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短篇

*請考據帝放過我…

 

 

他一直不喜歡下雨天。

又濕、又悶,重點是那天就不能和那個人一起出門曬太陽,並且在草地上玩樂。

這是他頭一次感謝下雨。

雨水洗淨戰場上的赤紅、洗去他軍服上的髒污,同時也替他流光了淚。

最終,他在軍隊的歡呼聲中回到了紐/約。

那個人脫去嚴厲及溫柔的外皮後,竟是那麼的不堪一擊。

為什麼、就連開槍都做不到呢。

* * *

「該是讓英/國承認你獨立的時候了,美/國。」

正寫著字的筆在瞬間停了下來,墨汁滴落在白紙上而後暈開,導致那個英文單詞有些無法辨識。美/國垂下眼簾,沉默了半晌後才緩緩擠出一個字。

「......嗯。」

接著便是繼續動筆的聲音,以及紙張互相摩擦發出的沙沙聲。

「喂喂,不要說哥哥沒提醒你啊。讓那個粗眉毛認同你,不就是打那場戰爭的意義嗎?」

辦公室的一角擺著不大的沙發,法/國就坐在那裡,以輕鬆的姿態對正努力辦公的美/國這樣說著。他的眸環視了整個辦公室,接著又停在對方的身上。

「......他承認了。英/國他......」

「那張紙又代表了什麼?」

美/國頓時噤了聲,法/國的語氣顯得嚴肅了起來。他切進重點的速度仍舊那麼快速且精準,讓人想逃避都來不及。美/國握緊了手中的鋼筆。

「他的確是簽了沒錯,的確是承認你獨立了沒錯,可那全是表面功夫而已不是嗎。那個混蛋眉毛,天知道他在想什麼?」

「......。」

美/國將筆扔至一旁,他現在連辦公的心情都沒了。眉頭緊皺,表示他是真的在苦惱。習慣性的取下眼鏡放至一旁,美/國將背靠上椅背,好讓緊繃的身體放鬆。

「......或許你說的對,法/國。他根本沒有認同我也說不定。」

美/國藍色的眸有些黯淡,而法/國將一切都看在眼裡。他用手托住腮,手肘抵在腿上,微微瞇起眼。

如果那個時候你的選擇是我,結局或許就會不一樣了。

那個小小的、新生的大/陸,如果願意握住他的手的話......。

* * *

他能夠憶起的零碎片段,大概只停留在對方答應之前、那個莫名其妙的對話。

總而言之,他對美/國要求得到一些戰爭成功後的「獎勵」。

或許那天他在到美/國之前喝的紅酒的酒精效用發揮了,使得他腦袋發熱什麼也無法思考,就這麼拋出一句毫無頭尾的話。

而現在,他正把那個大男孩壓在身下。床的柔軟、以及對方身體的溫暖他一點也沒遺忘。他利用擁抱去感受對方的體溫,直到對方也用顫抖的雙手回抱住他。

「法/國......謝謝你。」

美/國的雙手緊緊抓著法/國昂貴的上衣,帶有哭腔的話語使他徹底的清醒過來。或許再湊的近一些、連美/國瞳孔中打轉的淚都能看見。

「......在這種時候這個樣子,你要哥哥怎麼忍心繼續啊。」

法/國揚起的是,一直以來縱容對方的無奈的微笑。他鬆開手,捧起對方的臉,朝著那微微顫抖的嘴唇上吻了下去。

很輕、很輕的吻,彷彿現在在自己懷中的人是珍寶般,不忍心破壞,卻又想佔有。

美/國並不理解這個吻的意義為何,但他最後的選擇是閉上眼,任壓在他身上的人將這個吻延長。

他們的關係僅止於此,再深一步便會沉溺其中,最後無法自拔。

「他會認同你的。如果不是今天,就是未來的某一天。他一定會承認你,承認美/利/堅/合/眾/國。」

法/國的聲音是那麼的溫柔。他用鼻子蹭了蹭美/國的,彷彿以此能夠安撫對方的心情一般,用十分輕柔的力道。

「......嗯。」

美/國露出了在獨/立/戰/爭之後,第一個發自內心的笑容。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