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篇連載注意

*拆逆CP滾粗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花店店長米x上班族英

 

 

-02.

令人疲倦的一天。毫無疑問的,昨天亞瑟仍舊趕到了十二點多才將工作剩餘的部分完成。他揉了揉發痠的雙眼,在鏡子的照射下,亞瑟發現自己祖母綠的瞳黯淡了許多。

只要晚睡就會這樣。他嘆了口氣,認命般的用冷水沖洗他白皙的面頰。這股冰涼的刺激促使他打起精神,縱使這是被逼迫的。

打理好自己後亞瑟才走出家門。春天的早晨還有些涼,不過陽光溫和的照在他的身上,這令他舒服的舒展了眉頭。不疾不徐的走在街上,不需要看手錶也能確保自己絕不會遲到,而早到一直是亞瑟慣例的作風。

「呀,這麼早就出門?」

並不是非常熟悉的聲音此時又突兀的響起。在這寧靜的早晨,亞瑟只希望不要被人打擾......他認命般的轉過頭去,並不意外自己看見了昨天那操著美/國口音的花店小伙子。

對方的手中不像昨晚那樣、抱著一大束的花,取而代之的是專門修剪花木的一把剪刀。亞瑟看著他的笑容,僅僅點了點頭示意。

「你要修剪它們?」

亞瑟挑起眉毛,並不是很信任的瞇起眼,望著正準備蹲下身為店門口的盆栽修剪的美/國人。而對方只是維持著一貫的笑容,並用剪刀指了指他身邊的盆栽。

「這些小傢伙們精力太旺盛了。你也看到了,對吧?不可能放任它們一直這樣長下去。適時的修剪對它們會是好的。」

男人的回答似乎讓亞瑟感到滿意,他點了點頭,示意對方繼續。沒錯,適時的修剪對花草是好的。而他眼前的那些盆栽裡頭的花的確也都長的太茂盛了。

而亞瑟這才後知後覺的發現,這美/國人照顧的花草都長的十分健康。微微的花香從店裡傳來,亞瑟簡直按奈不住想買一束花的衝動。他不得不承認,這家花店確實十分成功。

「那個,我能買幾朵花嗎?」

這還是亞瑟生平第一次買花。看著面前年輕人赫然停下修剪的工作並轉過頭看他時,那藍色的瞳孔讓亞瑟緊張的吞了口唾沫。

「嗯......我想我不能答應你,先生。本店並不提供不笑的客人買花的服務。」

男人平靜的說著,眼裡卻藏著數不盡的笑意。那並非嘲諷,只是單純而無惡意的笑。他或許是不擅長正經場面,所以忍不住想笑吧。而幾秒鐘後,對方的舉動映證了亞瑟的想法。他顫抖著肩膀,噗的一聲笑了出來。可亞瑟卻完全不能夠理解。

「所以你的意思是,只要不笑就不能夠在此處消費?」

「我想,我指的是因為這些美麗的小傢伙們而發自內心的笑容。」男人思考了下,之後又笑著補上了一句:「不過你現在笑絕對還來得及,先生。」

「這麼奇怪的店我還是第一次看見。」

亞瑟嘆了口氣,嘴角卻因為對方的話語而微微上揚。

「不過,你照顧的花確實都十分美麗。我很喜歡。」

「謝謝你!那麼,這幾朵花給你當禮物如何?我不收錢。」

對方笑吟吟的遞上不曉得從哪裡變出來的小花,估計是從附近的其他盆栽裡剪下來的。香味並不濃郁,但顏色卻非常漂亮。亞瑟充滿感激的收下。

「願這些花能夠讓你喜歡,並且祝福你接下來的路途順利,亞瑟。」

「什......你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對方指了指自己的頸子,然後露出惡作劇般的笑容。亞瑟依樣畫葫蘆的摸上對方指的地方,接著他感覺自己簡直要大吼出聲。該死!亞瑟皺緊了眉,他忘記自己已經戴上工作證了!

「嘿,別那麼緊張的模樣。我是阿爾弗雷德 F 瓊斯,這下你也知道我的名字了。」

阿爾弗雷德看起來毫不在乎的聳了聳肩,他仰起頭看著亞瑟把工作證氣憤且用力的塞進自己的口袋裡,差點沒忍住想替那可憐的小東西抱不平。

「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你叫我柯克蘭,瓊斯先生。」

亞瑟盡量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他無法想像自己竟然像個蠢蛋一樣掛著那東西走上大街!

「Well,你確定你再不走趕的上上班時間嗎,亞瑟?」

阿爾弗雷德的語氣充滿笑意,又是那毫無惡意的笑聲。亞瑟簡直連發脾氣的地方都沒有。他望了眼手錶,發出一聲驚呼後便扭頭往街上的另一端跑去。甚至連糾正阿爾弗雷德都沒有。

「怎麼了,阿爾?」

擁有一頭柔軟褐色長髮的女人從店裡走了出來。她的眼神難掩好奇,而阿爾弗雷德也沒打算對她隱瞞事實。他站起身笑了笑。

「我會告訴妳的,伊莎。不過現在,妳能先替我準備一杯水嗎?hero快渴死了。」

 

 

TBC.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