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逆CP滾粗

*國/家名注意河蟹

*不定更

*最多會打五十題吧

 

 

-英/國人最常說的謊言之一-

 

代表通話結束的嘟嘟聲傳進錯愕了的美/國男孩耳裡,他不敢置信的將手機從耳邊移開。他居然在HERO說的正高興時掛電話?!

「下次不管再說什麼都絕對不會答應跟亞瑟一起睡了......!」

「什麼啊、這麼傲嬌的發言。」

熟悉的味道伴隨著令人安心的溫暖壓在自己背上,阿爾弗雷德僵硬的轉過頭,果不其然是幾秒鐘前才掛掉自己電話的英/國戀人。連為什麼這麼快就出現在自己身邊的原因都不想問了,阿爾有些生氣的往旁轉過頭,故意不看向亞瑟。

「抱歉啦,剛才手機沒訊號了嘛。」

安撫似的吻了吻戀人的臉頰。

「......說謊。」

美/國人紅著臉揭開對方萬年不變的謊言,聞言,對方也只是笑一笑。

「真的啦。」

英/國紳士仍然笑著繼續自己的謊言。

因為比起只聽你的聲音,更想直接碰觸到你啊。

......什麼的,才沒有這麼想呢。

 

*謊言其之一 〝我的手機沒訊號了〞*

 

 

-英/國人最常說的謊言之二-

 

白色的圓點順著風從灰暗的天空下墜落,感覺傘上的重量增加了一些,金髮的男人抬起頭,果不其然,透明的傘上積滿了純白色的雪。於是他嘆了口氣,認命般的把傘往前傾,這才使增加重量的罪魁禍首落於地面上。

雖然說紳士是不帶傘的,但他可不想在戀人到來之前就先被雪給埋了。把傘移回原位抵在肩上,亞瑟‧柯克蘭低頭望了眼手錶,嘆了今天的第二口氣。

戀人沒有一次約會不會遲到的。這點他再知道也不過、但這次未免也太久了點。

難不成……

亞瑟瞪大祖母綠的眸。

「阿爾發生了什麼───……」

「亞瑟───!」

還來不及反應那聲亞瑟是誰喊的,本人就先被從不遠處冒出來的金色身影給撲倒於地。傘在沒有抓緊的情況下飛到一旁,整個人摔在柔軟的雪上根本感覺不到痛,所以亞瑟基本上也氣不太起來。又尤其,在知道撲倒他的是他朝思暮想的戀人之後。

「喂……你在做什麼啊……還有你今天遲到了將近一小時……」

「亞瑟我餓了!」

「我說……哈啊?」

阿爾弗雷德身上穿的是很典型的防雪大衣,頭上戴著亞瑟親手織的針織帽、手上的手套也是,就連頸子上天藍色的圍巾也是現在倒在地上的戀人所織。看到這些後亞瑟多少有些高興,不過要是他提出來的話對方一定會否認,所以還是算了。更何況,對方才剛說出了一個令自己腦袋轉不過來的發言。

阿爾湛藍色的眼睛像天上閃爍的星星一般,閃亮的令他人無法移開視線。而現在,他就跨坐於亞瑟身上,眨著這樣美麗的眼眸(而且還帶點淚珠,該死)用近於撒嬌而又委屈的聲音說著。

「我、餓、了!」

「不對、等等,讓我釐清一下狀況……你說你餓了?怎麼不先在家裡吃飽後再過來?」

「因為沒有做漢堡的材料了啊!想要去外面買,結果都關起來了!本來還想到更遠的地方去的,卻忽然想起還跟你有約所以……」

「……」原來我比漢堡還不如嗎。

「所以亞瑟,我們現在去吃吧?HERO的錢包因為太匆忙所以放在家裡了,你有帶錢的吧?」

亞瑟摸了摸口袋。

「很不巧的,我身上沒有帶錢。」

「咦咦───?!你要跟我約會居然沒帶錢?!」

「你這個滿腦子只有漢堡的小鬼才是把我放在哪了吧!」

「那怎麼辦啊……我很餓……」

「……那去我家吧。在這附近,不是嗎?」

「真的?」

「嗯。」

亞瑟伸出手,凍僵而發紅了的手指輕輕撫上阿爾溫暖的面頰。對方注意到了,不但不介意,還用戴著手套的手將之包覆住,並輕壓在自己的臉頰上。

「真的。而且我也有點餓了。」

亞瑟的祖母綠閃閃發亮,他在阿爾弗雷德看不到的死角用空著的那隻手,輕輕把露出一角的錢包推進口袋的深處。

 

*謊言其之二 〝我身上沒有帶錢〞*

 

 

-英/國人最常說的謊言之三-

 

