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音癡=非腐向

*請遵守APH網路禮節

*每則皆為單獨短篇

 

 

我才不喜歡那個孩子。

但是為了增加殖/民/地,為了國/家,我不得不自行撫養那個孩子。

因此我和法/國爭執了很久,浪費許多時間及金錢。我原本就與他對立,所以他想要的任何東西,我大/英/帝/國都絕不會讓他拿到。

最後,那個孩子選擇了我。

「請多指教,美/國。」

「嗯!」

虛偽的一天又要開始了。

* * *

在那孩子身邊是最休閒的時光。要說為何,是因為只要裝出一副好哥哥的模樣,那孩子就會很聽話的乖乖待在我身邊。

「英/國!你看,這是今年春天的第一朵花喔!」

「很漂亮呢,謝謝你,美/國。」

「欸嘿嘿。」

那孩子總會利用各種方式讓我笑,但他卻從來不知道那些都是裝出來的。嚴厲的表情,溫柔的笑顏,一切的一切都不夠真實。

反倒在歐/洲時我才能做比較真實的自己,可那太累了。做不完的工作、打不完的戰爭,歐/洲的任何事務都讓我煩心。

尤其,還要代替那個孩子開會議。

「英/國......要回去了?」

「抱歉啊美/國,我會早點回來的。要當個好孩子乖乖等我回來喔?」

「嗚......嗯。」

真是可憐而又可悲的孩子。我看著那孩子勉強擠出來的笑容這麼想著。渾然不知自己國/民的稅金日益增高。但就算這樣,我也絕不會讓他參加會議。

本來,那孩子就是為了我而存在的。為了增加大/英/帝/國的利益才出現的,新/大/陸/美/國。

* * *

這是怎麼回事?

看著眼前的景象,我不由自主的揪起他的衣領,什麼哥哥的風範、沒有必要了。我怒吼,你這是在做什麼!

一箱又一箱的紅茶茶葉,在汪洋大海中載浮載沉。

我要獨立,英/國。他的面容如此冷靜,一字一句清楚的這麼說著。

我要離開你,獨立。

* * *

f/u/c/k。

為什麼......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我看著正在燃燒而發出火光的白宮皺緊眉,無法思考下一步該怎麼走。

那混帳是認真的想從我這裡獨立。他/媽/的敢從老子這裡獨立!

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怒氣,一槍接著一槍的往眼前該死的美/國佬腦袋轟下去。

就連我自己也無法明白,為何會有這麼強烈的氣憤感。

他明明只是一個普通的殖/民/地。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美/國。

* * *

滂沱大雨中,我與他對峙著。

只要扣下板機就能贏了。是啊,我可是大/英/帝/國,怎麼可能會輸!

......怎麼可能......

「英/國......」

啊啊。已經好久沒有仔細聽過你的聲音了,美/國。

已經長得這麼大了呢。

我露出笑容。

「怎麼可能......下的了手啊......笨蛋。」

然後跪倒在地上。

我的弟弟,我可愛的弟弟。

其實,你的存在是為了救贖我吧。

「英/國......對不起。」

「還有,謝謝你。」

這大概是我唯一一次在他人面前露出這般如此脆弱的表情吧。

美/國。

謝謝你。

把「喜歡」這份心情編織成「厭惡」,無法正視內心感覺的亞瑟。不過最後倒是好好的看透了呢。

 

 

*第一則完*

 

 

「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可我已經不需要你的保護了。

「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喔。」

聽我說話啊。

「只要、繼續待在我身邊就好了。」

「謝謝你,英/國。」

結果,從頭到尾無視我意見的人,不就是你嗎?

只聽得見〝乖孩子〞的我的發言,其他都選擇性忽略,要不是我把紅茶一箱一箱的丟進海裡的話,你會聽我說話嗎?

「英/國,」

「好了美/國,除茶稅外其他的稅都取消了。以後別再做這種事了。」

「……英/國,」

「好孩子,快去睡吧。」

英/國。

我要獨立。我要獨立。我要離開你的身邊。

為什麼,又要忽視我?

等到獨/立/戰/爭發動了以後,你就不會再把我當孩子看了吧?

至少,你就會把我的想法聽進去了。

把子米當天使的阿瑟跟想要阿瑟把真實的自己看進去的阿米,這樣的味音癡兄弟。

 

 

*第二則完*

 

 

剛見到你的時候,我以為你會無視我,但是你沒有。

當你說要當我的哥哥時,我以為你會一直陪著我,但是你沒有。

當我說了我看到鬼而嚇到不敢一個人睡覺時,我以為你只會安慰我說沒事的然後就要走了,但是你沒有。

我一直跟在你身邊問東問西的,我以為你會覺得我很煩而斥責我,但是你沒有。

當我說稅收太多需要適可而止時,我以為你至少會聽我說完,但是你沒有。

當我決定回應國民的呼喊聲時,我以為你會察覺到我的不對勁,但是你沒有。

當我把紅茶一箱一箱的往海面上扔時,我以為你會氣到痛打我,但是你沒有。

當我在戰場上與你相會時,我以為你會用手中的槍將我了結,但是你沒有。

當我宣布自己獨立時,我以為你會發怒並大罵,但是你沒有。


當我得知大/英/帝/國有日/不/落/之/國的稱呼時,我以為你只有強國的霸氣而不會難過也不會哭泣,但是你沒有。

但是你沒有。

 

 

*第三則完*

 

 

*架空注意*

 

阿爾弗雷德總是笑著。

不管是跌倒了、被罵了、還是跟他人吵架了,他始終都是笑著的。

自嘲的笑著、抱歉的笑著、溫柔的笑著,於是就這麼容易被原諒了。

這就是他的生活方式。

可亞瑟卻不能夠理解。

要怎麼樣才能每天都保持著一樣的笑容,只為了讓對方能綻放出比自己還要快樂的笑容?

就算身為阿爾弗雷德最好的朋友也無法理解。

直到他看到了一句話。

「沒有人會想聽小丑抱怨自己有多悲慘,因為那不好笑。」

頓時,他哽咽了。

 

 

*第四則完*

 

 

在地上描繪著,描繪著夢想。

用紅色的蠟筆,還有藍色的跟白色的。

畫著,畫著。

喜歡星星,所以用白色畫了好幾顆。

喜歡天空,所以塗滿了藍色。

喜歡自由,所以把白色當成自由畫了上去。

喜歡英/國,所以用最愛的紅色代表他。

塗抹,塗抹。

完成之後,要把這幅畫、這個夢想,拿給最喜歡的人看。

但是一個不小心,畫被雨水打濕了。

不過沒關係,沒關係的。

因為會看這幅畫的人已經不在了。

 

 

*第五則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