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目剛剛取的

*短篇

*砂糖灑的多卻不明顯

*請勿拆逆CP

*請遵守APH網路禮儀

 

米英 太陽。

 

運動會正如火如荼的進行中,每個班級的叫喊聲都非常激烈和興奮,彷彿自己班已經拿到了冠軍般的激動。

陽光灑在操場上很是刺眼,那個金髮的男人用右手臂擋住了從斜前方而來的太陽,這才讓眼睛好過了些。

其實他的體育成績說不上弱,但也沒好到哪裡去。皺起粗眉,祖母綠的瞳也因不滿而瞇起,這種活動基本上根本輪不到他的。也不是說討厭,只是這種宛若把他當替代品的選擇方式實在是無法讓他服氣。

班上體育成績最好的阿爾弗雷德居然在運動會前夕說什麼「因為在打籃球的時候腳扭到了所以就讓他代替我去跑大隊接力吧!」這種不負責任的話,要是他沒有在放學後偷偷練習跑步的話不就死定了嗎!

「搞什麼鬼啊……」

不禁吐出只有自己才聽得見的隻字片語。

再過幾分鐘比賽就要開始了,現在就算再怎麼煩躁也得安下心來。畢竟自己是決定結果的最後一棒,都站在這裡了,還不好好努力就對不起自己及班上。

深呼吸了幾下,當裁判的喊聲及槍聲出來之後,從四面八方的加油聲便爆了出來。

 

* * *

 

噗通、噗通。

心跳的聲音簡直吵死人。

他的手心因緊張而出汗,注意到這一點的他把雙手甩了甩。陽光仍然很刺眼,可他並沒有多餘的時間用手臂將之遮住。大約……再過兩棒後就是他了,這麼刺激的氣氛連帶感染到了他,腳開始微微顫抖起來。

不行、

停下來。

給我停下來啊!

「亞瑟!」

聽到自己的名字後他回過神來,祖母綠帶著點疑惑四處環視。在如此吵鬧的場地能夠聽到這聲呼喊,是因為他只對自己的名字特別敏感,還是對方的聲音極具有穿透力呢……?

最後,他發現那聲「亞瑟」就是那個罪魁禍首、阿爾弗雷德的聲音。視線完全落在不停揮舞雙手的阿爾身上,對方的笑容如同湛藍裡的陽光一般,刺眼的令自己瞇起眼。

「別緊張,沒事的!」

阿爾誇張的唇語就連沒見過別人對他說唇語的亞瑟都能看懂。可看懂是一回事,實踐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亞瑟的雙腳仍在微微顫抖,毫無緩解的跡象。被發現的羞恥感令他紅了臉,所幸早已被陽光曬紅的雙頰就算再加深顏色也不會被懷疑。

這樣的窘境一直到阿爾瞇起藍眸、溫柔的微笑後才結束。

「我相信你。」

配上這句話,亞瑟.柯克蘭的緊張感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對自己的信心以及奇怪的悸動。

「柯克蘭,輪你了!」

「……嗯。」

雖然很不甘心,但還是說一下好了。

亞瑟站到跑道上後對著在休息區的阿爾弗雷德無聲的說了一句。

謝謝。

 

* * *

 

「辛苦了。」

伴隨著這句慰勞般的話,亞瑟從阿爾弗雷德手中接過了一瓶礦泉水。微涼的水從發熱的喉嚨滑過,他舒服的呼了口氣。

「是你做的,對吧。」

毫無疑問的肯定,連問號都懶得給了。阿爾弗雷德笑了笑,從他的笑容來猜測,他是曉得自己在說些什麼的。亞瑟又打算灌口水,不過在液體流出來之前就被對方給阻止了。

「一口氣喝太多不好。」

「……」

亞瑟皺起粗眉,這傢伙是無心的、還是分明就不想回答自己上一個問題?

「嗯?……不要那種表情嘛。這件事可跟我無關喔。是他們自己覺得亞瑟你做的很好才給予你鼓勵的。」

猶如太陽般的笑容又一次從阿爾臉上綻放,亞瑟像是放棄般的把礦泉水的蓋子扭上。

「我真是被太陽曬昏頭了才相信你會照實說出來。」

「嗯?我說的是真的啊。」

捏緊手中的水瓶,他開始有些火大了。

「我們班以前都是跑第一,今天只有第二,你跟我說他們覺得我做的很好?少笑死人了!」

「真的啊。亞瑟做的很好不是嗎?」

面對阿爾弗雷德仍舊樂觀的笑容,亞瑟開始覺得自己完全在白費力氣。就算在同一個班級,兩人直到今天所說上的話也不過十幾句,而且都離不開關於課業或學校的公務。沒想到是個那麼難以捉摸的人……亞瑟在心裡嘆了口氣。

「因為,你每天放學後都會自己留下來練習不是嗎?」

「?!」

祖母綠瞳孔忽地放大,過於震驚就連手中的瓶子掉了都渾然不知。他的嘴微張,卻連隻字片語都吐不出來。

「好了,我們回去吧!身為HERO的我不回去不行呢!」

阿爾喃喃著只有自己才聽得懂的話語,極其自然的從亞瑟身邊走過。在這時,他才發現了不對勁。

「等……給我等一下!你的腳不是受傷了嗎!」

「?受傷?HERO才不可能會受……唔!」

回首,原本疑惑的望著對方的藍眸頓時因慌張而躲避視線,他用手摀住自己的口,不過早已來不及了。亞瑟在大腦裡把對方的話語做統整,得出結果後他垂下眼簾,祖母綠變得黯淡。

「為什麼要這麼做?應該說、為什麼是選我?」

「……」

「沒有理由?就只是因為剛好看到我而已嗎?真是夠可笑的。我明明就不是上場運動的料。如果這次跑的不是第二而是最後呢?大家的反應還會像現在一樣嗎?」

「……你才不會跑最後一名呢。」

「你憑什麼這麼肯定……!」

「我不是說過相信你了嗎?而且你明明每天都那麼努力的練……總覺得不給你機會表現的話、那就永遠都是那樣了。至少……想讓大家知道你有努力,你真正的實力絕不只那個樣子。」

阿爾閃著光芒的藍眸讓亞瑟一瞬間失了神。他相信他?他真的相信他……?

為了自己,甚至裝受傷好讓自己有機會上場表現?

「你啊……真是個笨蛋……」

「?!等等不要哭啊?!」

這麼溫柔的被對待,這還是第一次。阿爾慌慌張張的從口袋中取出衛生紙,不太細心的擦拭對方臉上的淚水;而亞瑟則被阿爾的溫柔弄得越哭越兇,到最後簡直一發不可收拾。

大概是以這個為契機,亞瑟開始喜歡上晴天,喜歡美麗的藍色天空,喜歡在雲層之外、灑落光芒的太陽。

 

*完*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