自從第兩百年亞瑟親自來到派對上給阿爾弗雷德慶祝之後,每一年的七月四日他都會準時的到美/國報到。

雖然他的身體狀況一直都很差,可他總是會在阿爾弗雷德看不見的地方吐血,讓那個天真的大男孩認為他的身體已經好轉了。

亞瑟不希望在這值得慶祝的一天(至少對方這麼認為)讓阿爾為自己擔心,所以他盡量壓抑了頭暈等明顯症狀的出現。反正只要撐過這一天就行了,亞瑟這麼想著。

但今天卻很不識相的下了雨。

在這一天下雨,兩人的心情一下子跌到了谷底。由其是亞瑟,他覺得自己都快要把胃給吐出來了。

看著亞瑟越發慘白的臉,阿爾把房間的窗簾拉上,雖然這並不能阻擋雨水滴落地面發出的聲響傳進房裡。

「亞瑟,你沒事吧?」

阿爾難得沒有了笑容。亞瑟用手帕摀住嘴,原本應清澈而霸氣的綠眸此時卻讓人感覺虛弱不已。

「沒……沒事,我還好……唔嗯!」

「亞瑟!」

阿爾急忙爬上床,他看著斷斷續續吐血的亞瑟,卻發覺自己什麼也幫不了。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

「……哈啊……笨蛋、哭什麼……我沒事。」

亞瑟勾起虛弱的微笑,他騰出一隻手輕撫阿爾蜜色的髮絲,試圖讓對方冷靜下來。

「H、HERO才沒有哭!只是……!」

「是,你沒哭。只是在揉眼睛而已。」

亞瑟把阿爾攬進懷裡,用溫柔的聲音輕輕說著。

「好孩子,沒事的。」

這句話成功的讓英雄忍耐已久的淚水潰堤。

 

*謊言其之三 〝沒事,我挺好的〞*

 

 

-英/國人最常說的謊言之四-

 

 

「阿爾,是冰淇淋喔?要吃嗎?」

「啊、嗯!」

見狀,亞瑟微微皺起眉,卻還是在對方尚未發覺前露出溫柔的微笑,然後輕輕的在他金色的髮絲上吻了一下。

「我馬上回來。」

語畢,亞瑟便鬆開了阿爾弗雷德的手,往賣有對方最喜歡的食物的店鋪走去。一瞬間,他的神色變得十分嚴肅。

今天是他和他許久不見的約會,可不知道為什麼,阿爾弗雷德看起來並不是非常高興的樣子。就連笑容也變得少見。

結果到頭來,一直在期待這場約會的只有我亞瑟柯克蘭一人而已嗎。接過冰淇淋,亞瑟露出了一抹苦澀的笑。

「吶,你的冰。」

「謝謝你,亞瑟!」

至少在看見食物時,他還是平常的阿爾弗雷德沒錯。看著大口咬下冰淇淋而露出幸福表情的自家戀人,亞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一塊大石。或許是最近壓力太大的關係吧,亞瑟思考著,綠眸直直的望著前方。

所以他不會注意到,從身旁投射而來的視線。

* * *

「阿爾,最近還好吧?」

在交換了一個吻之後,亞瑟拋出了一個和現在氣氛格格不入的問題。阿爾弗雷德明顯的愣了一下,雖然帶有疑問、卻還是笑著開了口。

「嗯,沒事啊?」

「是嗎……你看起來很沒精神的樣子。」

「……才沒這種事呢!HERO一直都……」

「你看,又來了。」

亞瑟的綠眸暗了暗,接著用唇堵住了對方打算解釋的口。奪得先機的他得寸進尺的用舌頭在對方的嘴裡翻攪、肆虐。而大腦絲毫做不出任何反應的阿爾弗雷德卻只能任由亞瑟繼續那有些粗暴的接吻方式。

「我忍的夠久了,阿爾。告訴我,你怎麼了?」

亞瑟嚴肅又擔心的語氣讓阿爾弗雷德知道他不能再逃避。但藍色一對上綠色卻馬上轉開,亞瑟還是挫折了一下。

「……了……」

「?阿爾?」

阿爾弗雷德的聲音實在太小了,導致亞瑟除了尾音外其他都沒有聽見。就在他決定將身子向前傾的時候,阿爾弗雷德就猛地將臉轉了回來。距離近到在那一瞬間兩人的鼻尖互相擦過。

「啊───真是的!所以才說你是什麼都不懂的大叔嘛!」

「啥?!」

「『你很帥』什麼的、『和平常不一樣』什麼的,說一兩句也不會怎麼樣吧!」

亞瑟忽然什麼都明白了。

其實早在阿爾弗雷德到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今天戀人的裝扮特別可愛……什麼的,亞瑟無奈的笑了笑,不可能說的出口吧。而且說出來是會被打的。

但是阿爾居然會在意這個……不行、好可愛……真的好可愛。亞瑟低下頭,然後噗的一聲笑了出來。雖然引起了面前人的不滿,但他就是無法克制住自己的喜悅。

「亞瑟!」

「是、是……你很帥,真的。」

「這樣一點也高興不起來啊!亞瑟你這個大叔!」

誰叫他根本沒辦法真心讚美他很帥呢?因為、明明就是可愛比較多啊。

 

*謊言其之四 〝你真帥〞*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