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英出沒注意

*實屬英→→→→→→→→→→→→→→→→(總之就是好幾個箭頭)米

*國/家名請河蟹

*拆逆CP滾粗

 

 

英→米 我愛你。

 

啪嗒,重物落於地面的聲音。

藍色的眸把這間房間的一切毫無遺漏的映進,全身開始止不住的顫抖。

這是何等的瘋狂?

淺藍的牆壁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空隙,因為全被大小不一的照片貼滿,當然印成海報的也有,而且清一色都是同一個人。

別傻了。阿爾弗雷德驚恐的轉過身並用手摀住嘴,還在裝什麼傻,這些全是他不是嗎?

全是阿爾弗雷德的照片不是嗎!

「啊。」

熟悉的嗓音在不遠處輕輕的響起,如同第一次見面時的溫柔……但他只覺得反胃。沉重的喘息聲斷斷續續的自阿爾口中發出,藍眸盈滿了恐懼。

只因為眼前仍舊笑的溫柔的人。

「怎麼了?蛋糕放在客廳,已經準備好了喔。」

「啊……哈、哈啊……唔……」

綠眸危險的瞇起,臉上的笑意也逐漸加深。

「很棒的房間,對吧?滿滿的都是你喔。」

走上前把因腿軟而半跪在地上的阿爾的臉輕柔的捧起,微涼的額頭就這麼靠在對方的額上。

黯淡的祖母綠的深處,是即將滿溢而出的瘋狂。

───愛著眼前這個人,愛到瘋狂直至崩潰的證明。

「亞……亞瑟……?」

僵持了一分多鐘,最先發聲的是連說話時嘴唇都還會微微顫抖的阿爾弗雷德。他的手到了現在還是使不上力,畢竟……藍眸往仍舊敞開大門的房間望去,這種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

而且,對象還是從來沒有想過的人。

亞瑟睜開雙眼,平靜的勾起一抹微笑。

「沒事的、沒事的。嚇到你了對吧?」

那麼一瞬間,阿爾還以為亞瑟變回了原本的樣子。

「亞……」

「因為是個那麼棒的房間嘛。你也是這麼覺得的對吧,阿爾?」

藍眸透出了絕望。

* * *

他只能用這種方式去愛人。

在這之前,他沒有愛過人、也沒有被愛過。

他不懂得怎麼去愛人。

啪擦。亞瑟放下相機露出了笑容。

只要這麼做,就等同於阿爾一直待在他身邊了。

接著再把洗好的照片貼在房間的牆壁上,每天、都是在阿爾的注視下醒來以及入眠。

啊啊,愛人怎麼會這麼幸福呢。

臉頰泛出了紅,瞇起綠眸,亞瑟高興的笑了。

 

*完*

不會愛人的STK病嬌亞瑟。嘛…也就是因為不會愛人才會變成STK,進而病嬌吧。
就連給予愛都不會,所以只能笨拙的以自己認為正確的方式去愛著別人。只要這麼一想就覺得我狠狠的虐了阿英一把……對不起(抹臉)
這篇是英→→→→→→→→→→→→→→→→(總之就是好幾個箭頭)米,而米只把英當成朋友……這樣。
不能說裡頭的米很脆弱…若相處了很長一段時間的最好的朋友對自己是抱著這樣的眼光看待的話……很令人難以接受對吧?
說好的甜甜蜜蜜?沒有這種東西啊_(:3 」∠ )_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