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視角

*拆逆CP滾粗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英米 スキの言葉。

 

 

紅酒的味道瀰漫在空氣中,光是那個氣味彷彿就能夠使人微醺。到了最後就連酒也無法下肚,乾脆將酒杯放到一旁,整個身體靠在沙發上試著放鬆。

老實說我無法置信。他的一言一行、甚至是那個笑容都還深藏在我的腦海中,只要一閉上眼就會浮現在眼前,無法遺忘。

但是,但是……

為什麼就是沒有辦法牽住那雙手呢?

「亞瑟,這個蛋糕看起來很好吃耶!買回去吃吃看吧?」

下著雪的冬天,那天是聖誕夜。金髮的他把我硬拉到蛋糕店的玻璃窗前,指著裡頭琳瑯滿目的蛋糕這麼說著。藍色的眼睛彷彿閃著星星一般,凹不過他,我最終還是把那塊草莓蛋糕買回家了。

「新遊戲喔,新遊戲!亞瑟不試試嗎?」

雖然在心裡想著的是〝要試就自己試啊拉我做什麼?〞,但身體表現出來的卻是嘆著氣、接著坐在他身邊然後拿起遊戲桿的動作。看著他興致勃勃的模樣,再怎麼狠心也無法拒絕吧。

「嗚哇,看起來好過份啊……這食物。」

一邊嫌棄著我做的點心,一邊卻又笑著將之吃了下去,他令人捉摸不定的個性至今還是讓人猜不透他的真正想法。但是就算說的再多,他最後還是會全吃完……怎麼、視線忽然有些模糊。

「……因為他們說你是靠錢才當上學生會長的。」

他第一次打架而遭停學處分的那一天,我卻半句話都罵不出來。他的表情像是最喜歡的東西被搶走般的委屈,還參雜了微微的怒火。……最後大概是抱住他了吧,因為不忍心看見他泫然欲泣的臉。

「亞瑟亞瑟!這個幫幫我吧?!」

指著習題上的題目,他很慌張的要我教他。畢竟不久後有一場考試,那成績攸關他能不能考上理想的大學。我笑了笑,極為輕鬆的開始講解。他認真的樣子實在無法與平常的他聯想在一起。這麼想著,我又笑了出聲。

「因為冬天很冷嘛!夏天好多了,至少還可以去海邊游泳!」

說著這麼純真的話,他又拉了拉圍巾,明明已經穿的很厚了,卻還是不停的顫抖著。我看著這樣狼狽的他、沒有戴上手套的他,把自己的手套拿下來遞給了他。『明明就很怕冷,別忘記戴手套啦。』這麼說完,他便撲上來不停的大喊謝謝。

「比起啤酒,我還比較喜歡紅酒呢。雖然還未成年,不過偷喝幾口也是會的吧。」

他笑了笑,像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就是令人無法責罵。我輕輕的敲了他的頭,卻什麼話也沒說。我有一個損友也是喜歡紅酒,這讓我無法開口贊同他。

「漢堡啊、當然是漢堡!這個世界上最好吃的東西就是漢堡了!」

藍色的眼睛裡彷彿藏了星星般,閃亮的令人無法移開視線。嘴邊沾了蕃茄醬的他說起這話來還真是特別有說服力。我只是喝著紅茶,然後『是、是。』這樣子附和他。但他幸福的笑容真是莫名治癒。

「亞瑟的話……料理大概只有煮紅茶比較好吧!」

被他這樣損著,我用力捏了他的臉以示懲罰。說實話,我一點也不感到生氣。雖然他只喝過一次我煮的紅茶,但是他驚喜的表情及高興的笑顏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

「真的?那這個星期日就一起去吧!」

很罕見的對他提出了一起出門的想法,也很快的被他接受了。我想在那天對他表明自己的心意,只要一想到他的笑容,感覺心情就舒暢多了。這是不是某種魔法呢?

「放心啦,我可是hero喔?hero一定會準時到的!」

他的聲音跟平時不太一樣。要怎麼具體說明我也不明白,但這跟我聽了兩年多的聲音不一樣。我緊抓著手機,想再深入詢問時他卻先一步掛掉了電話。

我就這樣在那個約好的地方傻傻的等了五個多小時。

他沒有來。

「因為我是hero嘛。」

什麼HERO啊。自稱為HERO,結果卻連自己都拯救不了不是嗎。

「原諒我好嗎,亞瑟?」

「我一輩子都不會原諒你!要我原諒的話、就活著告訴我啊!阿爾弗雷德!」

紅酒的味道好濃。擴散在空氣中,彷彿要連靈魂一起薰醉般。

阿爾弗雷德,我喜歡你啊……。

 

 

 

 

 

聲音才傳到耳邊,身體卻來不及做出抬頭以外的反應。我試著護住懷中的禮物盒,殊不知到了最後這可憐的小盒子也是逃不過被壓爛的命運。

我只不過是想早點到約好的地方等他而已,因為這次說不定會是個好機會。

但是,但是……

為什麼我就連眼前的路都看不清了呢?

