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我來說算是中篇

*稍微有點莫名其妙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露米 致平行世界的我們。

 

 

他永遠忘不了那一幕。

雪地上的紅,暗灰色的天空,還有不停飄落的白雪。

他的眸毫無焦距,像是在眺望遠方一般,模糊的景色映在他胡亂不堪的腦袋中。

而那封信,就靜靜的躺在他的腳邊,直到被皚皚白雪覆蓋。

* * *

「Hey!該起床了笨熊!心胸寬大的HERO可是連早餐都給你做好了喔!」

他美好的早晨是被這一串吵鬧的話語破壞的。伊萬沒好氣的揉了揉雙眼,沒有刺骨的寒風、也沒有他所熟悉的白色,老實說直到現在還是無法習慣。又尤其方才做了那樣奇怪的夢。伊萬眨了眨紫色的眸,接著才坐起身,和熱情的美/國情人來了個慣例的早晨擁抱。

被猶如向日葵般的溫暖氣息包裹全身,伊萬滿足的瞇起了眼。對方金色的髮絲軟軟的在自己的頰邊磨蹭,有些發癢,伊萬收緊了抱著對方的力道。

「你知道嗎,你啊,剛剛一直在呻吟。」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輕輕的,像微風一般於伊萬耳邊拂過。其實他原本想讓對方睡更久的,但是,阿爾弗雷德將下巴靠在伊萬的肩膀上,微微皺起眉。

伊萬的呻吟聲,聽起來很痛苦。

「......所以你就特地叫我起來嗎?真是善良的英雄啊。」

刻意避開夢的事情不談,伊萬發出了軟綿綿的笑聲。阿爾弗雷德聽出了他的避重就輕,於是乖乖順從對方的意,將自己的身體放鬆賴在對方身上不走。

「可別想的太好喔笨熊。要不是早餐快冷掉了我才懶得管你。」

老樣子的毒舌,可彼此的雙手卻怎麼樣都不願意鬆開。阿爾弗雷德乾脆跨坐到伊萬身上,雙手轉而圈住了他的脖子。不再戴著圍巾的他頸部仍舊白的嚇人,這和阿爾弗雷德的膚色產生了很明顯的對比。

「是嗎?但我聽起來可不是這樣喔。」

歪歪頭笑了笑,伊萬紫色的瞳孔倒映著面前那抹金色的身影,湛藍色的眸透露出了狡詰。阿爾弗雷德勾起一抹惡作劇般的微笑。

「喔?說出這種話的是這張嘴嗎?需要HERO我幫你堵起來嗎,伊萬?」

「做的到的話就試試看哪,阿爾君?」

兩人開始接吻。

* * *

「下雪了。」

伊萬這麼說著,並下意識的撫上已經很久沒有圍上的圍巾。他隔著玻璃門往外看去,只見那彷彿輕輕一碰就會消失的雪落在庭園中,一點一滴的累積著。

「我討厭冬天。」

阿爾弗雷德縮在沙發的一角抖著身子,就算壁爐點著火,卻仍舊溫暖不了他發冷的身體。伊萬見狀,無奈的笑了笑,這也是對方不肯跟他回俄/羅/斯的原因之一。

伊萬微微抬首,只見暗灰色的天空不停降下白雪。他嘆息,這樣的天氣令他想起幾乎沒有夏天可言的俄/羅/斯。他不討厭雪之國度,卻也稱不上喜歡。

另外,這會使他想起幾天前的夢。

其實在那之後還有後續,可他並沒有告訴阿爾弗雷德。那個可愛的傢伙沒有理由需要這樣為他擔心。伊萬低下頭,試著回想夢中那個綠色眼睛的人所說過的話。

〝我會替你實現的。〞

這句話是這麼的簡單,卻又交雜了各種情緒。有憤怒、有不捨、有心痛,更重要的是,還有憐憫。

或許這個夢並不是那麼重要。伊萬垂下眼簾,他已經煩惱的夠久了。可這語句、這風景、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真實......真實到令他覺得夢中站在雪地上的人就是他自己。

