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他不能夠理解。

從小的時候開始、他就什麼都不明白。

愣愣的看著身旁的人蹲在地上捂住鼻子,臉上扭曲的表情讓他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原本在打籃球的其他隊員也因為這個意外事故而緊張了起來,他們不是去找人求救,就是先壓住那個人不停湧出來的血。

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跟阿爾弗雷德一樣,只站在一旁看著。

「阿爾、阿爾!可以來幫一下忙嗎?!」

看不過去的隊員終於開口,而阿爾弗雷德如同被雷擊到一般,身體大幅度的顫抖了下。藍色的眸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過去,表情很明顯的是茫然與無助。

接著,他轉過身,直接跑離了這個被染紅的籃球場。

* * *

「小時候,我曾經有好幾個很要好的朋友。」

他的聲音聽來絕望而無力。幾乎要被風吹走一般。

「但是有一天,我有個朋友受傷了。他帶著傷來找我們,看起來很難過的樣子。他告訴我們,他的爸爸跟媽媽吵架了,連帶波及到他。

講了講,他就哭了出來。大家都在安慰他,可只有我一個人坐在旁邊,什麼事也沒做。他們問我,為什麼不安慰他?我說,只不過是這樣而已,他才是為什麼要哭呢。」

「......阿爾。」

「然後有好幾個月,我都沒有新朋友了。」

阿爾弗雷德抬起頭,他的藍眸寫滿不解,卻又可以從中清楚讀出他的悲傷。亞瑟感覺自己的心抽痛了起來。

「亞瑟,我哪裡做錯了?告訴我,好嗎?」

「......你沒有錯,阿爾。這不是你的錯......本來就不是。」

亞瑟伸手將阿爾弗雷德抱在懷裡,他覺得自己的聲音又變得哽咽了。輕輕撫摸懷中人的金髮,亞瑟心疼的閉上了眼。

「真的......?他們會不會不再跟我做朋友了,亞瑟?我會變回孤單一人嗎?」

「不會的......你一直都有我陪著,阿爾。」

我會陪在你身邊,只愛著你一個人。

這是我,單方面的約定。

 

 

*完*

那啥,感覺不到痛的那篇,從阿米的感覺去寫的。
說了他會感到寂寞,卻感覺不到心痛,所以自始至終,阿米從來都沒有哭過。
而因為感覺不到痛,所以對死亡的概念很模糊。進而不會害怕死亡。
阿米會從籃球場跑走是因為想到了以前的回憶。他害怕孤單一人,所以最後的選擇是逃避一切。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