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再長一點點

*此為米受論壇活動文,主題為婚紗

*有第八字母但是懶得鎖了,請注意背後

 

 

英米 婚禮。

 

-00.

「吶,亞瑟。」

看著書的他忽然從文字中抬起頭,像是思考了很久終於得到解答一般,臉上揚起的是溫暖的笑。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

-01.

亞瑟從沒想過自己會有如此絕望的一天。當他接到電話的那一刻,感覺眼前的世界都從彩色變為黑白。

他忘記自己是怎麼跑到醫院的。

那雙湛藍的眸從他得知噩耗的那一刻起,便沒有再睜開過。插在對方身上的管子令他心疼,平緩的呼吸聲則告訴他,對方還活著。

緩緩的撫上對方的臉,一直都紅潤的面頰此時則顯得過於蒼白。常常扭動的呆毛此刻也毫無精神的下垂,這些都再再顯示了目前主人極為不佳的身體狀況。

「阿爾......」

亞瑟哽咽的聲音不曉得有沒有傳進阿爾弗雷德的耳中。

而兩天後,阿爾弗雷德才終於睜開了雙眼。藍色的眼睛有些混沌,先是左右轉動、接著才定焦於坐在一旁早已睡著了的戀人身上。他想動動自己的手,卻發現使不上力,而全身又疼痛不已......阿爾弗雷德眨了眨眼。

「亞......瑟。」

他的聲音細如蚊,而且多日未開口導致他的聲帶震動時有些發痛,宛如被針刺一般。這讓他皺了皺眉,雖然不想再度說話,但是他想第一時間讓亞瑟知道他已經醒來了。

「亞......亞瑟......!」

阿爾弗雷德覺得自己光是呼喚對方的名字就快用盡了力氣。他的藍色眼眸感到不安的顫動著,最後卻在亞瑟赫然睜開雙眼的動作下停止了原本想抬起的手的這個舉動。

「啊......阿爾......阿爾弗雷德?!」

「亞瑟......」

太過忽然以至於忘了在對方面前展露笑容。當阿爾弗雷德想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怎麼樣也笑不出來了。

亞瑟的淚水啪嗒啪嗒的掉,而且當他驚呼著阿爾弗雷德的名字時,那瞬間站起來的動作也讓對方嚇了一大跳。亞瑟的氣色不是很好,平時的冷靜現在就連蛛絲馬跡都看不到。他先是感到放心的笑出來之後,才趕緊擦掉淚水、並按下護士鈴。

「你睡了兩天了,阿爾。」

醫生離開了之後亞瑟才恢復成平時的樣子,這反倒讓阿爾弗雷德安心多了。他這麼說著,然後俐落的用刀子削著蘋果。期間當然也有除了亞瑟以外的人來探望過,而當阿爾弗雷德看見櫃子上寫著俄文的卡片時,他簡直驚訝到不行。

「伊萬?喔他當然來過,不過只有一次。」

亞瑟將刀子放到一旁,削好皮的蘋果在病房內發出淡淡的香甜味。阿爾弗雷德還來不及說些什麼,便被亞瑟忽然遞到自己嘴邊的蘋果嚇的噤了聲。

「吃吧。現在的你需要多吃點水果。」

「唔......」

感覺亞瑟變得更強勢了。阿爾弗雷德不滿的嘟起嘴,卻還是乖順的張嘴咬下對方特地為自己處理好的蘋果。感覺很久沒有吃東西的阿爾弗雷德在蘋果香甜的汁液滑過味蕾後露出了幸福的笑容。亞瑟見狀,嘴角揚起的是無奈的微笑。

「等一下好好休息,不久後你就能出院的。」

亞瑟將手放在阿爾弗雷德柔順的金髮上來回撫摸著,用非常溫柔的力道。聽著亞瑟的話,阿爾弗雷德的笑容有一瞬間僵了一下,但他選擇撇過頭,不讓對方發現。

「阿爾?」

「真是的,還是像個大叔一樣囉唆呢!HERO絕對馬上就會康復的!」

不過一秒鐘的時間,阿爾弗雷德又恢復了原本開朗的笑容。現在他的手已經能小幅度的移動了,略吃力的抬起左手牽上亞瑟另一隻放在床上的手,阿爾弗雷德輕輕的將之握住。

「小看HERO的話,可是會遭天遣的喔!」

「......真是的。」

-02.

