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先看過正篇再看番外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踏出家門後沒多久,阿爾弗雷德開始感覺到冷風的可怕。夜晚的倫/敦飄著小雨,輕輕的打在阿爾弗雷德的臉頰上。不覺得痛,他只覺得那些水滴很冰。

但是不自己一個人出門不行。是啊,不然就沒有驚喜了。阿爾弗雷德將雙手插在口袋裡好取暖,臉上露出的是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卻又更加甜蜜。雖然不是什麼大日子,也沒到什麼節慶,但他就是想看看亞瑟因為這份禮物而高興的模樣。

「戒指?什麼啊不會是婚戒吧。」

「不要一臉肯定的樣子。還有那才不是婚戒,只是普通的戒指而已。」

「哼嗯......」

永遠記得他是用什麼表情在描述那枚戒指的好。

「但是那真該死的太貴了。」

說完還嘆了口氣,搞得阿爾弗雷德也開始重視起來。不愧是,嗯,英/國人。自稱紳士卻又節儉,可總莫名喜歡那些貴的要死的東西。

你這次得好好感謝hero喔!阿爾弗雷德的腳步變得輕快起來,這次他可是特地多打了幾份工好早點買下那枚戒指呢!

「就算要亞瑟請我吃一個星期的漢堡他也不會拒絕了吧。」

雖然這麼說著,腦袋浮現的卻總是亞瑟高興的表情。阿爾弗雷德的臉微微的紅了起來,感覺就連雨滴打在上頭都不再那麼冰了。

今晚的天空特別灰暗,或許是因為在下雨的緣故,月亮微弱的光芒也不見蹤影,只剩下路燈模糊的亮光照射著阿爾弗雷德前去的道路。

「......。果然還是快去快回吧......」

莫名感到背後有股涼意的阿爾弗雷德身體顫抖了下,恐怖的畫面充斥腦海,明明知道是自己嚇自己卻還是感到害怕的加快了腳步。

抬起頭,在因雨水而模糊的視線內,阿爾弗雷德隱約看見了綠色的燈光。儘管因為踩過積水而導致鞋子濕透,他仍舊堅持用跑的過這條馬路。

「......爾!阿爾、阿爾!阿爾弗雷德!」

「......亞瑟?」

彷彿聽見了戀人的聲音,而且是用很急切的語氣。但無奈漸漸變大的雨勢蓋住了對方的聲音,直到跑到對面後阿爾弗雷德才回過頭確認。他瞇起藍色的眸,眼鏡被雨水打濕以至於他沒辦法在短時間內認出正往這裡跑過來的人影。但是是亞瑟沒錯。阿爾弗雷德在心裡做最後的確認,卻又無奈的嘆了口氣。

他明明就說過自己可以一個人的。這樣要怎麼買亞瑟的禮物啊......說到底,都是亞瑟太愛擔心了。

可下一個瞬間,他的腦袋卻是完全的空白。

白光打在柏油路上,並以極快的速度前進,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阿爾弗雷德忘記了動作、忘記了表情,他連視線該擺在哪裡都不知道。

就這樣看著貨車往亞瑟所在的位置直奔而去。

「───亞瑟!」

猛地睜開雙眼,他的身體仍處在夢中的恐懼裡而不停顫抖著。全身冒出了冷汗,手腳也感到冰冷不已。他花了幾分鐘的時間才從這股恐懼中恢復平靜。可一放鬆下來,淚便一點一點的滑落,沾濕了他的枕頭。

這股惡夢到底什麼時候才會結束......?

阿爾弗雷德無法遏止的哭了起來。

 

 

*〝我在這裡〞全文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