那個拿著冒著硝煙的槍,笑的悲傷的人......。

「伊萬!」

猛地一抬頭,差點就撞上了面前的玻璃。伊萬的心臟因驚嚇而快速跳動,他回過頭,紫眸不解的往阿爾弗雷德的方向望過去。

「......什麼?」

「回房去吧,這裡好冷。」

「......。」

這個人真的......心思意外的細膩啊。伊萬勾起了淡淡的微笑,居然這樣也被發現了。方才阿爾弗雷德投過來的眼神,完全把他的擔心都透露出來了。深邃藍眸的底下,藏著的盡是他人無法察覺的情緒。

「嗯,也是該回去......咦?」

才往外瞥過一眼,伊萬便發現了與上一秒雪地間的不同。同樣是白色、線條卻十分突兀的一個信封就這麼靜靜的躺在庭院的中間。雪還在下著,幾乎是下意識的動作,伊萬打開了這扇玻璃門,想也不想便踏上滿是積雪、濕滑的庭院裡。

「等、伊萬?!」

阿爾弗雷德驚呼了一聲,溫暖的毯子從他身上滑落,他差點就要像個笨蛋一樣赤腳衝進雪地裡了。幸好在他這麼做之前,伊萬先一步帶著信封阻止了他如同自殺般的行為。

「信......?幾乎全濕透了不是嗎?話說這是俄/文吧,伊萬?」

「是啊。」

在美/國會出現俄/文,怎麼想都不是一件正常的事。伊萬顫抖著手試著開啟這封信,卻發覺這比他所預想的還要難開。阿爾弗雷德見狀,先是由後抱住對方試著溫暖他的身體,然後才一副置身事外的樣子開口。

「這就跟你的信一樣難開。」

阿爾弗雷德撇撇嘴,在伊萬還沒住進他家之前,兩人都是用信這種傳統方式聯絡的。原因是伊萬家裡沒有電腦。老天,沒有電腦?阿爾弗雷德在知道的當下忍住了想翻白眼的衝動。你個這麼有錢的俄/國佬居然跟我說你家沒電腦?但在知道這是伊萬開的難笑的玩笑之後,阿爾弗雷德轉而忍住了往他臉上扁一拳的衝動。

在和信封大戰十幾分鐘後,才在阿爾弗雷德的笑聲之中勉強打開了那封信。伊萬的手也不再發抖。老實說,他一點也不感覺冷。他的手之所以會顫抖,是因為這封信上頭的俄/文,以及這熟悉的字跡,還有這封信的似曾相識度。

在夢中,似乎也有過一模一樣的信。

致 平行世界的我們。

「......伊萬,這個是不是......」

「是喔,阿爾君。」

伊萬笑了笑。

「這是我的字跡沒錯。」

寫的流利的俄/文映在兩人的眸中,信的內文十分簡略,用了這麼大的信紙老實說有點浪費資源。伊萬快速的瀏覽過,最後紫色卻在信紙下半部被濡濕而無從辨別起字跡的地方停了下來。

「......致,平行世界的我們。

如果在這個世界的我們,能夠......」

阿爾弗雷德皺了皺眉。「能夠?」

「下文全糊了。」

伊萬像放棄似的扔下了手中的信,他呼出一口氣,有某種程度的失望及安心。這封信的疑點實在是太多了,讓人無法專心思考其中的涵義。

「平行世界......這不會是從平行世界的你那裡傳來的吧,伊萬?」

「別開玩笑了。」

阿爾弗雷德惡作劇般的笑容多少給了伊萬一點精神。他輕啄對方的唇,看著對方因自己突如其來的吻而享受的模樣。

「我想這跟你的夢可能有點關係吧。」

「......少那麼肯定了,偽HERO大人。」

「你知道你上次做的那個夢,就是我說你在呻吟的那個。你知道你都在呻吟些什麼嗎?」

「什麼?」

阿爾弗雷德的藍眸閃過了異樣的光芒。

「『美/國』。」

 

 

*完*

沒了。就這樣,然後我也不曉得該怎麼結尾總之莫名其妙的結束了。
平行世界的故事,設定上,平行世界的一切都是相反的。
有後續的機會不大啦,我只是想寫露米而已,沒想到不知不覺爆字數了...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ove露米的路人
  • 很特別的設定耶~不錯,感謝辜狗讓我找到這篇:)
  • 謝謝你喜歡////////////
    我的腦洞都特別奇怪(x)

    詠斯 於 2014/10/04 22: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