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英米 零。

 

 

「阿爾......一個人會害怕的話就不要看恐怖片啊。」

「嗚......嗚咕、好......不對才不......嗚、可怕嗚啊......」

「受不了你......看到哭了就不是英雄啦。瞧,抱枕都被你弄濕了。擦擦眼淚。」

「嗚嗚......嗚哇啊啊啊......」

「......別這樣,阿爾。拜託了,別這樣哭。」

我會心疼。

「亞瑟啊啊啊啊......!嗚、嗚嗯......」

「......我寧願相信你是因為看恐怖片而哭的。快,擦乾眼淚。我......沒辦法幫你。」

沙發上,只有阿爾弗雷德一個人瑟瑟發抖的身影。在環繞著尖叫聲的客廳裡,亞瑟居然還能夠聽見對方的啜泣聲。

看著戀人哭一點也不好受。

但是......亞瑟看著自己半透明的身體,絕望的閉上了眼。

想在離開前見你最後一面。

想知道你過的好不好。

可是在看到這畫面後,根本沒有辦法放心的離開你。

亞瑟顫抖著伸出半透明的手,蓋住了阿爾哭紅了的雙目。

「拜託了......請讓這一切......回歸到零......。」

* * *

阿爾弗雷德睜開了眼。

迎接他的,是凍到不行的空氣和濕漉漉的抱枕,他不禁打了個哆嗦。

伸出手拿起不曉得什麼時候被自己扔到地上的眼鏡,戴上後視線總算不再模糊。

「嗯?」

接著映入眼簾的是同樣被扔於一旁的手機。阿爾習慣性的將之打開,接著許多信息就這麼跳了出來。

啊,第一封是法蘭的。然後還有菊......咦?

有封空白簡訊。

上頭的寄件人是,亞瑟柯克蘭。

阿爾眨了眨眼。

這是......誰啊?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