又是一個需要用紅筆圈起來的日子。亞瑟的綠眸有點黯淡,距離阿爾弗雷德第一天住院,已經過了一個月了。戀人的身體狀況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問題,但是醫生進出的次數越頻繁他就越擔心。

重點是,阿爾弗雷德什麼都不肯告訴他。

打開病房的門,印入眼簾的是正坐在病床上、安靜的讀著書的阿爾弗雷德。自從入院起,阿爾弗雷德就養成了在閒暇時間看書的習慣。但亞瑟從不知道對方在看些什麼,而對方似乎也不想讓他知道。

「啊,亞瑟。」

抬起頭,阿爾弗雷德頗有精神的對亞瑟笑著。他闔上書,藍色的瞳跟著亞瑟直到對方坐到自己旁邊的椅子上。

「別看書了。讓眼睛休息一下吧。」

亞瑟將手中的袋子放到一旁,直接而乾脆的無視了阿爾弗雷德充滿好奇的眼神。這一個月過去,阿爾弗雷德最明顯的改變大概就是他瘦了。這不是好事,亞瑟想,阿爾的食量很大,明顯變瘦的話就是吸收不良了。

「唔......如果睡覺的話就沒辦法在探病時間起來了啦!」

「我明天還會來,所以現在給我睡覺。」

「亞瑟好古板!」

「睡、覺。」

這樣的鬥嘴是家常便飯,所以亞瑟也不曾在意阿爾弗雷德每天都不肯睡覺的理由。

他從沒想過對方害怕睡著之後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03.

「我們結婚吧,好不好?」

像是詢問他的意見,也像是祈求他的答應。總之,亞瑟被阿爾弗雷德突如其來的問句弄到傻住了。半晌,他才繼續著把花插進花瓶裡如此簡單的動作。

「......亞瑟。」

亞瑟始終背對著他,這讓阿爾弗雷德很不是滋味的嘟起嘴。他試著輕喚對方的名字,卻沒有得到對方任何的答覆。

「......阿爾,你怎麼會忽然這麼說?」

問出問題的瞬間亞瑟才覺得自己傻透了。但他的腦袋現在是一片空白,而他的本能則讓他無法忽視阿爾弗雷德的問題。

「不是忽然,hero我已經想很久了。亞瑟,轉過來好嗎?」

「......」

沒有任何原因,亞瑟卻覺得自己非常想哭。這是戀人間早晚會遇到的問題,但亞瑟並不想在病房中聽到這句話,他非常不想。

轉過身,亞瑟略帶猶豫的祖母綠對上了阿爾弗雷德認真的天空藍。對方的神情似乎在對自己說著「我並沒有開玩笑」,可亞瑟卻希望這只是個玩笑。

「我......」

不能答應他。

「阿爾......」

一定要拒絕。

「......」

拒絕啊!

「我們......結婚吧......阿爾。」

亞瑟的嘴唇在顫抖。

-04.

他找了好幾個地方,甚至用了法蘭西斯奇怪的人脈,終於找到了適合阿爾弗雷德的婚紗。那是白色的婚紗,亞瑟無法形容,但他知道,阿爾穿上去一定非常好看。

「嗚哇......」

「不准這麼嫌棄的臉啊!是你說我找到就會穿的!」

當亞瑟把婚紗展開在阿爾弗雷德的面前時,對方先是一副嫌棄的模樣,再來卻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好吧好吧,看在你這麼努力的份上,hero就穿上吧!」

阿爾弗雷德笑了幾聲,接著便從亞瑟手裡接過那套手感很好的白色婚紗。他微微垂下眼簾,像是很滿足一般的望著那套似乎在閃閃發光的婚紗。

「亞瑟,幫我穿吧?」

「啊?!」

「這麼複雜的東西,我不會啊。」

阿爾弗雷德輕輕的撫過婚紗,接著便瞇起眼,笑著對站在一旁的亞瑟這麼說。他的表情看起來並沒有任何不滿,似乎是真的要穿上這個......亞瑟反而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

「我......我知道了。」

-05.

