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的短篇

*亞瑟略病注意

 

 

英米 忌妒。

 

 

他喜歡花。

這樣一說似乎又有些狹義。他不止喜歡花,還喜歡園藝、喜歡樹木、喜歡大自然。

但他最喜歡的,就是黃色的玫瑰。那玫瑰跟他很像。

要說為什麼?因為……

「菊!菊!這款遊戲超酷的啊?!」

「呵呵,那是我國最新開發出來的喔。阿爾桑能喜歡真是不勝榮幸。」

又來了。

憤怒及羨慕,兩種不同的情緒交雜在心中,使他不自覺的捏緊了手中的紙杯。

看過來,看過來啊!

「我反對。」

「怎麼又是你啊?真是的,反對我是你的樂趣之一嗎?」

是啊。

因為這樣做你就會看過來。

薄唇勾起一抹微笑。

「不過我最想反對的是你的存在本身啊。把我一腳踢開獨立去了,你腦袋裝的都是漢堡嗎?」

「唔呃!」

看著他有些挫敗的臉,好有趣。

就是這樣,對。

看著我。

「黃色的玫瑰?」

「嗯。亞瑟桑看起來很喜歡的樣子……他家中的庭院種滿了黃玫瑰呢。那種數量真是嚇人。」

「黃色玫瑰啊……小菊。」

「是?」

「你知道黃色玫瑰的花語是什麼嗎?小少爺不可能不知道的。」

「花語……?」

「是啊。」

法蘭仰起頭。

「是忌妒。」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