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長的短篇(?)

*本來是米受論壇活動文,但用另一文取代了此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拆逆CP滾粗

 

 

英米 婚紗。

 

-01.

一道白光閃過,懷中的戀人便顫了一下身子。可以感覺的到,他的心思根本就不在眼前對話快速的遊戲畫面上。

綠色的眸往旁一瞥,果不其然,雨滴已經從方才打開的窗戶裡落進來了。正想鬆開手站起身,衣服的一角卻被輕到幾乎毫無感覺的力道扯著。亞瑟低下頭,寵溺的笑了笑。

「阿爾,我只是要去關窗戶。」

沒有任何責怪對方的意味,亞瑟甚至撫了撫他的髮絲並輕吻。而阿爾弗雷德則是一手緊抓著遊戲機,耳朵越來越紅,並沒有要鬆手的跡象。

「......h、hero只是覺得你會害怕而已!我當、當然知道你是要去關窗戶啊!」

急忙掩蓋的語氣早已透露了他的心思,阿爾弗雷德仍舊縮在亞瑟的懷裡堅持不讓對方離去。面對這樣害怕雷聲的對方,亞瑟也不能說些什麼。

畢竟小的時候都是阿爾弗雷德自己一個人熬過來的,沒有好好陪在對方身邊是自己的錯。亞瑟安撫性的吻了阿爾弗雷德的耳朵,並且再度抱緊他。

「......對了、阿爾,想喝些什麼嗎?紅茶如何?」

據說好的飲品可以安撫一個人的心靈。而說到「好的飲品」,除了紅茶之外亞瑟便再也想不到其他了。

「什麼啊......比起紅茶什麼的、還是可樂......嗚啊!」

又是一道白光,還外加轟隆隆的聲音。阿爾弗雷德顫了一下身子,手中的遊戲機啪的一聲便掉落在地面。

「沒事、沒事。喝茶能讓你冷靜下來的,阿爾。不過如果還是害怕的話當然可以跟著我......」

「你說誰、誰害怕了啊?!hero就算是一個人也沒問題的!」

伴隨著這句話,阿爾弗雷德放開了緊抓著亞瑟衣角的手,以證明自己是真的不怕。這種倔強的態度讓亞瑟揚起了微笑,他吻了對方的臉頰並開口。

「嗯,你可以的,阿爾。不過如果在我回來前還是會怕的話歡迎來廚房......」

「去死吧亞瑟!快點去啦!」

「是、是。」

* * *

倫/敦的天氣就是如此一成不變,不是下雨就是下雨。亞瑟望著陰沉的天空眨了眨眼,將窗戶關上後才發現自己先前端去的紅茶連位置都沒有變過。

「阿爾?」

「吶,亞瑟。」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聽起來並沒有特別的感情起伏。他漂亮的藍眼睛一直盯著眼前沒有畫面的電視機,彷彿在思考什麼似的開了口。

「嗯?」

「你覺得婚禮辦在哪裡比較好?」

亞瑟手中的紅茶杯差點掉落。

「什......你、什麼......」

「所以我說啊。」

阿爾弗雷德將頭轉到亞瑟的方向,讓對方能夠清楚看見自己的表情。微微皺起眉頭,認真的樣子是在辦公以外很少見的。就連語氣也嚴肅了不少,但亞瑟卻覺得自己的大腦快死機了。

「婚禮,要辦在哪裡比較好?」

「婚......你說......婚禮......」

「......我說啊,你可以不要露出那種表情嗎?因為我的部下要結婚了,剛才打電話過來問我的想法所以才這樣問問看你的喔。」

隨手拿起放在桌上的紅茶喝了一口,阿爾弗雷德難得在喝了可樂以外的飲品後露出高興的笑容。

「他很幸福的樣子,所以我想替他選擇一個最棒的結婚地點。」

聽完阿爾弗雷德的解釋後亞瑟感到尷尬的搔了搔臉,看著對方為了讓自家部下感到高興而煩惱的樣子,讓亞瑟放心似的露出了微笑。

「你變成熟了呢,阿爾。」

「什麼啊,hero可一直都很成熟喔!」

不......

〝亞瑟,你要回去了嗎?不要、我不要你回去!我不要一個人待在這裡!〞

你是真的變成大人了......阿爾。

亞瑟再度啜了一口紅茶,可這舉動卻仍掩蓋不住他越來越明顯的笑意。

-02.

