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伏八,對,連我也不知道我打的到底是不是伏八…

*我就說我取名很爛你們都不信

*高虐

*劇情微亂注意(看不懂的可以看看後記)

*此梗為伏八吧的某位親夢見的內容,已獲本人許可才拿來打成文章

 

 

 

伏八 嶄新

 

 

八田的眼眸充斥著即將滿溢而出的殺意。

和以前看著他的時候不同,已經不只有單純的『恨』而已。

而是更加徹底的,想要置人於死地的。

伏見照單全收。

「……我問你,你剛才說的……」

低沉的聲音傳出,沉重、悲痛、憤怒以及痛苦混雜在一起,什麼快樂、樂觀、興奮以及幸福,這些正面而抽象的詞語從八田的語氣裡完全聽不到。

「是真心話嗎?」

面臨爆發的邊界。

伏見總覺得自己的世界崩了一角,但在看見八田的瞳孔映著自己的身影時,那個崩壞的地方似乎又被填補了起來。

就這樣不斷的重複。

可是、仍然少了些什麼。

「啊……果然是只有初中畢業的笨蛋才會問的話啊。」

還未摸清楚自己真正的想法,身體就先開始動作,這點倒不會讓伏見訝異。

畢竟,幾乎每一次都是這個樣子。

「殺了你。」

沒有習慣的赤及溫暖包圍全身,稍微頓了下的八田握緊球棒,連滑板都不用了,直接往伏見的身上打下去。

當然,原本實力就比八田略勝一籌的伏見輕鬆的躲開了這擊。就算沒有赤色之力,可他畢竟還是青之氏族,青之王宗像禮司還活著,那麼青色的力量就不會因為周防尊的逝去而消失。

連拔刀都不必,也可以輕鬆獲勝。

「美咲果然只是個動武而不動頭腦的小混混啊。」

勾起從容的微笑,伏見目前還不打算對八田出擊,只是靜靜的等待他的攻擊,然後閃躲。

目的在於不著痕跡的摧毀對方的自尊心。

可八田的耐心卻遠遠超過伏見的預期及想像,他不斷的攻擊、攻擊再攻擊,私毫沒有想放棄、或者更加氣憤的現象。

反而,先把耐心磨光的是伏見。

他咋了咋舌,正想從口袋裡拿出小刀的同時被對方發現一絲空隙,發出「切」的一聲,伏見想閃躲卻不及,和八田的距離頓時拉的很近。

所以,他很清楚的聽見了,八田的碎碎唸。

「殺了你、絕對要殺了你,背叛者、背叛者,我恨你,我恨你,我恨你--」

伏見的腳步一個不穩,跌坐到了地上。他完全沒想到自己會出現這樣致命性的失誤,想要站起身,卻發現全身都在顫抖。

……怎麼回事?

『我你,我你,我你--』

八田的聲音在他的腦海裡不斷重複播放。

奇怪……不是應該感到高興的嗎……?他看著我了……他現在只看著我了啊……?

--不對。

我想要的才不是這樣。

「逮到你了啊?」

球棒的頂端在伏見的面前放大,雖沒有令人畏懼的赤色火焰纏繞,但八田的眼神卻令伏見感到驚訝。

他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不再純淨的眼眸反射出的,是黑暗。

--確確實實的想要把伏見殺掉。

「……」

死亡什麼的並不可怕。一直以來伏見所害怕的,只是八田的離開而已。

所以他懇求對方的恨,因為若是這樣的話,對方就只會看著自己了吧。

……他的想法是不是錯了?

八田眼中純粹的恨,讓他好害怕……。

「美……」

「去死吧,猴子。」

肯定的語氣,堅定的意志。

……真是可笑。

「伏見,緊急拔刀。」

既然不能一起活在這世上……那至少,一起死吧?

讓我親手殺了你。

* * *

蟬鳴的聲音加上悶熱的天氣,實在是一個令人心情非常不好的一天。

「啊~啊~煩死了,好想翹課啊!」

「啊哈哈,八田如果你真的這樣做的話,老師鐵定不會放過你的!」

「我、我知道啦!不需要你們提醒!」

一如往常吵鬧的教室中,沒有隻身一人坐在自己座位上、擺弄著終端機的人。

八田坐在別人的桌子上,和自己的一群朋友聊得開心。這時,腦袋裡卻忽然冒出一個人的樣貌--

烏黑卻柔軟的短髮,戴著黑框眼鏡,一副優等生的模樣。

八田呆了幾秒,然後下意識的四處張望,尋找這個人的蹤跡。

「八田,你在做什麼啊?」

他的同伴不解,聊天不是聊得正開心嗎?忽然這樣……是想找什麼東西?

