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米,法律米x囚人米

*沒有名字出現所以不用擔心稱謂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街上人們的討論聲總是那麼刺耳。時而大聲嚷嚷、時而小心翼翼,到底是巴不得別人知道還是不希望別人知道?莫名其妙的一切在他的眼前上演。

緊緊握住走在自己後方的人的手,他的姿態如往常般穩重而冷靜。從他閃著自信的藍眸來看,是和平常毫無區別的。只是他換掉了厚重的服飾和披風,轉而穿上相對來講比較方便且輕鬆的襯衫。

跟在他後方始終不肯抬起頭的人用空著的手壓低頭上的鴨舌帽,就算只能看清自己腳下的路也不願鬆手,寬大的袖子也因為這個動作而微微下滑。

「你們知道嗎,據說監獄裡,有個罪大惡極的犯人逃獄了耶!」

這句話傳進兩人的耳裡,他明顯感覺到後方的人過大的反應及顫抖,但他無法回頭,只能皺緊眉,轉而用十指緊扣的方式令對方安心。說不慌張是騙人的,但如果就連他都失去冷靜的話,那這一切就都沒有意義了。

「是啊是啊,新聞報導了好幾次。我的上帝啊,希望我的家人們都能夠平安。」

吵鬧聲漸漸遠去,他領著對方轉進了一條小巷子裡。寒冷的指尖與冒汗的手心,這兩者都侵蝕著他的神經。該死的那些獄卒,他想,把這孩子都折磨到了什麼地步?

「別想太多。他們不是在說你。」

他率先開口,並盡量壓低自己的聲音,避免在狹隘的巷子裡造成二次迴盪。細碎的陽光從隙縫照進來,照亮了他倆前進的道路。

後方沒有任何聲響,除了為求自然而未放輕的腳步聲以外,他就連呼吸聲都快聽不見了。但他還是不能回頭。在抵達目的地之前,他沒有辦法放心。

「……?」

忽然,他感覺自己的背有股輕微的壓力在上頭。移動的速度略慢,但他卻能清楚的感受後方的人想傳達的心情。

謝 謝 你

他能想像對方邊寫著這個單字、邊紅起臉的模樣。

他勾起了一個微笑。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