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義不明的短篇

*路人出現有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英米 幻.想。

 

 


「現在,睜開你的雙眼。告訴我,你看到了什麼?」

「......紅、色。」

「全是紅色?那其他的呢?」

「其......他......?」

「物品類的,什麼都行。」

「......槍......還有......硝、煙。」

「Good boy。可以閉上眼睛了,阿爾。」

心理障礙。

所見一切全是當日的景象,加上一些自己的幻想。男人開始動起筆,在白紙上寫著。

紅色大概是指血,由於家人在自己面前被擊殺而造成的創傷與衝擊。槍並沒有明確指出是何種,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並非普通的槍枝。

現場有硝煙反應,這位患者的衣服上也有殘留。他的家人大概是擋在他面前替他接下了那一擊。

最後是......「柯克蘭先生,請問您準備好了嗎?」

「......嗯。」

男人將筆和紙收進自己的口袋裡,接著以冷靜的聲音應對。

「那麼,阿爾弗雷德先生的情況如何?」

「......」

亞瑟柯克蘭的綠眸暗了暗,卻什麼也沒說。

「柯克蘭先生?」

「......抱歉。阿爾弗雷德先生的情況......」

〝亞瑟。〞

〝嗯?〞

〝我想......想見見馬修......〞

「───他一切安好,還請放心。」

「這樣啊,真的謝謝您。」

看著面前人笑著燦爛的臉,亞瑟不自覺的皺起眉頭。

───難道沒人告訴阿爾弗雷德,馬修已經在那個地方中身亡了嗎?

亞瑟不顧來者的反應,自顧自的從口袋裡拿出白紙與筆,在上頭添上最後一筆。

最後是,有記憶上的缺陷。

 

 

*完*

\意義不明的英米/
亞瑟的職業不是醫生,大概是心理學家一類的?總而言之不會繼續下去的w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