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此篇為英攻米受前提的單箭頭虐向

*勿拆逆CP

 

 

英←米 說謊者的謊言之夢。

 

他又做夢了。

自從身旁有人陪伴之後,奇怪的夢便接連不斷的湧出。如同大浪般,壓的他喘不過氣。就算掙扎著想逃出,卻總是被一雙富含力量的手狠狠的按回去。

彷彿要這樣溺斃在夢中之海般。

不過相對的,待他醒來後,躺在身旁的人的睡顏總是能令他安下心來。

太好了。

我醒來了啊。

這樣想著,接著撫上對方的臉頰,輕輕的笑了。

他從來沒有在醒來後想起自己做了些什麼樣的夢。蛛絲馬跡都回憶不起。

有的時候他會感到害怕,如果一睡下去就醒不來了該怎麼辦?但這樣的恐慌卻總被他的笑容掩蓋,就連離他最近的戀人都沒有察覺。

「阿爾,圍上這個吧。」

擁有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祖母綠的男人將脖子上淺藍色的圍巾解開一半,他的鼻子被凍的有了淡淡的紅,還來不及嘲笑便被圈進了那個男人的範圍內。

「溫暖多了吧?瞧你的鼻子都紅了。」

戲謔的露出笑顏,男人把他想說的話先搶走了。對此大男孩不滿的靠著他的額,湛藍正式對上祖母綠。

「你自己還不是一樣,亞瑟大叔。」

「噗」的一聲,兩個人相視而笑。

能感受他只對自己的溫柔,這是阿爾弗雷德至上的幸福。他沒有談過戀愛,甚至不曉得愛上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因為他的時間流動與他人不同,他永遠只能捧著一束又一束的花放置在冰冷的墓碑前面。

可是現在,他不再是孤身一人。亞瑟和他是一樣的,他不會因為時間的流動而離去。

曾經經歷過短暫的分離,現在他們又將重新結合。

這次,絕對不會離開。

* * *

鬆軟的糕點上塗抹了綿密的白色奶油並用草莓點綴,放入口中,甜蜜的讓人感覺快融化了。這是阿爾一直喜歡的咖啡店的招牌甜點,裝飾簡單,入口後卻有會令人上癮的口感。他一個星期最少會來吃上兩次。

看著亞瑟用叉子切下一小塊並小心翼翼的放入口中,隨著他的動作,藍色的眸也跟著轉著。

「怎麼樣怎麼樣?這可是HERO最推薦的喔!」

「……嗯。」

優雅的放下叉子並用衛生紙擦拭沾在唇邊的奶油,亞瑟做完用餐基本禮儀的動作後用右手托腮,伸出左手抹掉阿爾嘴邊的純白,接著輕輕的笑了。

「很好吃。」

「……我、我就說吧!HAHAHA!」

尷尬的笑聲不絕於耳,亞瑟瞇起祖母綠勾起了更深的微笑。尷尬的來源不外乎來自亞瑟方才那一連串的動作,阿爾的呼吸在剎那間近乎停止。

「臉紅透了喔。」輕笑。

「才、才沒有!」

「不如叫杯聖代,冷卻一下你發熱的腦袋如何?」

「就說不是了……還有別笑啊!」

不過事後倒是真叫了一杯香蕉巧克力聖代。而阿爾發燙的臉頰也因此冷卻下來。

解決完肚子餓的問題之後,不喜歡逛街的兩人早早的回了家,那時也才下午五點左右。

「亞瑟,已經吃飽了就不用做晚餐了吧?」

「說什麼傻話?那叫慣例的下午茶,晚餐一定得吃。」

「……我做不行嗎?」

「你做?每天晚餐都給你做豈不肥死。」

雖然很毒,但這是事實。

「那你至少不要荼毒HERO的胃嘛?!」

「喂你這小鬼!收回那句話!」

每天晚餐前的拌嘴已成了兩人的習慣,不過就算再怎麼爭吵也改變不了亞瑟下廚的這個事實。

我遲早會得癌症早逝……

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望天的阿爾如此想著,現在的他只希望今天燒焦的部分不要太多。

* * *

「晚安。」

「……嗯,晚安。」

對方的體溫跟自己比起來稍微偏低,但還是很舒服的溫度。怕冷的阿爾把棉被往上拉了些,並加大了抱著對方的力道。

只要知道亞瑟還在,那麼惡夢就不算什麼了。

恍惚中,阿爾閉上了藍眸,進入夢鄉。

……夢?

猛地睜開眼,一陣白光逼的他不得不再次閉上雙眸。用手臂遮擋光線來源,這才能勉強看見進入他視線範圍的物品。

───一支手機。

淺藍色的手機殼,上頭並沒有其他多餘的裝飾。很簡單的風格,卻是阿爾最喜愛的。

是啊,那是他的手機。那不足為奇,這本來就是他的房間。

───重點是,亞瑟到哪了?

* * *

當他發了瘋似的衝進會議室之後,竟看見亞瑟微微笑著,拍著他的肩膀這麼說了一句。

「要開會了,笨蛋。」

「……」

那雙祖母綠,並未映出他的身影。

或者說,那雙眼睛並沒有真正的望向他。

「……」

阿爾回過頭,望著亞瑟跟別人嘻笑的背影,於心中淡然補充一句。

啊啊,這是惡夢啊。

惡夢,所以亞瑟不會看向他。不然就不是惡夢了不是嗎。

接著阿爾抬起右手,往自己軟乎乎的臉頰上用力捏了一把。

好痛。

但是,只要這樣做就能醒來了。

然後亞瑟又就會陪在自己身邊。自己就不會是孤單一人了。

勾起微笑,阿爾又加強了力道。

「奇怪……該醒來了啊……」

他感到奇怪的喃喃著。

難道是不夠大力嗎?

那就再……

「要醒來……我要醒來……為什麼……為什麼醒不來……!」

淚水落下,接著便一發不可收拾。掛著制式的笑容、流著淚水並拼命捏自己臉頰的人,就算不是發生在阿爾弗雷德身上也夠奇怪的了。

「喂……阿爾,你在做什麼啊!」

「阿爾桑……?」

「Ve~……阿爾?」

「喂喂小阿爾,你別嚇我們了……」

就算再怎麼後知後覺,都這樣了也該查覺到了啊。

「我想醒來……!」

這裡是現實。

那個,才是溫柔到過分的夢。

夢就是,會把現實中不可能做到的事轉化成“事實”,也就是謊言之夢。

而現實,就是會把一切觸手可及的夢想破壞殆盡的地方。

 

*完*
英←←←←←←←←←←←←米。
就是淡淡的哀桑…虐阿米虐到我快內傷了(。)
很不喜歡虐阿米的原因之一就是容易OOC…OTZ
說謊者,一直喃喃著想從夢中醒來的他。
謊言之夢,自欺欺人進而感到滿足的夢。
很文藝,但就是這樣(?)
就別當成英米來閱讀了吧。這只是作者想自我滿足、OOC甚多的文。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