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廢OTZ

*拆逆CP滾粗喔

*國/家名注意河蟹

*ONLY米英

*連載大概

*不定更

 

 

-01.

 

〝King,辛苦你了。〞

冷靜的聲音及淡淡的花香自身後傳來,King連回頭都不必也能知道來的人是誰。應該說、會在深夜來陪著他的也只有那個人了吧。

〝你不用睡嗎,亞瑟?”

推推眼鏡,King帶著一絲的疲憊回過頭看著自己的皇后。漂亮的祖母綠仍舊如往常般閃閃發亮。他還是像以前一樣注意禮節,站著時雙手都會背在身後。

〝等到King工作結束後才能休息。這是每個Queen的義務。〞

〝......〞

阿爾弗雷德揉了揉太陽穴,他已經不曉得該如何跟這位禮節及紳士為上的Queen說話了。原本King的工作就很忙,大部分時間都在外頭,再加上這位Queen是不久前才來的,相處時間根本少之又少。換句話說,他們其實一點也不瞭解對方。

〝King的工作完成了嗎?〞

〝嗯。〞

隨便應了一聲後阿爾摘掉了眼鏡,這就表示他要睡了。亞瑟趕忙站到一旁留走道給King過。

〝......〞

藍色的眸冷冷的瞥過Queen,接著他才跨出步伐。

〝快去睡吧。〞

〝是的。〞

微微鞠了躬,亞瑟以不吵到對方為原則,緩緩走出專屬國王的書房。

要說為什麼書房會有床,那是因為阿爾弗雷德在書房工作後常常因太累而直接趴在桌上睡著。為避免這種情況,騎士特地在書房也放了一張床供King使用。

聽見關門聲阿爾才轉過頭,靜待幾秒鐘後把眼鏡拿起來戴上,接著走回桌子前繼續辦公。

他是個孤獨的王,就連上一任的Queen都不太親近他。原因永遠只有他自己知道。所以他不喜歡辦公時還有人在一旁打擾,那讓他不自在。

而他不知道的是,站在門外的亞瑟並沒有想回房的舉動。他鬆開握著門把的手,喃喃著。

〝King的工作還沒完成之前,Queen是不准休息的。〞

 

 

-02.

 

〝......〞

這究竟是個怎麼樣的情況?

阿爾弗雷德一手插著腰,皺著眉,微微揚起頭以居高臨下的模樣盯著在書房門口邊睡著了的Queen。他只是想替自己泡杯咖啡好提振精神而已,豈知才剛打開門便聽見輕微的酣聲。阿爾感到困擾的呼了口氣。

不是才叫他回房休息嗎......

將門敞到最開,阿爾蹲下身,毫不猶豫的把亞瑟用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有些吃驚如此輕的重量,阿爾卻沒有在臉上表現出來。依他現在的精神狀態要把這個人抱回房間實在有點困難,就算他力氣再大、亞瑟再輕也是一樣。他把Queen抱進書房並輕輕放在床上,順便替對方蓋上質料不錯的棉被。

再度呼了口氣,這下終於可以去泡咖啡了。

關門的聲音響起,躺在床上的那個人睜開了雙眼,臉不爭氣的紅了起來。

King身上有著特殊的香味,這還是亞瑟第一次與那冷酷的人如此近的接觸。其實他、意外的很溫柔?這點從來沒聽騎士說過啊。

亞瑟很敏感,一點細微的舉動就能夠把他弄醒。所以在King開門的時候他早就醒了,只是不敢直視對方湛藍的雙眼。

直到他被抱起。

預料外的舉動讓他的心跳個不停,沒有緩解的跡象。不知道King有沒有發現呢?不要比較好,太丟臉了。

為什麼明明是這麼溫柔的一個人卻硬要把自己裝的那麼冷酷?就連笑容也沒有見過,這真的太奇怪了。亞瑟閉上雙眼。

黑桃國國王阿爾弗雷德,把將近世界上的一切都收於手中的大國的國王啊。

究竟,發生過什麼?

 

 

-03.

 

充滿稚氣的臉龐在自己面前被放大了好幾倍,想必沒有人不會感到吃驚。亞瑟花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平復心跳,順便釐清現在的狀況。

在書房的床上就這麼迷迷糊糊的睡著了,就連King之後睡在自己旁邊也不曉得嗎......警戒心遠遠不夠啊。Queen在內心責備自己的疏失。如果有個什麼萬一的話,要怎麼去保護King?

〝......〞

不過仔細一看,King的臉在睡眠中放鬆了不少,畢竟也才十九歲,孩子氣頓時毫無保留的散發出來。還挺可愛的不是嗎?亞瑟下意識溫柔的笑了笑。

接著他坐了起來,頭在一瞬間有點暈眩,但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亞瑟摸索著床頭櫃尋找自己的小禮帽,雖然沒有印象把它取下來,不過很可能是King做的吧。如此細心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亞瑟這麼想著,才終於找到帽子將之戴在頭上。

接著......Queen看向仍處熟睡中的King,他昨天究竟忙到幾點呢?該不該將他叫醒......?開始猶豫不決。

果然還是算了吧......亞瑟閉上眼呼出一口氣,今天就讓King好好休息一下吧。

才這樣想著,阿爾便以足夠讓放鬆中的Queen措手不及的速度將他拉到自己懷抱中。於是乎,亞瑟傻著眼讓King把他抱在懷裡,他又躺回去了。

〝什......咦、咦?〞

一向高傲冷靜的皇后此時也被國王預料外的動作搞到發慌,現在待著也不是、推開也不是,那該怎麼辦......Queen的臉開始發燙,接著他便沒有了想要掙扎反抗的動作。阿爾的體溫就像小孩子一樣高,這種溫度讓亞瑟感到安心,反而不會去懼怕這樣的行為。

〝......暫時就......這樣吧。〞

不過才不是因為很舒服的緣故呢。不免在心中補上這麼一句。

總覺得心跳聲異常的大,自己現在有這麼緊張嗎?可惡......平緩下來啊......!

