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剛剛想的

*結局神展開

*國/家名請河蟹

 

 

微涼的雙手輕輕的蓋在他的雙眼上,隔著眼皮,微微的壓力令阿爾弗雷德有些無所適從。

「亞瑟?」

「啊啊,沒事的。我只是想給你個驚喜。」

身後傳來的聲音依舊溫柔好聽,語調分明的倫/敦腔總是能夠讓阿爾弗雷德感到安心。於是他放鬆緊繃著的肩膀,順著亞瑟的腳步小心翼翼的往前進。

「什麼地方這麼神秘需要你這樣遮住我的眼睛啊。」

從阿爾弗雷德的口中傳來低低的笑聲,不是想嘲笑對方,他只是覺得開心。就算之後看見的是一堆的司康他也絕不會有怨言。

「你猜啊?」

混著笑的話語從這位英/國人的嘴裡說出,真是意外的適合。比起古板而嚴肅的語氣,亞瑟其實更適合這種帶著笑的聲調。阿爾弗雷德真心這麼認為。

一路上,他差點被路上的小石子或是凸起的小土塊絆倒,走了快五分鐘有了吧?阿爾弗雷德動了動唇想問些什麼,但話到了嘴邊卻又無法像以前一樣脫口而出。

他有一種奇怪的感覺。說不上來,但……就是有。

「到了喔。」

亞瑟溫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阿爾弗雷德的心跳頓時漏了一拍。他喜歡紳士在他耳邊耳語,溫熱的氣息吐在耳畔,他感覺自己的耳朵紅了起來。

亞瑟將雙手移開,已經習慣對方手心溫度的阿爾弗雷德有些捨不得睜開雙眼。但當他以湛藍色的眸將眼前的景色映入眼簾時,老實說,他十分錯愕。

還來不及轉過頭,他便聽見亞瑟溫柔而瘋狂的話語。

「我給你的驚喜,還喜歡嗎?」

接著亞瑟伸直雙手,阿爾弗雷德便從懸崖上落了下去。

連驚呼聲都沒來得及從喉嚨深處吐出一個音節,迎接他的即是一片汪洋。

 

*完*

沒了。(告非)
在fb上看到的圖,覺得這梗很經典就拿來打了(#)
文章中的亞瑟大概是有被害妄想症。「在阿爾下手殺我之前,我要先殺了他」這樣。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