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南涼-為了你。

 

只要是為了你,要我怎麼樣都無所謂。因為是為了你……

為了你這棵腦袋不知道在裝什麼的笨蛋鬱金香,為了保護你這天真到有點愚蠢的笑容,為了不讓你受傷,還得一天到晚唸著你。

但是,都不討厭。

因為是你。

「……你有事啊?加賽爾?」不一樣。望著南雲嚴肅的側臉,涼野感到心痛。不一樣,真的不一樣。小時候,他明明會因為自己特地來找他而笑的很開心。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此嚴肅的模樣。

「沒有……是有關你之前說的,『新創世紀計畫』。」涼野逼自己冷淡,逼自己直視著『南雲』。放在身後的手,悄悄的握緊。

「喔,那個啊。」南雲聞言,像是嘲笑般的一笑。接著他讓自己整個人面對著涼野,將手中的資料遞給他。「哪,這個是我們『太陽火焰』的資料。因為要從裡面挑出最優秀的選手,所以我們兩個要把隊伍的資料給對方看。然後再來做討論。」

「嗯……」其實涼野根本充耳不聞。眼前這個『南雲晴矢』,真的是南雲嗎?嘲笑般的微笑,認真的神情,一點也沒有小時候那天真無邪的模樣。

變了。

「欸!加賽爾!你有沒有在聽啊!?」南雲不耐煩的對眼前貌似正在發呆的人一吼。「『鑽石冰晶』的資料呢?你有帶嗎?」

「……沒有。」

「……」對對方的回應感到無奈,南雲扶額。「那你還是先回去拿好了。」他擺擺手,示意涼野回去。

……不對。

「加賽爾……?你做什麼啊!?喂!」

他不是……

「你瘋了嗎!?放開!」

他才不是……南雲晴矢……

「本大爺叫你放開我!你是沒聽見嗎!?加賽爾!」

「我不是……加賽爾……」涼野緊緊抱著不斷掙扎的南雲。總覺得……眼前的事物越來越模糊,真的,不是幻覺。「我叫涼野風介……不是加賽爾……不是……」

南雲愣住。

「什……什麼涼野風介?我不認識!我不知道!」南雲貌似因為這句話變得更激動了。但是,他並沒有再試著去掙脫涼野的懷抱。

是不是,想起了什麼?

「晴矢……」涼野哽咽的聲音傳出。而南雲的眉卻皺的更緊了。他不想想起來,全部都不想!現在的他是『潘恩』,不是什麼『南雲晴矢』!不是那個被大家所唾棄、厭惡的孤兒南雲晴矢,而是已經獲得新力量所重生的潘恩!

「你滾!我不認識什麼涼野風介、南雲晴矢!我誰都不認識!」南雲皺眉大吼,狠下心把涼野一把推開。「我叫你滾!除了練球時間外,別讓我看到你!」現在的自己真的、真的亂極了!

真的不一樣啊……明明是一樣的臉,一樣的髮型,但是說出口的話不一樣,對待人的方式也不一樣。

心好痛。

涼野默默的站起身,唇微微張開,似乎想說些什麼,但是又馬上閉了起來。

對現在的『南雲晴矢』,不管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的。

那就用,行動證明如何?

***

「你們這樣亂行動,又能夠證明些什麼?」面對基山的問話,南雲不知道該說什麼。但是他皺著眉,狠瞪著對方的樣子就足以代替所有的話了。

前一分鐘,『混沌紀元』準備迎接勝利;後一分鐘,所有的計畫都被打亂了。

都是因為眼前這個來破壞好事的基山廣。

基山有點無奈的望了南雲一眼,然後再看向自始至終都很冷靜的涼野。

他忽然有一種想惡作劇的念頭。

「那麼,你們有心理準備要接受懲罰嗎?」基山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在南雲眼裡,只覺得他心裡打著不好的算盤。而在涼野眼裡,並非如此。

如果你願意一個人扛起這個責任的話,那南雲的懲罰就免了喔。基山的笑,彷彿這麼告訴著涼野。

如果自己扛起全部的責任,那麼晴矢就不會受罰了嗎……?

「基……古蘭。」涼野雙手握拳,像是下定決心般的開口。

「嗯?有事嗎,加賽爾?」基山微笑。這笑,就像是小孩子惡作劇得逞般的笑容。

只不過更加邪惡就是。

涼野深呼吸,緩緩開口:

「所有的懲罰,我一個人承擔就夠了。」

基山的笑意更大了。而南雲卻愣住了。

「你在說什麼傻話!?隊長是我,邀請你加入的也是我!憑什麼只有你一個人受處罰!?這樣的事我絕不同意!」南雲氣急敗壞的對著涼野大吼。而後者冷靜的望著前者,伸出手,將對方抱住。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真的。」涼野哽咽的聲音清楚的傳進了南雲的耳裡。為什麼……明明不想受處罰的吧?聲音明明那麼哽咽……那為什麼要自己扛下所有的處罰?南雲不解,真的不解。但不管他再如何拼命的想,也不會想到是涼野為了保護他才答應的吧。

