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米受論壇活動文

*阿米デレ程度百分百

*阿英溫柔到不行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地點:電車
事件:偷穿衣服被發現

 

 

「我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這麼說著,亞瑟將熱紅茶一飲而盡,並揉了揉身旁昏昏欲睡的戀人的頭。他微笑著向摯友本田菊致謝,接著拿過了放在沙發上的大衣。進行這一串動作時還不忘檢查身旁戀人是否有未帶走的物品。

「現在已經很晚了呢亞瑟桑......不如在這裡過夜如何?」

菊擔心的表情全寫在臉上。看看時間,最後一班電車也快到了,而且現在又是冬天、外頭正在飄小雪,不管怎麼樣他都不能放兩個朋友獨自前往車站。不過對此,亞瑟卻還是笑著婉拒。

「不用了,我們趕的上的。好啦阿爾,快醒一醒。」

「睏......」

「等等在電車上會讓你睡的。」

黑色的瞳孔映出了亞瑟對阿爾弗雷德不自覺表現出的溫柔及體貼,這下意識的舉動在兩人之間似乎沒有什麼,不過菊倒無法習慣了。歐/美人很開放,而在東/方/國/家,基本上是不會在朋友家做如此親密的舉動的。菊微微的紅了臉,隨後便輕咳了兩聲。

「那麼,因為還有一些事,所以我就不送你們了。務必請路上小心。」

「我們會的。謝了,菊。」

亞瑟匆匆的對著菊露出禮貌性的微笑並輕點頭致意,但對方都來不及回禮,亞瑟便又將注意力集中在似乎就要站著睡著的阿爾弗雷德身上。他用無奈的聲音喊著對方的名字,還用不小的力道捏了捏對方的臉頰,可那睡意似乎就是無法減去,阿爾弗雷德僅僅是半睜開了眼,連撥掉亞瑟捏著自己的手的力氣都沒了般的注視著他。

「亞瑟......揹我......」

「揹的動才有鬼!好了快走吧,不然會趕不上電車的。」

看著亞瑟把半睡半醒的阿爾弗雷德往大門口推的樣子,菊在後頭輕輕的笑了出聲。他們兩位一直都這麼有精神,真是太好了。

「終於......趕上了......」

坐在椅子上喘著氣,亞瑟邊拍掉了落在自己大衣及肩膀上的雪。在昏暗的下雪天趕路真的不是個明智的選擇。他搓了搓手,視線不自覺的往身旁又睡回去的戀人身上望去。居然連雪都不拍就睡了......到底有多累啊。亞瑟嘆了口氣,開始輕輕的替阿爾弗雷德拍乾淨身上的雪。

首先是肩膀、外套,其次就是髮絲、面頰。在碰到對方柔軟的臉頰的時候,亞瑟的手稍微頓了一下。他自認為自己的手已經被凍到快沒有感覺的地步了,沒想到阿爾弗雷德的臉卻可以讓他的手心感到些微的涼意。亞瑟皺了皺眉,在對方的頰上停留了一段時間,並輕輕的來回撫著。

「......難怪那麼怕冷......」

亞瑟用只有自己聽得見的音量喃喃自語著,祖母綠的眸裡頭藏著的是複雜卻細膩的感情。而在阿爾弗雷德發出夢囈般的呢喃聲後,他才露出了無奈且寵溺的微笑。就像一直以來面對阿爾弗雷德時的笑容。

他將手移開,接著脫下了自己現正穿在身上的大衣,轉而蓋在戀人的身上。突如其來的冷空氣令亞瑟打了一個哆嗦,但在看見阿爾弗雷德逐漸放鬆的神情之後,他便再也沒有想要將大衣拿回來的打算了。

「......。」

露出深思般的表情,亞瑟盯著戀人的睡顏許久,接著撥開了他額前的碎髮,將身子向前傾,在上頭印下了一個吻。

「好夢。」

微笑著吐出這樣溫柔的話語,亞瑟在不驚動戀人的情況下站起身,悄悄的離開了這節車廂。

他感覺自己的身邊少了點溫暖。

幾乎是第一時間的反應,阿爾弗雷德睜開了仍舊有些迷茫的藍眸。下意識將手往一旁伸去,卻發現摸到的只有毫無實感的冷空氣。大腦在此時還沒辦法正式開始運轉,在冒出〝亞瑟不在身邊〞的這個想法時,已經是不久後的事了。

低下頭,戀人的味道瞬間灌滿鼻腔。混著紅茶和淡淡的菸味,如此特殊的味道他一輩子也忘不掉。露出微笑,阿爾弗雷德將亞瑟先前蓋在他身上的大衣拿起,開始迷迷糊糊的穿在身上。戀人的味道和溫暖環繞在他身邊,就好像亞瑟現在還待在他旁邊一般。

「......亞瑟......」

這件大衣為了禦寒,於是做的較厚卻也較大。是亞瑟穿起來略大阿爾弗雷德穿起來剛好的尺寸。在將戀人的大衣穿在身上後,阿爾弗雷德滿足的笑了起來。接踵而來的幸福感令他無法停止這樣開心的笑容。

就好像被亞瑟抱著一樣。那個看起來堅強卻又意外的軟弱的大叔,擁抱的力道總是讓人感到十分安心。他會用逞強的聲音來安慰自己,最後的結果卻是兩個人又哭又笑的安撫對方。

話說回來,我好像沒有對亞瑟說過喜歡。習慣性的將手放到唇邊開始思考,阿爾弗雷德迷茫的藍眸稍微變得明亮了一些。亞瑟好像不在......既然不在的話,那就可以先練習一下吧?