「呃……不,沒事啦。」

搔了搔頭,八田有些尷尬的笑著。

是啊,去找這個人做什麼啊……

八田仰起頭,呼出一口氣。

明明只是夢裡出現的人不是嗎。

「啊八田,上課鐘打了!」

「嗚哇!」

吵吵鬧鬧的日常,就這樣過去了。

轉眼間,八田畢業了。

當他一個人坐在街上的某一角打電動時,那個有著不可思議力量的人出現在他面前。

然後,他加入了吠舞羅。

從頭到尾都是他一個人,沒有其他人陪著。那些稱為『伙伴』的傢伙早在初中時就嫌他煩人,然後一腳把他踢開了。

對,本來就是該一個人的。但是為什麼……

「……」

八田摸上印在自己鎖骨下方的刺青,閉上眼,那個總是在夢裡出現的人的面貌又再度浮了出來。

可是,始終不是很清楚。

--好空虛。

「八田,怎麼了嗎?」

十束從八田後方靠近,並順手摸了摸他的頭,再將身體微微彎下。

『美咲,不喝牛奶長不高啊。』

「煩死了臭猴子!我喝不喝牛奶關你什麼--呃啊十束哥!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八田反射性的拍開了放在自己頭上的手,極度不友善的開罵。不過在發現對方不是自己口中的『猴子』時趕緊道了歉。

「不,沒關係。倒是你口中的『猴子』是誰啊?八田新交的朋友嗎?」

「……『猴子』?誰啊?」

「咦?不是你剛剛說的嗎?」

「我?我剛剛……」

八田的瞳孔微微放大,然後說到一半的句子就此打住。

剛才好像有個畫面一閃而過……

雖然很快,卻清晰無比。

一個坐在地上、穿著藍色衣服的人舉著手中的刀,然後刀鋒刺穿了站在他面前、舉著球棒又戴著針織帽的人。面貌看的都不是很清楚,不過就那身衣服看來,刺人的是隸屬於Scepter4--青色衣服的族人。

但是那個被刺的人……又是誰?

「八田、八田?八--田--!」

「……十束哥……」

待十束叫喚許久後才回過神的八田茫然的開口。

「嗯?」

「……關於剛剛拍掉你的手的事,是因為我忽然把這個景象跟某個人還有他說的話重疊在一起了……」

「喔?是怎麼樣的人、說了些什麼呢?」

「他……的樣子我不是很清楚,可是他好像會摸我的頭,然後調侃我的身高。」

「啊呀……」

「不過我想,這都是夢吧。」

八田勾起了一抹微笑。

「這樣子啊。」

十束直起身,對著八田說了一句「要趕快來吃午餐喔」,然後就走掉了。

留下八田一個,收起僵硬的笑容,然後回憶夢裡的一切,以及剛才一閃而過的景象。

他不是不想告訴十束,而是不能把這種小事告訴他人,讓別人為他擔心。

「……想不起來。」

八田嘆了口氣。嘛說的也是,畢竟那些都是夢啊……

「小八田、再不過來吃午餐的話就要被鎌本給吃光囉!」

「哈啊?!鎌本你這胖子、不准吃我的午餐!」

「我沒有啊!草薙哥--!」

「啊哈哈哈……」

是啊。只要繼續這樣過下去就好了,跟大家一起,吵吵鬧鬧、快快樂樂的過下去。

什麼伏見猿比古,根本沒必要去在意嘛。

……咦?

 

 

*完*

 

我就知道我打長篇每次後面都會渣掉(撞牆

而且中學部分打的太少,還有想表達的感覺以及重點都沒打出來,太可惜了……

話說應該有很多人搞不懂吧,為什麼最後只剩下八田一個人。

這裡要開始解釋了喔,有劇透注意

 

最前面是兩人相愛相殺很清楚嘛,然後中間是八田從『夢』裡醒來之後,發現自己又回到中學時代時的場景。

對於回到中學時代的八田來說,19歲的他們就如同是一場虛擬的夢。所以在這個時候,並沒有伏見的存在。而八田也認為伏見只不過是夢裡的人物而已。

偶爾會想起他,卻不是很清晰。

所以這篇文本質上是高虐……但被我打出來就一點都不虐了。(面壁

至於伏見是怎麼死的……拜託不要問我……請各位仔細思考一下八田手上拿著什麼,這樣就知道為什麼我把伏見的死因及死法鬼隱了……

如果真的想知道的話…就留言問我好了,不過最好是不要。我不敢想像那個畫面更不敢打出來…

最後感謝各位看到這裡,我們下篇虐文再見。(笑

《後記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