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向

*短篇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拆逆CP滾粗

 

 

英米 無感。

 

「小少爺和阿爾分手了?!」

過於激動而變調的聲音在學生會長室迴盪著,椅子在地上摩擦也發出了極大的聲響,法蘭西斯的雙眸不敢置信的瞪大,之前的輕佻也像從沒出現過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他聽過各種人的各種戀愛歷程,卻從未想過如此珍惜對方的兩人會離開彼此。

「小菊,你說的是真的嗎?!」

「......是的。」

被稱為菊的男孩垂下眼簾,先前的訝異已被現在的難過所取代。如果這是謠言倒還好,但他確實是從有著比天空還要美麗的藍色瞳孔的人那裡聽到的。對方的語氣遠比他所想的還要輕鬆,笑容也很自然,但菊卻用了好一段時間才平復自己身體的顫抖。

〝是我提的喔。是我說要跟亞瑟分手的。〞

阿爾弗雷德將置於唇邊的吸管移開,藍色的眸往旁邊的牆壁盯了許久後才把視線轉到本田菊的身上。就算對上好朋友的深邃黑眸,阿爾弗雷德一派輕鬆的姿態還是沒有任何改變。

〝......請問這是為什麼?〞

菊克制著不讓自己的聲音顫抖,他試著保持以往的冷靜,卻發覺這種時刻完全做不到。

〝唔欸,怎麼就連菊都問我這個問題啊!HERO今天已經回答很多次了喔!〞

阿爾弗雷德皺起眉,並不是非常生氣的在抱怨著,接著又喝下一大口的可樂。吮吸的聲音在此刻變得有些吵人,不過對此阿爾弗雷德卻展現十足的滿足感。

然後,他用一貫的笑容開了口。

「『因為亞瑟不需要我了嘛。』,是吧?但真的是這樣嗎,阿爾?」

「......這麼犀利的目光可是所有英雄都討厭的東西喔,法蘭。」

阿爾弗雷德瞇起眼睛微微笑著,身上的危險氣息顯而易見。但這不過幾秒鐘便消散了,原因是法蘭西斯遞出來的一顆糖果。

「諾。」

「嗚哇,沒想到你人還挺好的嘛,法蘭!」

阿爾弗雷德的雙眸閃亮著,高興的含著糖果的他簡直就像個小孩子。法蘭西斯只得無奈的笑了笑。他的善良、他的天真,都可以是斬殺他人感情的利刃。

「所以可以告訴我嗎,小阿爾?」

法蘭西斯試著讓自己的語氣變得輕鬆,像以往在調侃對方一般。雖然這種語氣在此時並不合適,但這是最能讓阿爾弗雷德鬆懈下來的方法了。

「唔嗯,HERO沒有說謊啊。亞瑟是真的不需要我了嘛。」

吃著糖果的他露出滿足的笑顏,這使他忽視了面前法蘭西斯忽然露出的嚴肅表情。很久以前,小少爺似乎說過來著。法蘭西斯陷入了沉思,是什麼呢......

不過在他尚未得到解答前,阿爾弗雷德又有動作了。這逼的他不得不先將精神放在眼前的大男孩身上。對方扭開寶特瓶的蓋子,像是潤喉般灌下了一大口冰涼的水,接著才眨了眨藍色的眸。

「因為亞瑟和其他人聊天,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嘛。怎麼說呢,是比跟我在一起還高興的樣子喔!可是亞瑟之前說跟我在一起的時候會很開心,所以才要跟我交往的。HERO想了一下,那既然這樣的話,現在的他就是不需要我了對吧?」

法蘭西斯感覺自己停止了呼吸。阿爾弗雷德說了那麼多,甚至可能除了這樣外還有後續,但他卻沒有再聽進去。

〝法蘭,阿爾他......〞

他永遠記得亞瑟在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中的哽咽及眼底的心痛和不捨。

〝保護好他。因為他───〞

「感覺不到痛。」

亞瑟的祖母綠毫無光芒。低頭看著地板的他絲毫不留意來者的反應,只是自顧自的說著,用那彷彿一切都可以放棄般的語氣。

「我怎麼可能責備他......這不是他的錯。他從小就不明白什麼是痛,一直都那樣的快樂......他會在不自覺中傷害許多人,卻又不明白他們為何離自己而去。他會感到寂寞,他有許多情感......他是個需要被愛的大男孩。」

因為低著頭的關係,亞瑟在眼眶中打轉的淚水無法抵抗地心引力而落下。一滴、一滴,液體漸漸濡濕了白色的地毯。

「......我愛他。」

哽咽的聲音卻傳不進所愛之人的耳裡。

 

 

*完*

阿爾弗雷德愛著亞瑟這點是肯定的,他會吃醋、會生氣,但卻無法感到心痛。亞瑟和其他人聊的開心的原因只因為是朋友,但和阿爾弗雷德在一起時的「開心」卻又是不一樣的。過於小心翼翼反而不常露出笑容,就是這樣才會被誤會。
兩人會迎來he的,只不過不是現在。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