「受不了你,記得要在三天內吃完喔。」

凹不過我的任性,他最終還是買下了那塊看起來就很美味的草莓蛋糕。這天是聖誕夜,下著雪。我緊緊的牽住了他戴著手套的手,明知道他不喜歡太甜的食物,卻還是說著『回去後一起吃吧!』這樣的話語。而他的那一句『嗯』還真是嚇壞我了。

「唉……這次又是怎麼樣的遊戲?」

果不其然,他雖然嘆著氣、卻又自動自發的拿起遊戲桿,在我的注目下開始不太靈活的操作人物。他一直都縱容著我,當然了世界的英雄不會欠人家人情的!所以最後我特地讓他贏了一場,好讓連輸十場的他能夠恢復心情。

「那你就別吃啊笨蛋!」

笑著嫌棄他的手藝,卻又面不改色的把那些焦黑的食物吃下肚,我一直都是這麼做的。畢竟除了我以外也沒有人會吃他做的食物,與其看著他自怨自艾,不如讓我來結束他的這種自卑。

「……你是笨蛋嗎,阿爾弗雷德。」

這次我沒有抬頭。還以為我被停學了他會非常憤怒,結果並沒有。他略哽咽的把快要哭出來的我抱進懷裡,那溫暖讓人無法置信,結果我用不到一秒的時間就哭了出來。……有點丟臉,卻又感到有些自豪。

「真是的,你可要認真點喔。」

面對我慌張的表情,他還是一副態若自然的模樣。我從以前開始就是這樣了,會在考試前幾個星期才找他惡補。但他總是輕輕鬆鬆的教著,然後看著我,接著就笑了。我無法理解他笑的理由,但當我問出聲的時候卻又會被他所指的題目轉移注意力……真是太狡猾了。

「真是、只不過是一雙手套而已!」

放開他的時候才發現,他的臉早就通紅了。比被凍紅還要嚴重,像發燒那樣。我笑著又對他說了一聲謝謝,接著才戴上已經有他的手心那麼溫暖的手套。

「……總而言之,未成年別喝太多酒。」

他第一次沒有應我的話。於是我試著叫了他的名字,他這才像回過神般說了一句這樣的話,然後又敲了我的頭。我摀著被敲的地方嘟起嘴,『別把我當小孩子啦!』這麼說著,他就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我的話,當然還是覺得司康好吃啊。」

他放下紅茶杯,看著我然後露出一抹溫和的微笑。在我還來不及反駁的時候,他指了指自己的嘴邊,祖母綠的深邃眼眸藏著數不盡的笑意。我這才在他的注視下手忙腳亂的擦去了嘴角的番茄醬。

「點心什麼的我也能做的很好吃的!」

邊說著,他邊用力捏著我的臉。明明看起來一點也不生氣的樣子,卻假裝自己很惱怒的模樣捏著我……該不會只是為了捏我的臉才裝的吧!不過他煮的紅茶是真的很好喝,如果有機會的話還想再喝一次……。

「那就早上十點,別給我遲到啊。」

他很罕見的約我一起出去,我當然是答應了。看著他意料之外的笑顏,如果趁著這次出門把心意告訴他的話,也是會被允許的吧……?糟糕,世界的HERO可不能兩手空空的啊!

「阿爾弗雷德!」

一早起來才發現忘記設鬧鐘,快遲到了。所以我沒有喝水,喉嚨感到有些難受卻管不了那麼多。他的電話嚇到了正在趕路的我,而我卻沒有任何時間停下來聽他說話。自顧自的說完、自顧自的掛掉電話,抱緊手中的禮物盒繼續往前跑。

咚。一個小小的聲音傳到我的耳邊,才在想會不會是從上頭發出來的,陰影卻先覆蓋住我的全身。

鋼鐵無情的砸在我的身上。

我沒有及時赴約。

「因為我是hero嘛。」

沒有遵守約定、連自己也拯救不了的可悲的英雄。

「原諒我好嗎,亞瑟?」

濃濃的鐵鏽味瀰漫空中,彷彿把路上的行人連著靈魂一起凍結一般。

亞瑟,我喜歡你……。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