〝......麗......〞

〝?〞

好像聽到King說了什麼。亞瑟從阿爾的胸膛上抬起頭,努力從對方抱的死緊的懷中往上伸展,湊到King唇邊去聽他說的話。

〝艾米麗......〞

〝......〞

Queen二度傻眼。這不管怎麼聽都是女生的名字不是嗎?

然後,阿爾的手臂又收緊了力道,全力將懷中的人抱緊。

〝想妳......艾米麗......〞

〝King......?〞

心跳聲逐漸平復,他也不曉得為什麼。

 

 

*待續*

艾米麗終於可以出場了!!

 

 

 

 

【不算屬於本篇的、很久以後時間設定的小番外】

 

*是之前本篇的好久之後、兩人現充的時間點!!(文中的亞瑟根本米廚末期(#)*

 

和阿爾弗雷德交往了這麼久之後,亞瑟才終於摸清楚自家King的獨特撒嬌方式。像是要出遠門的前一天,只要不是要緊的事那阿爾就會一言不發的板著一張臉,搞的全皇宮上下都不安寧。只有Queen會發現他雙手緊緊絞著風衣的邊緣不放,這時就知道真正不安的人其實是他了。亞瑟感到有些好笑的走了過去,一邊想著他什麼時候這麼可愛了一邊撫上他的臉頰。

〝我等著你回來,我的King。〞

〝......嗯。〞

雙手鬆了開來。發現這微小的舉動,亞瑟真的忍不住要笑出聲了。祖母綠的瞳滿滿是寵溺這孩子的神情,Queen伸手整理了下King的衣服,接著抬起頭,讓阿爾在他的唇上印下輕輕一吻。

三個月後,阿爾才終於從紅心國回來。這次待的時間還算短,不過夠讓亞瑟品嚐寂寞的滋味了。

才剛見面打完禮節上的招呼後Queen便主動鑽進King的懷裡,享受只有阿爾才能帶給他的安心及幸福感。而對方則看似冷靜的輕撫自己的頭,那掌心的溫度還是一樣那麼溫暖。亞瑟感到滿足的瞇起了眼。

〝歡迎回來,嗯......〞

也不曉得誰先主動湊上對方的唇,兩人的唇瓣開始互相摩擦並輕咬。Queen的吻技不知道為何比King還要好,總是能主導優勢讓兩個人都感到舒服。輕柔的吻越轉越激烈,最後成了瘋狂渴求對方般色氣的吻,但基本上還是Queen帶的。

好不容易分開後,結果反而是主導優勢的亞瑟臉最紅潤。阿爾的臉跟之前相比稍顯紅了些,但一跟眼前的戀人比起來就不算什麼了。

亞瑟高興的笑了笑,阿爾也微微瞇起眼,嘴角勾起了弧度。那是極度溫柔的眼神,也只有在亞瑟及〝那個人〞面前,他才會露出這種笑容。

看樣子,今天King的心情非常的好呢。

 

 

*11/11 POCKY日賀文!*

 

藍色的眸中倒映著的是美麗的祖母綠,過近的距離讓兩人都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不禁有些緊張了起來。

而從頭到尾冷靜的King則是微微偏了偏頭,挑起眉毛如此說著。

〝亞瑟,我討厭甜食。〞

Queen漲紅著臉生氣的把口中的Pocky給咬碎。

 

 

*番外?作者惡趣味使然的爆發性(?)產物!(沒有後續意味)*

 

今天的King反常的有點可怕。不......

亞瑟皺了皺眉。

是〝非常〞可怕。

要說是怎麼發現這異常的,就得從早上開始講起。Queen一如往常著衣完畢後走出臥室,卻意外的在走廊上遇見房間完全在反方向的阿爾弗雷德。因為這個異常而感到有些驚訝的亞瑟在愣了幾秒鐘後才微微鞠躬對King道早,而對方則在自己抬起頭的那瞬間用戴著白手套卻溫暖的手摸了自己的頭。

還附帶一抹溫柔到不像是King的微笑。

「......King......?」

亞瑟毫無顧忌的瞪大了祖母綠的瞳,他早已習慣阿爾的冷漠,所以對這突如其來的反常感到無所適從。

「早上好,Queen。」

溫暖而柔和,這簡直不像是原本能少說話就少說話當然最好是不用說話的King啊?!

「那個、King......對吧?」

不管怎麼樣得先確認才行。亞瑟皺起粗眉,雖然對方十之八九會點頭。

但他只是微微瞇起藍眸,意味深長的加重了臉上的笑意並說道。

「你覺得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