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八 失眠症

 

 

【伏八】失眠症。

「……」

睡不著。而且,眼睛好痠。

八田翻了個身,試著不要把注意力放在外面呼嘯的風聲。

總覺得身邊缺了股溫暖。少了,就不習慣。

單人床若用「空盪盪」這個字眼來形容有點奇怪,但八田就是有這麼一種感覺。

缺少了……究竟缺少了什麼?

* * *

「八田哥,你最近是不是沒睡好啊?」

原本單手支撐著下巴頻頻點頭的八田忽然像是被驚醒似的全身顫了一下,快闔上的眼也因這個其實不大的聲音而猛然睜開。

「什……你說誰沒睡好啊!怎麼可能有這樣的……事。」

對著鎌本咆嘯了幾聲後,八田的聲音漸漸變得虛無縹緲。

然後眼睛又快閉上了。

「……」

鎌本只得無言。有的時候,他真的覺得八田的自尊心實在是太高了。就連這點小事也不願意承認哪……

「八田,你現在有空嗎?」

赫然插進來的十束掛著抱歉的笑容,好像是對吵醒八田這件事感到有些猶豫,卻又不得不做。

「唔……十束哥?怎麼了嗎?」

逼著讓自己的身體挺直,八田帶有睏意的聲音並沒有被兩人忽視掉。更何況他的黑眼圈也一天比一天明顯。

「我等一下要跟King、還有草薙哥一起出去辦件事,所以可以麻煩你把一些東西買回來嗎?」

十束雙手合十,邊觀察八田的反應邊如此說著。

「……嗯,沒問題!」

頓了一、兩秒消化吸收十束方才說過的話,八田還頗有精神的站了起來並拍拍自己的胸膛。

「那就先謝謝你囉。來,這個是清單,上面有地址喔……還有錢都在這了。」

「喔喔、有布丁啊!」

「是啊,因為安娜想吃嘛。……不過八田若是想吃的話也可以喔。」

看著兩人像平常一樣的對話,鎌本稍稍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不過真的沒問題嗎……?

「八田哥,我看我還是跟……」

鎌本的話還未說完,十束就輕輕拍了下他的肩膀,然後對他微笑著。

「八田,路上小心喔。」

「我知道了!那我走囉!」

八田抱著滑板興沖沖的跑了出去。

而鎌本則把未說完的話硬生生的吞回去,然後帶有疑惑的眼神望向十束。

「噓。」

十束把食指放在唇邊,俏皮的眨了眨眼。

「啊……難不成……」

鎌本恍然大悟的點了點頭。不過隨後又皺起眉,搔了搔臉頰。

「不過這樣真的……沒問題?」

十束則回以肯定的微笑。

「一定沒問題的。他們,對彼此都是特別的啊。」

然後他歪了歪頭,又補上這麼一句:

「要不然等他回來之後再請他吃布丁賠罪嘛。」

「……」

* * *

「……?」

望了下手中的紙條,再抬頭望了望眼前的一大片空地,八田有些傻眼。

該不會十束哥記錯位置了?

「呼哇……沒想到十束哥居然搞錯了。」

八田打了個哈欠,順手把手中的東西胡亂塞到口袋裡。

真的……有點睏了。好想回去睡覺啊但是十束哥交代的事還沒完成……而且就算上床了也不知道睡不睡得著……

就在八田陷入「要不要乾脆隨便去個市場把東西買齊」的天人交戰時,身後傳來了清楚的腳步聲。

「?」

誰來了?

八田還沒來得及轉頭,慵懶的聲音就先傳入他的耳裡。

「這裡是隸屬於S4的管轄地區,閒雜人等請不要隨便進……美咲?」

天啊。

八田的嘴角抽搐。

最糟糕的情況……不外乎就是在這種最差的心情最差的時間最差的地點遇到最不想遇到的人!

「猿比古……我現在心情很差你最好不要煩……呃?」

八田的語氣極度不友善,就算是笨蛋也聽得出來。但是就在他轉過頭的那一剎那,這種語氣突然變了調。

明顯的錯愕。

「啊~真巧啊美咲~來打一場吧~」

「不、給我等等。你的黑眼圈是怎麼回事啊?」

「……嘖。」

聽見八田的話語,伏見有些煩躁的咋了舌。

「不關你的事啊。話說你這傢伙還不是黑眼圈很嚴重。」

「啊?!說什麼啊你!不曉得是誰的比較嚴重喔?!」

「……你的重點擺在這裡嗎。」

雙方見面後並沒有馬上開打是很少見的事。不過就這狀態來看,想要開打恐怕也很困難。

不曉得會不會打一打誰先睡著。

八田皺著眉,十分警戒的盯著伏見,但由於精神不夠集中,無法把力量全部發揮出來。

「……為什麼失眠?」

半晌,八田開口。

「我沒說這是失眠。只不過是工作太多,每天熬到很晚而已。」

「……哈,那還真羨慕你啊。」

八田自嘲的輕笑。

「那你,又為什麼失眠?」

「……切,關你屁事。」

「……」

伏見先是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之後才霸道的抓起八田的手腕往前拖……不、是往前走。

「喂喂?!吃錯藥了啊你?!放開啊!」

「閉嘴。我現在很睏。」

「所以呢?!這有什麼關……哼!」

八田的背撞上了牆壁,發出一聲悶哼。

明明看起來是杳無人煙的空地,卻有這麼一條類似巷子的通道。很黑,但對於夜視能力很好的八田來說不成問題。更何況還有陽光照進來。

不過重點是伏見究竟要做些什麼?

「……別動。」

八田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伏見就先有了動作。他雙手環住對方的頸子,把頭湊到對方髮邊,是他熟悉的香味。

然後,身體一整個放鬆。

「嗚哇?!」

八田無法支撐對方突如其來的壓力,於是重重的跌坐在地上。雖然痛的他想把眼前的對方揍一頓,但是襲捲而來的睏意讓他驚訝。

怎麼搞的……忽然很想……睡?

八田的雙手不自覺的抱住伏見的腰,這股溫暖讓他感到安心,這個氣味讓他感到舒服。

然後,眼睛緩緩的闔上。

* * *

「……美咲。」

低喃著最為熟悉的名字,伏見的手撫著八田後腦杓的髮。像以前一樣。

針織帽早已被扔到一邊,因為那只會妨礙伏見的動作。

其實他是失眠,真的失眠。原因大概就跟八田一樣,總覺得少了些什麼,睡不著。

不過他清楚的明白自己是少了什麼,唯獨這點不同。

「美咲……美咲……」

有規律的呼吸聲在耳邊迴盪,讓伏見知道自己懷中的人還是活著的。

如果世界就這樣毀滅,那該有多好。

如果美咲眼中只有自己,那該有多好。

……如果那時不聽美咲的話,而是去遊戲中心玩的話,那該有多好。

「……美咲……」

哭腔。

我想我的失眠症,永遠都不會好。

 

 

 

*完*

為了放上伏八吧而特地打的文

中華隊輸了,但是努力了。前八強已經很了不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