反正這一定是夢。

阿爾弗雷德確信自己的想法,但就算這是夢,告白對他來說也還是十分羞恥的行為。稍稍紅了臉,阿爾弗雷德在猶豫了幾秒鐘後輕輕的吻了現正穿在自己身上、戀人大衣的袖口。

「......喜歡你、亞瑟......」

「......」

「......」

「......」

「......裝睡可不是好行為喔,阿爾。」

亞瑟刻意壓低了的聲音及隨之發出的輕笑聲都讓現在正緊閉著眼的阿爾弗雷德感到羞恥的想跳進一大桶可樂裡。他的臉鐵定像發燒一樣紅,而且睫毛會不自然的顫動著。像亞瑟這樣觀察力入微的人怎麼可能沒有發現?又笑了幾聲,亞瑟順了順阿爾弗雷德因打盹而微亂的金髮。

「我保證我什麼都沒有看到,好嗎?我帶了禮物給你。」

亞瑟放輕了音量,盡量讓自己顯得溫柔且不在意。老實說,當他聽見自家戀人的告白時,最感到害羞的絕對是他。但高興又佔據了大半,所以他才能泰若自然的坐回他的位置。而當他發現大男孩身上穿著自己的大衣時,他簡直忍不住要抱抱眼前這個可愛的人了。可對方裝睡的動作實在太過迅速,他只好感到好笑的開始哄起自家戀人。

半晌,阿爾弗雷德才微微睜開眼,一條只能隱隱約約看見藍色的隙縫。亞瑟摸頭的力道如往常一般溫柔,就是這點讓他稍稍放下了戒心。當然,對方口中的「禮物」也發揮了一定的作用。

「......什麼禮物?」

接著像是放棄了一般,阿爾弗雷德乾脆把頭靠在戀人的肩膀上,將藍色的眸完全睜開,不把視線放在對方身上然後開口詢問。他的眼鏡有些歪歪的掛在臉上,見狀,亞瑟順手幫他調整好,並且將放在一旁的物品貼到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上。

「!......好溫暖。」

「是吧?這是可可亞,喝了會比較暖和。給你。」

「......哪裡拿來的?」

「嘛,妖精小姐送來的?」

「......。」

「別用那種同情的表情看我啊!」

望著亞瑟無奈的表情,阿爾弗雷德像惡作劇得逞般露出了高興的笑容。他接過亞瑟遞給他的熱可可,用雙手捧著好一段時間後才輕輕的拉開了罐子。現在的他看起來似乎還是有點昏昏欲睡,或許是電車內的安靜及溫暖吧。亞瑟如此推測,並盯著阿爾弗雷德輕輕的啜了一口可可亞。

湛藍忽然與祖母綠對上,令亞瑟的身體小幅度的顫抖了下。

「不會冷嗎,亞瑟?」

「欸?啊、嘛,這倒還好......」

突如其來的關心反而讓亞瑟感到訝異。阿爾這是怎麼了?但他還來不及深思,阿爾弗雷德便自顧自的將可可亞塞進亞瑟的懷裡,然後開始脫下先前才穿上的、十分溫暖的亞瑟的大衣。

「等等,阿爾?」

「還給你。」

「不用啦,都說了我不冷......」

「明明是個大叔還硬要逞強。總之hero不接受反對意見!」

看著阿爾弗雷德的動作,亞瑟微微皺了皺眉,接著他將剩餘的熱可可一飲而盡,然後輕輕按住對方正在動作的手,用有別於之前的語氣開口。

「這樣的話,只要讓兩個人都溫暖就好了吧?」

「咦?......嗚哇!」

亞瑟用雙手圈住對方,接著再施點力,把阿爾弗雷德原本就放鬆的身體往自己的懷裡推,然後緊緊的抱住了這個人體暖爐。對方的髮絲柔柔的在自己的頰邊搔癢,亞瑟感到享受的閉上了眼。

「等、亞瑟......」

「這樣就好了吧?很溫暖。」

「很難受啦大叔......!」

「噓......。這可是你偷穿我大衣的懲罰喔。」

「什、」

「所以安靜點,阿爾。」

「......。」

縱使還想說些什麼,但阿爾弗雷德昏昏沉沉的腦袋已經擠不出任何現在對自己有利的句子了。他只能盡可能的用自己的體溫暖和眼前微微發抖的戀人,然後將自己的臉埋進對方的胸膛,聽著對方的心跳聲。

好睏......

這麼想著,阿爾弗雷德再度模模糊糊的閉上了眼。

 

*完*

 

 

 

 

 

 

*加筆*

 

「是在菊家的時候嗎......沒想到你居然會感冒。不是有句話說笨蛋不會感冒嗎?」

「唔唔吵死了大叔......感冒是什麼啦......」

「要是再鬧騰下去會發燒的啦。來,躺好。」

「我要喝可樂......」

「駁回。」

轉過身開始處理桌上的水杯及藥物,亞瑟忽然想起了昨晚在電車上的一切。原來都是感冒惹的禍嗎?亞瑟輕輕的笑了笑,然後順手撫了撫又坐起身的阿爾弗雷德的頭。

「亞瑟......」

「乖。等我一下喔。」

感冒後會變得喜歡撒嬌啊,真可愛。這麼想著,亞瑟又笑了。

 

*完*

所以一切都是感冒的錯,阿爾會變成這樣也是感冒的錯!(#)
而且重點變成不在偷穿衣服被發現了wwwww
這是我跟朋友討論、然後再經過我各種改良(?)得出的最終版本。
那麼最初版本是什麼呢?嘛...
就是亞瑟變成了一個真真正正的變態了(####)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