陰天。不過比起一直下雨,這樣的天氣似乎讓身旁的戀人感到高興許多。亞瑟端起紅茶,只小啜了一口後便不再動作。他深邃的祖母綠正望著戀人的一舉一動,然後若有所思的瞇起。

「阿爾,你今晚有事嗎?」

被紅茶潤過喉的聲音清脆的好聽。阿爾弗雷德高興的將頭抵在亞瑟的肩膀上,他今天的心情意外的好,就連這種會讓紳士身子一顫的舉動都能毫不猶豫的做到。

「沒有喔,hero今天很閒!」

語調似乎比平常還要高。阿爾弗雷德的髮絲在亞瑟的頸間微微蹭著,他感到有些發癢,卻又不想將對方推開。

「那就好。」

笑著將杯中剩餘的紅茶一飲而盡,亞瑟在放下杯子後將頭微微往旁一靠,碰到的是阿爾弗雷德的頭,他就這樣靠著對方閉上了眼。鼻間環繞的全是陽光的味道,他喜歡這樣平靜的午後。

但是如果是夜晚的話,瘋狂一下也不過分,是吧?

這麼想著的同時,鈴聲響起了。

* * *

〝是HERO的話,這種小事難道完成不了嗎?〞

被這麼簡單的話給激怒,阿爾弗雷德現在真想把自己塞進一堆漢堡中悶死。他緊閉起雙眼,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微微笑著將最後的物品、也就是頭紗戴在自己的頭上。

「好了喔。睜開眼睛吧。」

聞言,阿爾弗雷德慢慢睜開雙眼,而湛藍的眸最先看到的是全身鏡前自己的樣子。其實他真的很想一拳打碎那面鏡子,好讓自己別再看見這身婚紗裝了。

「亞瑟、好了吧......感覺有東西勒的我呼吸不過來......」

「......那個的話你會習慣的。」

面對阿爾弗雷德的疑問,亞瑟堅持不肯明說。他從背後抱住戀人,順道輕吻了對方的臉頰。

「好可愛啊,阿爾弗雷德......嫁給我吧?」

「才不要。」

像是玩笑般的話語始終無法讓阿爾弗雷德認真起來,他拉了拉裙子,接著又微微皺起眉,似乎根本不將戀人的問句放在心上。

「......我再問你一次。」

「什......嗚哇?!」

才感覺到亞瑟鬆開了手,阿爾弗雷德便聽見一句有些模糊不清的話。還來不及詢問,在毫無防備的時候就被推倒在地,雖然頭部被護住了,可背卻是火辣辣的痛。阿爾弗雷德呻吟了幾聲。

「好痛......做什麼啊亞......」

「阿爾弗雷德。」

「唔......?」

祖母綠直直的盯著清澈的湛藍,就連話中的語氣也變得嚴肅幾分。亞瑟微涼的手撫上阿爾弗雷德的面頰,他感受著如孩子般滑嫩的皮膚,然後再度開口。

「嫁給我,好嗎?」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的臉在這樣的注視下漸漸燙了起來。他的腦袋當機了,感覺自己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沉默就代表你答應囉?」

這麼說著,亞瑟輕輕的笑了。至少他沒有聽見任何拒絕的話語,那麼那枚戒指就還可以留著。

「這麼說起來......最適合我們的婚禮的地方就是這個家吧。」

「......」

亞瑟的笑意越來越深,他的手指從對方的臉頰開始,慢慢滑至下巴,接著又往上,直到碰到阿爾弗雷德的嘴唇為止。

「什麼話都不說,是要默許我做的一切?」

「......」

他知道他要接吻。阿爾弗雷德閉上了眼,他不討厭接吻,但如果要他說出來的話,直接讓他淹死在可樂海中還比較快。

果不其然,亞瑟在阿爾弗雷德閉上眼沒多久後便吻了上去。熟悉的觸感及嘴唇的柔軟、還有戀人好到該死的技巧都讓他沉迷不已。這麼想著,雙手便自然而然環上了亞瑟的頸子,為了加深這個吻而做的反射動作。

感覺到戀人可愛的反應,亞瑟忍住了笑意,好不容易繼續專注在接吻上。對方的半主動讓他有些驚訝,連舌頭互相交纏都比平常熱情許多。

「果然......真的好可愛啊、阿爾......」

「你是笨蛋大叔嗎......」

結束了吻的雙方都喘著氣,臉上洋溢著的都是幸福的笑容。就算不是柔軟的床也無所謂了,阿爾弗雷德這麼想著。

「吶,阿爾。」

「嗯?」

「說真的......如果我想辦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婚禮的話......」

「啊,一定要找馬修喔!」

「......欸?」

「還有菊也是!費里西安諾、路德、跟法蘭......不過那頭北極熊就算了吧。」

「阿爾......?」

亞瑟的表情顯得不可思議,卻又有變相的開心。而阿爾弗雷德則是瞇起藍色的眸笑的開心。

「hero的婚禮,不熱鬧點怎麼行呢!」

「......噗。說的也是呢。」

亞瑟失笑出聲。

果然,還是正式的來一次吧。亞瑟吻上對方的鼻尖。

等一下去櫃子裡把戒指拿出來吧。

 

*完*

 

「對了阿爾,既然你現在都是新娘了,那就來sex吧。」

「哈哈,去死吧亞瑟!」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