「真感人哪。」露出一個和說的話完全不搭的笑容,基山漸漸往南雲和涼野的方向逼近。「那麼~加賽爾,該走囉。去接受處、罰。」

「……」涼野皺了皺眉,放開了南雲。「哼,要走就走啊。」

「真乾脆啊。那麼就走吧。」基山笑了笑,瞥了一眼南雲。「啊,潘恩,就麻煩你在房間裡待命囉。」輕笑,抓起涼野的手,往外走去。見到這一幕,某人很不高興的皺起了眉頭呢。

「放開我。」涼野試圖甩開基山的手。「你都已經有你的雷傑了,有必要……」

「說話很諷刺呢,加賽爾。」基山的笑容變的有點僵硬,然後將手鬆開。

「哼。」涼野甩了甩被基山抓緊的那隻手,不悅皺眉。「說吧,處罰。」

「處罰啊……」基山摸了摸下巴,意味深長的笑了。

這個處罰,絕對可以讓加賽爾很難過、很難過,說不定會讓他哭出來呢。

***

「加賽爾那傢伙沒事吧……已經過了三天了,都沒見到他……」南雲喃喃著,這過度的擔心害的他連食慾都沒了。

「潘恩?你要去哪裡?飯還沒吃完耶……」以前同是『太陽火焰』裡的隊員厚石放下碗筷,問。

「……」南雲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不可能說是因為擔心加賽爾,所以想要去找他……忽然,南雲好像發覺了什麼事,很認真的對著厚石說著:

「我不叫『潘恩』,我是『南雲晴矢』。而你也不是『席特』,是『厚石茂人』。」

這句話,讓在場所有的隊員都愣住了。

「從現在開始,我們都不是什麼外星人!我們是我們,不是別人!」南雲大喊著,然後他打開門,從飯廳裡衝了出去。

「『我們是我們,不是別人』……?」厚石喃喃唸著南雲說過的話。

「涼野風介給我出來!你是要待在房間裡多久!?」據『鑽石冰晶』的隊員所言,涼野這三天都待在房間裡,飯都是由隊員送進去的。南雲氣急敗壞的敲著涼野房間的門,大吼著。

「……這個笨蛋……」涼野趴在床上,試圖用棉被和枕頭隔絕南雲的聲音。基山的處罰對其他人而言一定是沒什麼大不了的處罰,但是,對於他不一樣。

「什麼?你叫我一個星期不要見到潘恩?」涼野聽到基山的話之後,不敢置信的睜大雙眼。這……

「對。不能接觸、交談、見面。要避開他,懂了嗎?就一個星期,很短吧。」基山呵呵的笑。他知道,一個星期對於涼野來說,如三秋。

涼野咬著下唇。他沒有想到,基山居然能如此狠心!但是,這個懲罰如果不答應,那麼晴矢就會……

「……我知道了……」涼野低下頭,答應。

基山笑得更開懷了。就算他本人不想,但是是為了南雲嘛!所以啊,再苦也得忍耐。

「那就這麼說定囉。如果你在時間內破壞掉這個規則的話,潘恩會怎麼樣……你很清楚吧?」基山的語氣含有很濃厚的調侃意味。

廢話。他當然清楚的很。涼野雙拳握緊。一個星期是嗎?那就只好忍耐、忍耐、再忍耐了……

沒辦法,因為是為了他……只要是為了他,這點忍耐沒關係的……沒關係的……

回想結束,涼野真的很想鑽個洞,乾脆躲在裡頭一個星期算了。居然連交談都不能?這基山也太絕了。

「風介!開門啊!風介!」南雲的聲音更急了。很久……沒聽到你叫我的名字了……涼野固然感到高興,但是他不能回話啊……該死的……

「風介!我現在是南雲晴矢!是晴矢!不是潘恩了!所以你也不是什麼加賽爾!你是涼野風介!開門啊!」南雲說的字句,清清楚楚的傳進涼野的耳裡。一點一點的劃傷他的心。如此令人高興的話……為何是在這種狀況下說出來呢?所以,心好痛。

「嗚……嗚……」南雲停止吼叫聲,所以他聽見了,從房間內傳出拼命想壓低,卻還是不小心流露出來的微小啜泣聲。

「風介……?」南雲不捨的輕聲唸著涼野的名字。然後他下定決心,直接用腳把這扇門給踹開。

『碰!』的一聲,門應聲倒地。

「風介!」南雲衝過去,直接跳上床,把涼野緊緊抱住。

「你、你這笨蛋……幹嘛要衝進來……這是、我的懲罰啊……」涼野緊抓著南雲的衣服,斷斷續續的說著。

「什麼鬼懲罰啊!我告訴你,有懲罰,我們兩個當然要一起承擔!」南雲臉上流露出的多是心疼與不捨。

「晴……矢……」沒錯,是晴矢,就是晴矢。晴矢回來了啊……涼野高興的笑了。但是淚水卻還是流個不停。

「嗯,風介。」南雲眷戀的聞著涼野身上獨特的香味。輕輕的拍著他的背。

「晴矢!」涼野先是和南雲拉開了個距離,然後就直接往對方的唇上吻去。

南雲也不反抗,自然而然的和涼野吻了起來。

接著,他倒是覺得有點怪怪的……以前,好像都是自己主動。第一次由涼野主動反而讓他覺得有點不自然。而且還感到緊張,外加臉紅。

「唔……唔嗯……」不知不覺中,涼野已經掌握了『局勢』。他和南雲的手十指交扣,然後把對方壓在自己身下。南雲斷斷續續的發出聲音,這下好了,連自己也開始覺得丟臉了。

「風……介……唔……」似乎還想說什麼話的南雲,因對方將舌頭伸入,因此話都被堵住了。

他們貌似忘記了,門已經被南雲給踹倒在地,而且還沒修好呢。

但是對這已經吻到衣衫不整的兩人來說,已經無所謂了吧。

-HAPPY END-

我終於打完了…沒有窗掉我好訝異…(累攤

怎麼覺得每次都用接吻來做結尾呢?(苦笑) 我好懶(你也知道

原本只想打涼南,不知道怎麼搞的,變成涼南涼…OTZ 所以後面盡可能的補回涼南…

最後就是……海星,提早祝生日快樂喔!(>WO)

不管你喜不喜歡,都請在下方留言好讓我知道你看過(?

最後說一句,這篇沒有獵奇掉我神訝異(遭踢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