距離上次看見對方赤裸的身體,是什麼時候的事了呢?亞瑟恍惚的想著,手一邊馬不停蹄的為對方換上婚紗。他沒有時間在意阿爾弗雷德的表情,老實說也沒什麼,對方只是用饒富趣味的表情看著他而已。

如果是他的話,就算被碰觸也無所謂。兩人的想法其實都是一樣的。畢竟他們是戀人,是愛對方愛到無法自拔的情侶啊。

「......好了。」

最後的頭飾戴好後,亞瑟才得以看見坐在床邊的阿爾弗雷德的全貌。老實說,那套婚紗簡直比他想像中還要適合阿爾。

阿爾弗雷德高興的笑著,他喜歡亞瑟為他癡迷的表情。雖然有些緊,但這婚紗的質感真的不錯。

「吶、亞瑟,婚禮是在病房裡?」

「啊......啊啊,對。」

發現自己盯著戀人發呆的亞瑟紅著臉撇開了頭,他有些緊張的開始尋找放在一旁袋子裡的小盒子,這一連串的舉動讓阿爾弗雷德輕笑出聲。

「對了、阿爾,管子記得別拔掉喔。」

「我知道啦。」

他沒有辦法阻止自己越發幸福的笑容。

-06.

「不論生老病死,你都願意愛著亞瑟 柯克蘭嗎?」

「這是當然的!那麼,不論最後hero我變成怎麼樣,亞瑟都願意愛我嗎?」

「當然。還有不要亂改詞,阿爾。」

阿爾弗雷德嘿嘿的笑了兩聲,卻明顯的沒有想改過的意願。他們兩個一起坐在病床上,阿爾弗雷德躺在亞瑟的懷裡,並感到滿足的瞇起眼。

亞瑟捧起阿爾弗雷德的臉,微微笑著、並深情的看著他。

「阿爾弗雷德 F 瓊斯,你願意嫁給我,亞瑟 柯克蘭嗎?」

「你覺得我還會說不嗎,紳士?」

他們兩人相視而笑。接著,他們接吻了。

-07.

不知道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阿爾弗雷德現在正騎在亞瑟的身上。他的喘息急促而情色,而他們剛結束了熱烈的法式接吻。

「亞瑟......亞瑟。」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有哭腔,亞瑟聽得出來。他攬過對方的腰,然後輕輕的拍著他的頭安撫他。

「亞瑟......我們做、我們做好不好......」

「阿爾......?」

亞瑟驚訝極了。阿爾弗雷德會提出這種要求這還是第一次,而且還是在這種地方、穿著這樣的衣服......還來不及思考太多,阿爾弗雷德就先解開了亞瑟的褲子。雖然有菊跟紅酒混蛋在把風,但是、......

「等等、阿爾!」

「亞瑟。」

濕潤的藍色眼眸看著他。阿爾弗雷德勾過亞瑟的脖子,在嘴唇的位置輕輕落上一吻。

「好嗎?」

-08.(背後注意)

「啊、唔......嗯哈、哈啊......」

「阿爾......」

阿爾弗雷德的臀部以有些慢的速度抬起或往下,雖然亞瑟先替他做了前戲,但粗長的性器要塞進窄小的穴裡還是非常不容易的。

婚紗的長擺蓋住了兩人交合的部位,連阿爾弗雷德抬首的分身都看不見。亞瑟用雙手扶著對方的腰,以不傷害他的身體為前提在上下抽插著。

穿著婚紗的對方可愛到沒話說,不過如果地點不要是病房就好了。亞瑟知道阿爾弗雷德在試著壓抑聲音,如果音量過大的話用接吻就解決了。

「亞、瑟......哈嗯、我......我喜......喜歡你......」

「我也是,阿爾......比你想像中的還要更喜歡你。」

不曉得是痛還是氣氛使然,阿爾弗雷德的淚水啪嗒啪嗒的開始往下掉。他任淚珠在臉上肆虐,繼續擺動著自己的腰。

快感什麼的已經不重要了。

-09.

他們的婚禮說來可能沒有人會相信,但他們的的確確是在病房裡、沒有任何人的見證下結婚的。

他們交換了戒指、接了吻,並瘋狂的做了愛。

他們結婚了。

「亞瑟......」

這大概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穿上婚紗了。

但他的確感受到了幸福。

阿爾弗雷德笑著。

這就足夠了。

 

 

*完*

阿爾在看的書是死亡前一定要做的一百件事。

自己的身體自己最清楚了。

半開放式結局,歡迎各位腦補。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