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前注意事項*

*「急促的足音」為一款日文恐怖遊戲,目前已有漢化。遊玩方式就是「捉迷藏」*

*此篇文章為這款遊戲的同人腦補後續,可以先玩完遊戲後再來看這篇文章*

*這款遊戲有一周目及二周目,還有一個隱藏結局。此篇為「一周目」的腦補後續,有「其之一」以及「其之二」*

*裡有劇透*

*最後一句,不喜者勿入*

 

 

急促的足音 一周目其之一

 

死掉了。

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沒有呼吸什麼都沒有。

「優利……哥……」

幽子的聲音像是被這棟樓吸進去似的,變的遙遠而模糊。

她翻過憂利的屍體,在他的手裡找到了一個冷冰冰的鑰匙。

憂利哥……究竟死多久了?

還來不及難過,幽子的身後就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幾乎沒有多加思索,幽子握緊鑰匙站了起來,開始往前跑。

感覺眼前的視線都被憂利身上的血染紅似的,原本該是褐色的洋樓變成了黯淡的赤紅。

一路聽著不停跟在自己身後的腳步聲跑到大廳,幽子拿出在憂利手上找到的鑰匙打開大門,衝了出去。

「……嗚!」

持續往前跑,不停的跑。

只有她孤單一人。

「憂利哥……」

晶瑩的淚滴隨著風飄舞。

據說,這就是她逃出來後唯一說過的話。

 

 

*一周目其之一 完*

 

 

 

 

急促的足音 一周目其之二

 

 

「門把掉了……」

「……」

「那我現在繞過去找妳,待在那裡不要動喔。」

語畢,憂利扔掉了手中的門把,轉過身試著從這裡離開。

他並沒有等妹妹幽子的回答便開始動作。那是因為他知道,自家妹妹話少,而且總是一副對任何事物都興致缺缺的模樣。但是她很聰明,常常會因為一些小東西而激發出好點子。雖然會話說到一半就「嘛,算了」……

「唔?」

憂利才剛走出房間就踢到了一個小巧、並匡啷匡啷響直到撞到牆壁的某物體。

「什麼啊這……啊,是鑰匙。」

憂利蹲下身把鑰匙撿起,端詳一下後就將之放進口袋。

等一下再跟幽子一起去找符合鑰匙的鎖孔,現在先想辦法繞過去再說。

憂利如此想著,然後邁出了一步。

* * *

「哈啊、哈啊、哈啊……有什麼……有什麼在追著我跑?!」

全身縮成一團,躲在衣櫃裡喘著氣的憂利,仔細聽著在外踱步的腳步聲,扶著衣櫃門的手微微顫抖。

「咿呀」,門被打開的聲音。聽到這聲音憂利才稍稍放鬆了下全身繃緊的肌肉。

然後他忽然想了起來--幽子還在等他。

他必須去找她!

輕輕推開衣櫃門,憂利探出一顆頭左右看了看--很好,果然走掉了。

憂利從衣櫃裡跳出來,皺了皺眉,打算先繼續往前走。

幽子……等我啊。

* * *

為什麼找不到……我不是叫妳好好待著嗎,幽子?

「可惡……!」

憂利握緊拳頭,一邊聽著腳步聲一邊繼續在這棟洋房裡來回走著。

不曉得在這裡走了多久?有沒有一小時,還是其實快一天了?

感覺根本沒什麼變……?

「……?!糟--」

一個恍神,腳步聲開始漸漸逼近。已經走到快沒有力氣的憂利咬了咬牙,開始努力向前衝。

還沒看見幽子前不能死,還沒找到幽子前不能死,還沒救到幽子前不能死,還沒跟幽子道歉前不能死!

「幽子--!」

「……?」

短頭髮的女孩回過頭,毫無精神的眼眸眨了眨。

「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嘛,算了。」

「幽……子……」

視線逐漸朦朧之際,憂利從口袋裡拿出一開始撿到的那把鑰匙,緊緊握在手中。

哥哥……

對不起妳……

 

 

*一周目其之二 完*

 

表示我真的很喜歡小幽(ry

Posted by APH中毒☆レン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