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長篇大坑

*CP為伏見猿比古(妖怪)X八田美咲(人類)

一周一更,相信我,決不食言

百度伏八吧微薄上都能看到這篇的身影喔

 

 

 

──這是什麼詭異的第一次見面誰可以告訴我。

 

「這裡喔!這~裡~啊~哈哈,跑太慢的鬼可是抓不到的喔!」

「可惡!小健你站住!」

柔軟的草隨著微風輕擺,露水折射了溫和的陽光,更顯亮麗而突出。有好幾個年齡約七、八歲上下的孩子在草地上追逐,彼此都不亦樂乎。

在這片廣大的草地上有一棵不知從何時起便佇立著、彷彿高聳入天的大樹。枝葉鬱密,而且是很漂亮的深綠色,讓人完全不敢相信它是棵年事已高的樹木。

不過,這棵樹能夠活下來完全是靠戶外的風吹雨淋,並沒有任何人為因素來讓它更加茁壯。也因此,在這座城市裡,這棵樹簡直可被稱為一個「奇蹟」。

「啊哈哈~抓不到~抓不……噗哇!」

「!小健!」

跑著跑著,其中一位名叫小健的孩子撞上了那棵大樹粗壯的樹幹,然後因反作用力的關係而往後坐倒在地上。

「好痛……這棵樹怎麼還在這裡啊!」

小健皺起眉,小小的臉龐露出的卻是憤怒與不悅。他摸了摸額上的傷痕,反而因為刺痛感而發出「嘶」一聲然後迅速收回手。

低下頭,白皙的手指上沾染了紅色的液體。

「……!」

流、流血了……

「可惡……!這是、什麼爛樹!」

小健抬起了腳,不顧其他同伴們的喊叫,自顧自的往那棵樹的樹幹踹了下去───

「嗚哇!」

就在僅差零點一公分的距離時,一陣風以漩渦的方式往小健抬起的腳那方向捲去,力道之大,讓他一個重心不穩又往後跌坐到了草地上。

「小健!沒事吧?」

一個女孩叫喊著。

「唔……我沒……」

「什麼沒事?該問也該是問樹有沒有事吧?好端端的佇立在這也能被你撞到,不道歉就算了還想踹它?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最討厭人類了。尤其是像你這樣的小鬼。」

小健頓時瞪大了眼,誰……是誰在說話?那不像是他同伴的聲音!

隱隱約約的,他似乎能看見樹的後方有人影。服飾……感覺不像是現代人會穿的,而他也沒有見過,一時之間不曉得該如何形容。要怎麼說呢……很像和服,卻又不完全是,蓬鬆的隨著風而擺動,柔軟的如同地上的小草一般。

而他身旁淡藍色的光,已經很明顯的顯示著這個「東西」───

並不是人類。

「啊……啊啊……」

在察覺到這個事實時,小健張大嘴卻又無法說出一個完整的句子,只能維持著坐在地上的這個姿勢,驚恐的發出一些單音。

「嘖,你們這些小鬼可不可以別在這裡玩啊?損壞這棵樹的話我可……嗯?啊……難不成你看的到我?哼,挺有趣的,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可以看的到妖怪的人類了。」

這名妖怪絲毫不介意說出自己的真實身分,反而還揚起一抹饒富趣味的笑容。這讓小健身旁的空氣溫度瞬間降到最低點。

「小……小健?」

那群同伴們很早就發現小健的不對勁,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將他拉起。因為從以前開始,他就常常會說自己看到了什麼奇怪的東西,但就算那時也有其他人在場,那些人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這實在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不……不要啊啊……是、是妖怪啊啊啊啊───!」

