗆回來;平常時間可以買買東西嘲笑對方的品味,再因為食物的問題大打一架;偶爾住在同一間房間裡,還會為了誰上誰下的事情搞到全身是傷。

他們明明可以做這麼多的事。

卻有一件事無論如何也無法做到。

「伊萬,我可是最討厭你了。」

「彼此彼此,我也是呢,阿爾君。」

那便是坦露真心。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