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意義不明向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很不對勁。從各種方面來說都是。

阿爾弗雷德瞇細眼,從舞台布幕後方看著亞瑟的表演,雖然只有側臉但也足夠證明他的懷疑。

現在在舞台上的,真的是亞瑟嗎?

是那個只要面對人群多的場合就會怯場的亞瑟?

無法置信。直到上台的前一刻,明明自己都還是和他待在一起的。他的害怕及顫抖都如此明顯,絕不會是裝出來的啊。

阿爾弗雷德緊盯著台上人的一舉一動。

不查清楚不行。

「......亞瑟?」

阿爾弗雷德的藍眸透露出明顯的錯愕及些微的恐懼,雖然這些感情馬上就被他給掩蓋過去。或許是想逃離這樣的劣勢,他用手推了推對方的胸膛示意對方離開。

而亞瑟則挑起眉毛,扯出了一個狂傲的笑。

「啊,是啊。我是亞瑟,也不是。」

阿爾弗雷德沒聽明白。

「什麼、......」

「柯克蘭,要輪到你囉!」

「啊啊,馬上過去。」

聽見叫喊,亞瑟只用綠眸往旁瞥過,應了一聲後便再沒有其他動作。

只是靜靜盯著被自己壓在牆上的阿爾弗雷德。

舞台上的亞瑟總是露出能讓自己心跳漏拍的表情。

舞台下的亞瑟卻總露出能讓自己心跳加速的微笑。

這兩個人,他無法做出選擇。

「......總是這樣......」

「柯克蘭、......」

「你們就是喜歡比較有用的我對吧!只要不會表演、我就一點用也沒有對吧!」

總是保有紳士風度的亞瑟情緒已然失控,他甩下手中的資料,任那些白紙在空中飛轉。淚水在眼眶打轉,他卻堅持不讓之落下。

好累。這樣的生活真的好累。

......阿爾,想見你。

阿爾弗雷德輕輕的笑聲在他的耳邊迴響,他感覺臉瞬間燙了起來。

「阿、爾......」

伏特加的味道在空氣中飄蕩,就連滴酒未沾的亞瑟都覺得自己醉了。

所以,他做了一件事。

「阿爾,我喜歡你。」

「唔嗯......我、......我也......喜歡......亞瑟......喔。」

他哭著吻了他。

「......亞瑟呢?」

「......」

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著急。但眼前的人卻冷靜的望著他。

「我說、亞瑟呢!」

毫無耐心的大吼了起來,卻又自知不禮貌而快速噤了聲。

眼前的那個人挑起眉毛。

「走了。」

「......咦?」

阿爾弗雷德睜圓藍眸。

「怎麼說呢,就是離開了。消失了,不見了。」

平淡而毫無情感。面前的那個人雙手環胸,像在討論今天的天氣般輕鬆的語調。

啪嗒啪嗒。

阿爾弗雷德的淚沒忍住,一滴一滴的、以驚人的速度掉落地面。

「......。」

無聲哭著的他令人心疼。眼前的那個人微微皺起眉,輕輕的將他擁入懷中。

「沒事,別哭了。還有我在啊。」

溫柔的令人不敢置信的語氣,這讓阿爾弗雷德的淚掉的更兇了。

他在他的耳邊輕聲說著。

「───因為,我也是亞瑟啊。」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