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

*虐

*表示很久沒打了不習慣

*人物崩壞一定…

*這原本是新人拜吧文

 

 

 

涼南 催人淚下的火紅夕陽

 

 

 

不經意抬起頭一看,夕陽此時已柔和許多,至少不會刺眼的讓眼睛難受。

火紅的、帶著點橘。要是再紅一點,是不是就跟那個人的髮色一樣了呢?

涼野風介微微皺了下眉,抬起手臂揉了揉雙目。

混帳,你再想啊。涼野風介,你再繼續虐待自己啊!

明明那個如同太陽般熱情、人緣極佳的對方已經不會再注意自己了……

「外星學園」的事件結束後,所有的人都過上了正常無比的學生生活。由於在陽光育幼院裡會有人來替裡面的孩子們教導學校的知識,所以他們要趕上學校的進度其實並不難。

但是,早已將自己內心封閉了的涼野卻無法因此而交到除了南雲晴矢外的其他朋友。

不能相信這個人。那個人也無法相信。這個人能信任嗎?我想不能。

無法去信任除了南雲以外的任何一人。

對他來說,這個世界其他人的死活都不關他的事。但是,南雲是他的全部。

他要保護他。

「晴矢,今天一起回去吧?」

如同每一天的放學時間,涼野必定會在對方收拾好書包衝出教室前叫住他,然後微笑著提出問句。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的話,南雲會無視他的吧。

「啊……今天已經約好要跟班上一些人去玩……下次吧!抱歉了風介!」

吐了吐舌,南雲抓起書包,連背上這個動作都省了,貌似很趕的往教室外跑去。

……這算什麼?

涼野死死抓著書包的背帶。像是不發洩就會立刻爆發似的。

每一次都說「下次」?那麼哪一次才會到你說的「下次」?

哪一次啊啊?!

「你給我等一下!」

「……啊?」

南雲從門口那探出頭,一副「你剛剛是在叫我嗎」的表情。

還是一樣呢,蠢蛋鬱金香?

涼野鬆開手,直直的往南雲那走去。由於低下頭的關係,對方看不出來自己目前的表情有多麼的複雜。

「怎麼啦?他們還在等……唔?!」

「他們」?哼。

你所謂的「他們」就這麼重要?比我還重要?

涼野一把抓住南雲的肩膀,身子往前一傾,毫不拖泥帶水的吻上了對方的唇。

涼野也只是很純粹的吻著嘴唇罷了。但純情如南雲,當他會意過來後馬上紅著臉將對方給推開。

「你、你做什麼啊?!」

「做什麼?」

看著南雲狀似厭惡的擦著嘴唇時,涼野冷笑了聲。

「接吻啊。」

「接……?!什麼接吻啊!少講的這麼理所當然!接吻、當然是要跟喜歡的人做啊!」

我是跟喜歡的人做啊。

這句話,涼野並沒有說出口。

不過他並不後悔自己沒把這句話表達出來。因為就算表達了,那個笨蛋也聽不進去的吧。

「今天的夕陽,真美……」

喃喃著這句只有涼野自己才聽的到的話語,臉頰不知何時有股溫暖滑過。

這是最後一次,能夠在這麼近的距離看見這麼火紅的夕陽了吧。

 

 

 

*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詠斯 的頭像
詠斯

愛之巢

詠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