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

*味音癡=非腐向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最接近死亡的一瞬是什麼時候?)

被問到這種問題,阿爾弗雷德先是一愣,隨後便低低的笑了。

秉持著紳士的精神,亞瑟只是稍微皺了皺眉,也沒打算諷刺出這種問題的人。

「嘛啊,大概是第一次知道什麼是『好吃的東西』之後,再吃那個人做的料理的時候吧。」

「大/航/海/時/代,被某個混帳拿槍指著的時候。」

阿爾弗雷德的藍色眼睛炯炯有神,說這件事的時候瞳孔並沒有聚焦,彷彿在回憶從前似的將目光放至遠方。

亞瑟啜了口紅茶,皺起的眉沒有放鬆的跡象。他拒絕回想起那段不愉悅的時光,他會如此瘋狂也是因為還沒遇見需要自己細心去守護的人。

「但是啊。」

「但是。」

阿爾弗雷德眨了眨眼,笑容在一瞬間變得有些苦澀。就連心愛的漢堡也沒有再咬過一口。

亞瑟頓了頓,祖母綠的眸稍微少了些光芒,卻不夠明顯。他仍舊保持原來的姿勢望著前方。

「Hero是不會有真正靠近死亡的時候的喔。」

「我不可能有真正接近死亡的時候的。」

阿爾弗雷德瞇起眼,微微一笑。

亞瑟閉上眼,嚴肅的開口。

「因為我是國/家啊。」

「因為我是國/家啊。」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