不知從哪來的勇氣瞬間灌進了小健的身體裡,讓他邊慘叫著邊連滾帶爬的往出口的方向跑。而其他同伴看見他這樣的反應,也被嚇的不敢回頭,只能跟著他的腳步一起跑。

過沒多久,這片草原又回復了原本的寧靜。

「……吵死人了。」

外貌與人類十分酷似的妖怪呼出了一口氣,接著他撫了撫自己的頭,可惡,還是很痛,那個小鬼撞下去的力道還真不是蓋的。

不過,究竟有多久,這裡沒有半個人來了呢?那些小鬼能找到這個地方也真厲害。本來想睜隻眼閉隻眼的,但只有傷到了這棵樹他絕不能坐視不管。開玩笑,這棵樹跟自己可是生命共同體,要是樹受到了過多的損傷那他就會不復存在了。

「好想……再找個誰來作弄一下……」

妖怪的好玩心發作,他甩了甩手臂上有些礙事、過於蓬鬆的布料,接著腳踩了一下地面,輕鬆的跳到了大樹的樹枝上。

就在這裡等著吧。反正自己的時間還很多,就等到下一個人類來吧。

這麼想著,他閉上了雙眼。

* * *

「唔哇,這裡好漂亮!沒想到居然有這樣的地方!」

幾乎是同一刻,他睜開了眼,過於冷冽的視線狠狠刺穿了站在大樹前方不遠處的那個橙色頭髮的少年,可對方並沒有那麼重的警戒心,像是什麼都沒有感覺到似的繼續往大樹的方向走去。

愚蠢的人類……

他收起了凶狠的視線,轉而用慵懶卻又帶有鄙視意味的眼神望著對方。

然後,露出了玩味般的笑容。

要怎麼作弄他呢……如果是普通人類的話、忽然現身什麼的絕對沒有用,因為他鐵定看不到他。那就用妖力嚇嚇他?哼哼……

「───唔億?!」

忽然感受到了不知從何而來的力量,他一下子笑容盡失,取而代之的是驚嚇與戒備。但還來不及反應,他便因重心不穩而從樹上摔落。

───碰!

「喀……痛……」

「……咦?原、原來樹上有人來著?」

……啥?

以非常悽慘的姿勢摔到地上的妖怪眨著眼,在聽到少年說的話時一開始還反應不過來,但當他將這句話反覆咀嚼、食用消化完後才知道自己糗大了。

「嘖……」

不耐煩的咋了舌,沒想到來的第二個居然又是能看見妖怪的人類。

而且……這是什麼奇怪的見面方式……!顏面盡失!不行、不能就這樣說自己是妖怪!這樣會丟了伏見一族的臉……!

「喂,你沒事吧?」

少年仍舊站著,不過為了觀察目前還躺在地上的「人」的傷勢,於是彎下身,一手叉著腰、一手抓著書包的背帶,開口詢問對方。

「……沒事。」

少年的影子打在他身上,正巧遮住了刺眼的陽光。雖然他是妖怪,卻是與眾不同、會覺得陽光刺眼的「異類」。

「是嗎?可是應該爬不起來的吧?走吧,去我家,我幫你療傷。」

「……不需要。」

「說什麼啊!基本上只要是正常人從那裡摔下來一定會受傷的!」

「……」

是這樣的嗎?他是妖怪,而且是個不與人或同類打交道的孤僻妖怪。他不知道人類從那麼矮(至少三層樓高)的地方摔下來會受傷,起碼他現在已經不感覺疼了。

如果不像個正常人類的話一定會被懷疑的。而且這傢伙應該也見過不少世面,妖怪見的也不少了吧。被發現真實身分的話鐵定無地自容……

「啊啊,那就麻煩你了。」

少年聞聲,揚起了大大的笑容,然後伸出手將對方給拉起。

「唔哇,你比想像中還輕耶?」

「……」

「話說還不知道你的名字,我是八田,那你呢?」

「……伏見。」

他一定是沒吃藥才會把自己的真實姓氏給說出來。

「名字呢?」

「你不是也沒說嗎。」

「……不能只你說嗎?」

「不能。」

「……」

「……」

「八田……美咲。」

「伏見猿比古。」

一開始,我真的只是想捉弄他而已。

 

 

*TBC*

我會加油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